“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在ocr手写识别的技术在国际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了,现在有一个对我们公司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机遇!”楚高说道:“世界手机大厂摩托马拉公司准备在他们下一代的移动终端产品上应用手写识别技术,华语方面的识别有意向交给我们公司来开发,其实这个已经无可置疑了,国内有这方面技术的公司我们是最厉害的,但是我想,咱们在英语、俄语、意大利语方面的手写识别技术并不落后,应用在手机的手写识别上面绰绰有余!”

    “不错,有想法。敢想才能成功。”我有些欣赏的拍了拍楚高的肩膀,欣慰地笑道:“看来我让你来管理公司是个很英明的举措!”

    “谢谢老大夸奖,我也是觉得公司有这个实力,才敢这么想的,要是换作当初刚起步的时候,我何曾想到,有一天可以和摩托马拉这种世界级大公司合作啊!”楚高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了,当初能和曙光集团合作,就证明了公司的档次,我想,摩托马拉公司能看中我们,曙光集团的战略合作伙伴这一条也起了一定的作用了!”我点头道。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接触的时候,摩托马拉派来的人还详细的和我了解了与曙光集团的关系!”楚高说道。

    “那你怎么回答的?”我问道。

    “呵呵,我当然不会那么傻到说我们曾经只是曙光电脑的分销商了,我只是含糊其辞,这样反而让来人觉得我们不简单。”楚高笑道。

    我赞赏的点了点头,楚高真的在成长,和第一次遇到他,那个一起在饭店打完仗,回来就后怕够呛的楚高不一样了。

    “既然这样,那就放心大胆地去做吧,这种事儿其实不用请示我的,我虽然是公司的投资者和拥有者,但你是总经理,决策权在你手中,只要是对的,为公司发展有利的,我都是不会反对的!”我习惯于给手下的人足够的发展空间,这样对我和他们都有利。我则落得清闲,他们也不会因为有人总在背后指手划脚而变得唯唯诺诺。

    “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这次找你来的原因是,公司接了这样一笔大单,公司的领导层都很高兴,想今晚去庆祝一下,而同事们都说好久没看到刘总监了,想叫你一起来热闹一下。”楚高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叫我来吃饭就早说么,还那么多铺垫!好啊,我晚上正好没有事儿,你安排吧!”我笑道。

    “好的,老大,那我去安排一下,现在三点多了,一会儿四点我们就出发,我已经在九鼎度假村定了房间了!”楚高说道。

    又在九鼎?看来这个九鼎做的挺火么!现在,我只知道每个月我的银行账户里的数字在成几何倍数的递增,这其中有曙光集团的利润分红,东亚动力的利润分红,新世纪集团的利润分红,还有三石帮带来的那部分收入以及杜小威在南非的雇佣兵公司以及在那些小国家贩卖军火所得的利润。

    最多的要数曙光集团和杜小威的那部分了,其次是东亚动力和三石帮。

    最开始,我还每个月查查看一下,后来我看着这些眼花缭乱数不清位数的数字,开始头痛起来,索性不看了。

    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给我打理公司的这些人不会骗我。

    郭庆和我的友谊是无可替代的,杜小威身为我的徒孙,更不可能也不敢去在我的背后捣鬼。而我的那两个岳父赵军生和苏援朝,也只有赵颜妍和苏颖姿这两个独生女,钱这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最后还得留给自己的后一辈,他们贪去又有何用呢?

    而楚高和我相识的时间最短,但是我也从来没有对他产生过质疑,我也希望他能像郭庆一样,成为我一个一生的朋友。

    而九鼎这样的产业在三石帮的旗下不计其数,所以我更不清楚它具体的收入了。但如今看来,并不会少了。

    因为今天的活动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所以公司里这些高层显然都早已安排好了手中的工作,都在拭目以待了。

    从楚

    公室里走出来,迎面就看见刘玫和李晓刚走了过来,在不停的和刘玫说着什么,刘玫时而笑笑,不过却刻意的不留痕迹的和李晓刚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刘总……监!”刘玫忽然看见了对面走来的我,高兴的对我挥了挥手,然后快步走了过来。

    “是你这丫头啊!”我笑着对她打了个招呼说道:“你现在也是一个大集团的高层了,怎么还这么跑跑跳跳的。”

    刘玫是新世纪的元老之一了,不然也不能这么年轻就坐上公关部经理的位置,当然,这个女孩子也确实有些能力。

    “那有什么,这也没有外人!”刘玫撇了撇嘴说道:“好像你还没有我大吧?怎么叫我小丫头呢!”

    从第一眼见面起,刘玫就对眼前的人很好奇,有的时候看着他像个小孩子那样开朗,有的时候却像一个沉稳的中年人那样的睿智。

    刘玫自己的择偶标准很独特。与一个成天嘻嘻哈哈能哄自己开心的同龄人在一起,的确能带来许多快乐,但是却缺少了些责任感以及对突发事件的应对能力。而像李晓刚这样的大自己好多的男人,却又觉得他实在是太沉闷了,每天想的都是些勾心斗角的事儿,即使给自己讲几个笑话,那也是有目的性的,自己跟了他以后肯定不会开心,两个人之间的代沟严重,有一次两个人聊起童年的动画片,这位六零后居然不知黑猫警长、舒克贝塔为何物。

    所以刘玫决心找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又能给自己安全感的男人,可是从大学到工作,这个愿望也没能实现。她哪里知道,我现在是个三十岁的内心十九岁外表的特殊综合体!

    “一会儿被楚总看见,扣你工资!”我笑道。

    “哼,难道你还能向楚总告状不成?”刘玫娇笑道。

    “咳咳!”正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了楚高的咳嗽声:“向我告什么状啊!”

    刘玫对我偷偷的吐了吐舌头,然后很规矩的对楚高点头道:“楚总好。”

    那神态庄重的、优雅的和那些大公司的白领丽人没有任何区别。让我觉得有些好奇,这也变得太快了吧?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在我看来,这刘玫翻脸比闪电都快。

    “小刘啊,都说你多少次了,工作时间,在下属面前要严肃!”楚高一本正经的说道。就差说“要像我这样”五个字了。

    “是,楚总。”刘玟虚心的点了点头。

    我差点儿又笑出来,这就是楚高?那个和我谈论女人讲着黄色笑话的楚高?我终于知道道貌岸然这个词是形容什么人的了。这家伙怎么练得这么严肃啊,张口还小刘,人家刘玫可比你大啊!

    让我没想到的是,公司里的人好像都挺害怕楚高的!看刘玫现在的样子就可以看出。

    “好了,现在是下班时间了,大家不要拘束了!”楚高看着我那忍俊不禁的样子,这才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呼!”刘玫松了一口气道:“楚总,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刘总监好不容易来公司一趟,你还这么凶!”

    “这不,正因为刘总监来了,我才决定,咱们提前下班,现在就去度假村。”楚高说道。

    “这么说,刘总监也去?”刘玫有些欣喜的问道。她以为我只是来找楚高研究工作,没想到我也会去!

    “当然了,不知道谁总在我耳根子上墨迹,让我把刘总监请来,小刘啊……”楚高忽然觉得自己的老大也姓刘,这么叫有些不妥,于是改口道:“刘玫,人我可是给你请到了,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啊!”

    其实,那天公司的会议上,刘玫公开说了“想追求我”的话,第二天,公司上下都传开了。楚高听后也没当真,仅仅认为是一句玩笑话,所以这个玩笑也被公司的人一直开来开去的,刘玫自己都习以为常了,但是楚高今天居然当着我的面说了这些话,刘玫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楚总,您乱说什么啊,我……”刘玫面红耳赤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