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我就是来看看,我可不赌!杨致赶紧摆手拒绝道.

    没事儿,小赌怡什,只要不沉迷就行,咱们这个***里,哪有不出来玩儿的!李晓刚把筹码塞在了杨致的手里.

    杨致没办法,也不好太拚他的面子,也就拿在了手里.

    这是朴太这是老虎机……李晓州开始碟喋不休的给杨致介绍起赌场的设施来,但是杨致显然对这悠不是很感兴趣,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倒是芝高,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武对这悠已行很了解了,所以也无所谓.

    有呼人天性就好赌,李晓刚显然就是这样一类人,美色当萦,也无法抵御赌博带来的林威的诱威,和杨致介招完这渗,自己就兴冲冲的跄去试试手气了.

    楚高则带着公司里的其他人,在.处观望.杨致扮手中的筹码兑核成一些小额的,然后分送给了公司的问拳,自己却向我走了过来!

    刘泰,你怎么不玩呢?杨致看我若无其净的样子,有些好奇的问道.

    十赌先粉,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明知道奋粉,我为什么还去玩?我笑道.

    我这还有一个筹码,不如我们一起试试运气口巴?杨致举起手中到下的一个一百的筹码.

    好啊!我欣然点头道.

    玩什么呢?杨致对这里显然不是很熟悉,即该刚才听到李晓刚的介绍,也是体怪外怪.

    不如玩朴盘吧,这个比软简单.赔丰一目了然.我说道.

    杨致和我走到附近的朴盘区,这里的朴盘是那种肠格地俄罗斯朴盘,最普及的那种.这里的最高赔丰是{赔劣,也京气是钾单号.利下的杠黑、单双约是l赔2,范围和行敬是l赔3,没有担今钾法.

    也就是说,很多耗则被简化了,但是这样一来也方便那些以针没玩过朴盘地人来玩.

    钾什么?杨致举起了手中的筹码.

    钾单号吧,赔的多.我看了看朴太的规则说道.

    单号?赔丰高,可是几丰小啊!杨致反问道.

    小赌怡特,大赌发家,就一个筹码,雪然赌点儿大的.我说道.

    你刚才还说十赌先粉.你这样不是粉得更仕?杨致好奇道.

    十赌先粉,那不还有一赢呢么!我笑道.

    切!杨致看了我一眼,但还是将筹码仍在了-7-这个衣字上.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7呢?我问道.

    我不知道.别告诉武你和我一样也毒欢这个教字.杨致翻了我一眼说道.

    其实就是这样.我点头道.

    旁套!杨致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我问道.

    说你追求女孩子的方法老套!杨致重又道.

    我?追究女孩子?老套?我不禁苦笑,我追求如了么?

    让朴立转到7的数宇,对我来说是妊而易举的,根本就不用费什么力气,小球就停在了数字7上面.

    啊!杨致一声惊叫.半天才不可思仪的说道:不令这么巧合吧?

    清没事儿于,壮制朴盘地我都说了,还有一赢呢.这不赢了么!我笑道.我托属逗如开心,如果这是别人开的赌场,我也不奋转易用异能来点数,但是这是成自己的产业,赔出去多少钱,也都无所谓,所以我也没言太多的预及.

    成犯得到地筹码再次全部的钾到了7上.杨致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你认为买彩拿能中两次一等类么?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本以若刚才只是个巧合枕不是巧合了!

    这次的枯果让负责朴太的荷官都惊呆了!他原,牛竟这个世界巧合地事情很多.但是两次巧合荷官疑惑的看了眼前的朴太杯一眼,然后把凶陇以也筹码赔给了我们,礼貌的说道:不好恋思,麻烦两位核一台机黑,这台机黑可能出了问题.

    我无所谓的对他点了点头,正想离开,杨致却不愿恋了:什么有问题!你什么恋思啊,看我们赢了两把就让我们换机未!市你们这么开赌场的么!

    这……荷官被杨致这么一喝问,顿时有点儿底气不足,枕算机未出问题了,也是赌场的争特,和客人无关,不可能因为杯未的问题再把顿客赢走的戮要回来!

    开门做生意,如果因为客人赢戮就要求客人换杯黑,这个道理何乎还真有些说不通!况且来这里的人龙蛇沮杂,锥知道都是什么甘景!这个荷官虽然知道自己的老板地材景也很拼大,但是因若这点儿小事儿而树敌,就有点儿不位得了!

    先生,小妞,我不是这个意思,按理说没有可能两次都开敬宇的道理,所以……荷官支支普香的说道.

    我倒是没什么,人家柞汤赌场的工作人员,对工作界心负责但不应该生气,反而应该高兴才对,平竞这个赌场也是我的产业同一个,我不杨致,咱们就核一个机黑口巴,他也是给别人打工的,就不要为难他了!我拉了杨致一下说道.

    谢谢!谢谢!荷官见我和口,赶忙道谢道.

    呼!杨致气呼呼的与我杜了一台机器.

    我还钾7,我全钾!我看看是机未坏了,还是本小妞运气无敌!杨致把筹码都仍在了我宇7上.

    连旁边的符官看了都汗一个,是太可错了,他可不认为还会出7十多万为了一股气就这么扔了!除非这场子里的杯未都坏了.

    但是桔果另这个荷官张大了嘴已,朴太的小球转了一圈之后的落在7上,设有丝毫的停顿.

    实在堪可惑怎么样,你是不是杯疑这台机未也坏了?杨致得意洋洋的对荷官说道.

    深藏不亥的高手!这乏荷官的第一个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