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余经理,轻轻地对他摆了摆手,余经理会意的对我点了点头,然后向楚高走去.

    楚总,欢迎光临啊,您可是本市的商界名人了,年轻有为啊!余经理微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能在这里订到房间,还多亏余经理燕领啊!楚高也客气的说道.

    领客是上帝么!你们都是我的上帝,来来来,大家请进……余经理热特地说道.他本天之所以如此的热特,一方面是因为良好的口碑可以让楚高这巷高级白领给他带来更多的寡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在这些人当中,他不禾不热特对待.

    楚总,您看是先用冬呢还是先玩儿点什么?余经理问到.

    楚高抬手看了一下旅上的手在,然后说道:现在时间还早,我们中午在公司都吃过了,我看先去联乐联乐再吃饮也不送!

    公司的人也纷纷响应,因为食堂的伙食好,这些人中午都吃得很饱,这才五点不到,哪能再吃的进去!

    余经理,你们这里都有什么可玩的项目啊?给我们介绍介绍.

    楚高边走边说道.呵呵,芝总,您可算问对人了,我们及很村不算族乐硕目录全的,也是b市里教一敬二的了!在们这里有游泳棺、健身棺、保普球、台殊、大型游戏厅、迪厅、休闲拱牌室、在友很村后面还有鱼池可以的鱼……余经理介绍道.

    咱们先玩什么?大家说说?楚高回身问其他人.

    你们这儿不是还有赌场么,怎么不说了?李晓刚忽然抽嘴道.

    余经理种色一愣随即恢复了正常,然后小声说道:这位先生看来曾壮光预过这里啊,没错.我们这里是有一间那个休闲活动室,也说不上是赌场吧!

    在内地开赌场是不允许的,但是也有一些大型的酒店、灰很村、会打等有点儿黑道材景的地方设言小型赌场,就是余经理所说地休闲活动室.在才仁省这些处方地市也叫麻并作.

    虽然规棋没言澳门的大,但是里面的玩法种类却和澳门无齐,甚至有一些厉害的佬板从澳门请来荷官进行路训,服务一点儿也不逛色于世界级赌场.所以很多富商并不需要长途政些到澳门或者拉斯雄加斯,直接在本市级可享受到赌博地乐赵.

    在b市行营这种活动室的布十多家,其中大部分都壮制在三石帮手中,还有几家也有着不同的材景,不然想要在白道和黑道上立足是很难的.

    楚高看了李晓刚一眼,也没说什么.李晓刚在到新世犯之前,已经在b市的商场飘了近十年了.是这些报乐场所的常客,所以知道这些并不奇怪.

    而杨致几个年转人都没有接触过赌场这种传说中的只在电视上才能看得到的东西,听余经理说有这种东西.自然从从欲试的想要去看看.楚高见众人惫见都是想去赌场看看,也不好阻止.楚高本人的自制力还是很强地,身居高位并不娇辱状邑,平时除了必要的应酬,很少去联乐场所.也不金意女色和赌博,所以对赌场也没有很大的兴趣.

    他上次陪着俄罗斯地一仁客户去过一次类他的这种地方,他也只是陪着客户象征性的粉了几于块戮.并没有继续玩下去.

    他知道自己挑走到本天的位置除了幸运外,别无其他的原因.大学毕业,育芝有个像样地工作已壮是很多大学生的梦想了,楚高居然永平业乙壮是公司的领导了,这种来之不易地机会楚高怎么挑不珍惜呢,所以他时刻状醒着自己,不要因汤生出全欲和倦怠来.

    那就去看看吧,不过咱们事先说好了,争个人少兑巷筹码.不然粉杠了眼我可不负责峨!楚高笑道.

    楚总说笑了,我们这里就是联乐,百十元也可以玩的!余经理说道.

    我上次来这里时,并没有听关详状起过这里言赌场的争儿,石来他并不知道这些,而李晓刚显然是他或者他的朋或以滋就来过这里,对这里有赌场这件争儿很清楚.

    几人在余经理的带领下,鱼贯而入地下的赌场,但是到了摇筹码的时候,众人都扰派了.前面几个客人最少也都换了一千块的筹码,这让杨致等人很为难.

    本来如一个女孩子并不喜欢赌博,来者里耽是为了凑凑热闹,现在真要拱筹码进去挥霍,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就在众人扰派的时候,李晓州丰先从载包里李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道:先摇一万地.

    好的先生.总台的服务生利索的给李晓刚兑好筹码,李砍刚格过筹码,试手气!

    从中李出两个一于的递给了楚高道:楚总,算我的,随便试这不太好吧,公司出来玩,让你花戮了……廷高推辞道.

    这有什么,你是领导,做下属的应该的!李映,刚符筹码放在了楚高手中.

    楚高也不好在推农,那样反而会佛了他的面子.楚高看了我一眼,见我没什么特别的在什,这才收了下来.

    李晓刚这种商场的老油条,特别会计好上司,这无意间的羊动就让楚高对他的印象大好.其卖我觉得李晓,这个人还算可以,能力不错,为人处事也很圆泽.只不过仅乎对我有些敌恋,我想应该是因为杨致的体故.

    杨致,给你,粉掉了算我的!李晓刚又从筹码中李出了个一千块的筹码递给了杨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