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这车,车胎的气已经不足了,根本坐不了五个人!”杨母顺着郑少鹏的意思说道。

    “我和他打车回去!”杨玫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向一旁等候的出租车走去。

    “你看你!”杨父不满的看了杨母一眼:“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就不能少说两句么!”

    “我还不是为了她好,小郑家里有钱有势,又是一表人才,将来我们女儿肯定不会吃苦!”杨母不在乎的说道。

    “唉!”杨父叹了口气。

    杨氏夫妻两个各怀心事,杨父倒是对女儿找谁做男朋友不是很在意,而杨母却是非常的势利。而第三者郑少鹏却是满心的欢喜,刚才看到杨玫,简直呆住了,直惊为天人。本来他看到杨玫的照片已经觉得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了,没想到真人比照片更漂亮,是漂亮十倍,百倍!

    郑少鹏看到的照片是杨玫上大学的时候拍的,那时候的杨玫还是个学生打扮,脸上并不擦化妆品,发型也是最普通的学生头。

    现在的杨玫,已经是公司的公关部经理了,就不能不注重自己的形象了,但也只是画画淡妆而已。但即使是略施粉黛,也已经是个绝色美女了。

    本来郑少鹏还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来相亲,毕竟他自身条件优越,也不愁相亲,而现在见到杨玫之后。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杨玫搞到手了。

    所以在车上,郑少鹏是拿出了百倍的热情来讨好杨母,把本来一脸不爽的杨母弄地心情大爽。

    ……………………

    “看看吧,我说你妈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你以为咱俩合伙演这么一出戏就能让他死心了?”在出租车上,我叹气道。

    “她会死心的!”杨玫说道。

    “我看未必,你没看出来么?她已经把那个郑少鹏当成她的女婿了!”我说道。

    “那是她的事情,她要是喜欢郑少鹏,就再生个女儿嫁给他吧!”杨玫没好气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你说的不是废话么!现在应该想想办法看看怎么能解决,而不是生气的时候!”

    “我哪知道。谁知道我妈这次怎么这么认真,原来相亲。我只要不同意,我妈也不过多地要求我。”杨玫也是摇头。

    “可能那些人都没有这个郑少鹏条件好。你妈是上他的家世了,说什么也要抓住这个金龟女婿!”我笑道。

    “你还笑呢,抓住他了,你怎么办!”杨玫娇嗔道。

    “我?”我一愣,看杨玫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是太入戏了还是怎么的,那口气好像我真是她地男朋友一样。“我又没什么损失!”

    杨玫一愣。也发现自己的语病,咳嗽了两声说道:“我地意思是,你现在应该真的把我当成你地女朋友!只有这样,你才能设身处地的想办法!你不要总考虑咱们是在演戏,你就当成郑少鹏真的是你的情敌,想想你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这个想法不错。如果你真是我的女朋友,那个郑少鹏八成已经躺医院去了!”我说道。

    “和你说正经的呢,你又在说笑!”杨玫瞪了我一眼。

    我哪里是在说笑啊。我说得就是正经的!这两年地我的脾气好了很多,没有刚刚重生时那么激动和热血澎湃了,不然真暴打郑少鹏一顿也说不定。于刚父子就是一个例子。(关于于刚,请参见追美第一部)

    “走不一步看一步吧,先弄明白你妈为什么喜欢那个郑少鹏,这样就比较容易下手了!”我说道。

    “这还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办了。我找以前的同学帮我打听打听,看看这个郑少鹏是干什么的!”杨玫说着就拿出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刘莹么?我是杨玫!……是啊,好久不见了,我回d市了,改天请你吃饭!……是这样的,我想问你知不知道有个叫郑少鹏的人?……好好,我等你电话阿!”

    “一个城市这么大,你说打听个人就能打听地到?”我看了杨玫一眼问道。

    “呵呵,问别人可能不行,但是我这个朋友肯定行!”杨玫神秘的笑道。

    “为什么?别告诉我她是个侦探!”虽然华夏没有私人侦探这个行业,但是却有一些诸如什么信息咨询公司,这类行业其实就是私人侦探所,帮人做一些调查婚外情、公司纠纷、遗产纠纷或者跟踪查人之类的事情。

    “当然不是侦探,不过也差不多。她可是派出所管户籍地,能调阅全市所有人的户口档案,只要这个郑少鹏是本市人,肯定有他的档案!”杨玫得意地说道:“刘莹是我初中的同学,我的好姐妹,这点儿忙肯定帮的上!”

    我点了点头,看来杨玫还不是那种病急乱投医的人。

    没多一会儿,杨玫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杨玫接了起来,和那边寒暄了几句,不住地点头,最后说道:“谢谢你了,刘莹,我这两天比较匆忙,如果有时间的话就请你吃饭!”

    “明显没有诚意哦,想请人家还说自己没时间。”我看杨玫挂断了电话,于是说道。

    “我们之间的友谊根本不需要这些,吃饭也是为了增进友谊!”杨玫白了我一眼:“你以为是求人办事儿呢!”“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你的同学怎么说的?”我问道。

    “是你先提起来的!”杨玫没好气地说道:“已经查出来了,本市有四个叫郑少鹏的,其中一个四十多岁了,显然不是他。还有一个才十二岁,二十岁左右的有两个,不过其中一个因为抢劫罪现在还在监狱里服刑呢,所以目标只剩下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