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保三怎么找了你们这帮混蛋看场子呢!”我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

    男人一愣,随即有些面色古怪的看着我。丁保三这个名字它可是如雷贯耳,虽然没见过本人,但那可是组织上的老大,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很多黑道之间发生的冲突都是以互相“提人”解决的,大多时候,本来两伙即将兵刃相加的人,都认识同一个人,架就打不起来了。

    男人虽然不知道我和丁保三是什么关系,但是此刻听我提起就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请问您认识丁……总?”男人试探的问道。

    “岂止是认识!不过具体的情况我不能告诉你,你也没必要知道。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无非就是想问问我和丁保三的关系再考虑是否对我动手!”我冷冷的说道:“但是你错了,你这种想法本来就是错的,我们三石帮只是国内的一股地下势力之一,就算在亚洲还有些实力,但是不是还没发展到全球去么!”

    在这里,我特意强调了“我们”这两个字,我想,这个男人如果不是傻子,肯定会听出我的弦外之音!虽然我没有正面地回答他我与丁保三的关系,但是我已经间接的说明了,我和三石帮的关系!

    果然,男人听后脸色一变,站起身来,有些郑重的说道:“您是总部来的?”

    “不是。”我否定了他地猜测:“我只是随便来玩玩。”

    “那您……”男人不死心的问道。

    “你现在还是没有意识到你的错误在哪儿,二是一味的打听我的身份!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一个公司也好,帮派也好,要想发展首先必须要讲的就是诚信!你以为凭着黑道的背景就可以不讲江湖规矩了是不是?”我面色有些不悦的说道:“你应该清楚,虽然你觉得这么做可能会减少公司的部分损失,但是你失去的却是一个客户,更严重地可以说是失去了口碑!长此以往下去,换来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少地人光顾九鼎,直至门可罗雀!你别以为我是危言耸听,纵观历史。有多少家名店,甚至百年老店。都因为店大欺客,而走向末路!”

    “我……”男人的脸上微微有汗水透了出来。

    “你什么?别和我说你不知道这一点!”我有些气愤地说道。

    “我……真是不知道!”男人支支吾吾的答道:“大哥。你也知道,我们这种看场子的都是粗人,我就想着尽量给公司减少损失,哪想到还有这么多说法啊!”

    男人对我的称呼也变成了“大哥”,因为在他看来,我就算不是总部派过来的,就凭我认识丁保三。这声大哥叫得也是理所应当!

    我看着男人现在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也许这家伙说得是真的,他是个粗人,并不懂得什么经营之道。但是,他地初衷还是好的。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他自己,要回来的钱也不可能揣在他自己的腰包里,归根结底。他也是一片赤诚的为了公司着想!

    想到这些,我也不好再过多地为难他,正想安慰他几句,监控室的门被推开了。

    只看见余德志也就是俞经理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到了男人的面前,劈头盖脸的就给了他两个嘴巴子,骂道:“你地胆子不小啊,刘总也敢抓来!”

    “余总,我……”男人有些冤枉的捂着自己的腮帮子,却又不敢反驳,毕竟黑道的等级制度是相当森严的!

    有人以为军队的制度已经够严了,那就错了!其实地下社会的规矩那才是最严厉的!在军队,你犯了错误最多也是关禁闭,总不能直接弄死你吧?但是在地下社会,老大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下面人的生死!

    “算了,他也是为了公司好,只不过方法不对罢了!”我挥了挥手对俞德志说道。

    “既然刘总给你求情,这次就饶了你!”愈德志其实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他也知道,既然是丁总亲自打招呼的,肯定是个大人物,他是得罪不起的,但是自己的手下其实也并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这点他很清楚,刚才出手打人,也不过是为了顾全大局。

    现在听到我给男人求情,自然顺坡下驴,卖了我一个人情。,

    男人感激地看着我道:“谢谢刘总,刚才刘总教训的是,我受益匪浅!”

    俞德志有些莫名其妙我到底教训他什么了,不过也知道这时候不便询问,所以也没有开口。

    我见事情差不多了,也就不想继续和他们纠缠下去。我可以给一个人、一家度假村讲解经营之道,能给十个人、百个人、十家店、百家店讲么!

    三石帮得生意这几年扩散的很快,基本上已经遍布了全国,虽然这些人都很忠诚,但是忠诚不代表就能赚钱!三石帮的生意尤其是这种半黑半百的生意大多都是由三石帮的成员打理的,这群人大多是社会底层出身,并没有什么很高的文化程度,能算明白帐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哪懂得什么工商管理运营的!

    这也让我想到了一个必须迫切要解决的问题,那就是提高这些人员的文化素质。原来我认为郭庆只是小打小闹,而三石帮的生意里虽然有我的股份,但是我却并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儿。毕竟和曙光集团的收入有着天壤之别。但是随着这些年的发展,三石帮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生意也是风生水起,我就不得不重视一下这块生意来。

    郭庆和丁保三都不是什么管理生意的料,让他们管理小弟砍人或许可以,但是管理公司就有些力不从心了。丁保三虽然也在不停的学习,但是毕竟是半路出家,而且手下的人还是砍人的料,而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三石帮能有现在的规模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个问题必须尽快地解决,分批分类的对三石帮的成员进行培训势在必行!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决定回去和丁保三研究一下,尽快地落实一下。

    至于授课的老师,那很容易,曙光集团和东亚动力都不乏商场上的好手,随便找来几个身上的管理经验都可以让这些人学习很久了!

    而华夏之外的生意,比如r国,就随便吧,把他们的经济搅和的倒退几十年才好呢。

    赌场赢来的那些钱,我最终还是没要,我不缺钱,而杨玫也并不贪财,一切就由我作了主。

    “刘磊,刚才你好帅哦!把那个男人说得都有些无地自容了!”杨玫转眼间就忘了刚才我们差点儿就被人打了的事情。

    “我只是教了他们一些经营之道,这些人都是看场子的粗人,也怪不得他们!”我叹了口气说道。

    “不过我觉得你是有恃无恐对吧?你认识他们的老总,那个叫丁什么来的……”杨玫俏皮的说道。

    “呵呵,没错,我和他们总部的丁总是好朋友!”我点了点头,没有隐瞒的说道。但是却没有说我和丁保三是上下级的关系。

    杨玫也没再问,但是她心里却觉得,面前的少年好神秘,就像电视、小说里演的一样,虽然并不是什么显赫的人物,但是却有着极广的人脉和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要是知道杨玫的想法,不得不赞叹,她还真想对了!

    我和杨玫回到赌场,李晓刚和楚高等人已经输得两手空空,正在焦急的作顾右盼。见到我们回来,楚高和李晓刚一起跑了过来。

    “老……,刘总监,你们上哪里去了,急死我了!”楚高一着急,“老大”二字差点叫出口来。

    “杨玫,你和他干什么去了!”李晓刚虽然有些焦急,但是还是醋意十足的问道。任谁都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

    “我和他干什么用你管么!和你有关系么!”杨玫一挑眉毛说道:“我们去聊天、散步了,怎么了!”

    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楚高苦笑了一下,但是楚高却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对我说道:“老大,我不会是又要多一个大嫂了吧?”

    我瞪了楚高一眼,但是李晓刚的脸色却有些不好了,目光中带着极度的不友好盯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