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间,我借故去洗手间打了两个电话。电话是打给丁保三的,我询问了一下三石帮在d市的负责人,还有郑华文的一些详细情况。

    我嘱咐他调查清楚后先不要给我打电话,等着我打给他。

    等我第二次去洗手间打电话的时候,丁保三已经调查妥当了。

    “老板,据我们在d市的负责人陆宏涛说,郑华文和其哥哥郑华强是早年活跃在d市黑道的两个人物。郑华文的哥哥郑华强当年是个狠人,靠着给人看场子起家,因为生理原因,一直没有自己的骨肉,所以对自己这个侄子郑少鹏异常的疼爱。98年郑少鹏和本市的地税局局长的公子在学校里因为争一个女人而发生了冲突,那位公子找来一帮人修理了郑少鹏一顿。按理说民不与官斗,但是郑华强得知后,当天晚上就拿着一把砍刀来到那个局长家里,把局长公子捅成重伤,如果不是抢救及时,差点儿就死了。也因为这件事儿,郑华强成了d市的通缉犯,至今外逃,但是据咱们内部可靠的消息说,郑华强现在人在gz,和他的一个姘头在一起,做着走私黑枪的生意。而郑华强原来创立的那家货运站,也由他的弟弟郑华文接手。郑华强走的时候带走了一部分现金,大概有三百万,只留给了郑华文一小部分,差不多有五十万作为货运站的日常运转。”丁保三介绍道。

    “郑华文?郑华强?”我一愣道:“那局长的公子是不是叫封彪地?”

    “封彪?没听说过,那局长的公子叫王云龙,怎么了老板?我再去查查有没有叫封彪的?”丁保三问道。

    “不用了。没事儿。我随便问问。”我刚才忽然想起一个以前看的电视剧来,里面有两个人和这两位哥俩的名字和遭遇都挺相似的,所以随口一问。

    “对了老板,您和这个人有过节?用不用我让陆宏涛把他给弄了?”丁保三随意的问道。

    “弄了?暂时先不用了。”我听出了丁保三的意思是把郑华文给挂掉。我不禁为三石帮在这里的势力感到咂舌,郑华文在d市黑道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了,丁保三随意一句话就能让他挂掉!

    “好的,老板,您记一下陆宏涛地电话,1390xxxxxxx,如果有需要可以直接找他。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丁保三说道。

    “知道了,你先忙着吧。”我挂断了电话。走出了卫生间,此时已经对郑华文有了一定的了解。杨玫地那个管理户籍的朋友说郑华文资产过千万。看来是言过其实了,这家伙现在来看也就是表面风光而已。我相信丁保三调查地结果,因为这种事情,很多官方的资料并不很确切,只有黑道上互相了解的人才彼此清楚对方的底细。

    说实话,如果郑少鹏真的是个年少有为的好青年,我说不定还会极力的撮合他和杨玫在一起。但是现在看来这个郑少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学校里就因为女人和人打架。

    人总是这样,我也往往因为自己地女人而怒发冲冠,但是现在看郑少鹏却是觉得他是个纨绔子弟。

    其实还是那句话,人要是有嚣张的本钱纨绔的本钱,那就不是嚣张和纨绔了。而是理所当然。但是郑少鹏显然还没有这个资本。他做的这件事儿带来的后果是他的大伯外逃他乡成为通缉犯。

    所以他并不能带给杨玫安全感,这一点是至关重要地。

    酒过三巡,天色已晚。郑少鹏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告罪说货运站有些事情要去处理,明日再来拜访。杨母却挽留道:“什么事情也不急于一晚,明天再说吧?晚上就住在这里吧!”

    郑少鹏脸色一喜,但是犹豫了再三,还是咬牙说道:“还是不了,伯母,我家里那边真的有事儿!”

    郑少鹏不是不好色,听到杨母挽留他住在这里简直要欣喜若狂了,无奈刚才父亲郑华文打来电话说,他的大伯郑华强今天晚上回到d市了!

    郑少鹏虽然美色当前,但是自己从小和大伯地感情那不是一般的深,此刻不可能不回去见大伯,所以只得忍痛割爱了。不过在他眼里,杨玫已经是他的人了,也不急于一时。

    郑少鹏告辞后,杨母还在不停的念叨:“这个小郑真是个好孩子,事业心强,这么晚了还回去工作!而且绝对是个正人君子,经得起美色的诱惑,本来我还怕他家里有钱,以后花天酒地,现在放心了!”

    “小刘,小郑已经回去了,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杨母收起了笑容,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道。

    “妈,刘磊家也不是d市的,你让他去哪里?来咱家做客当然是住咱家里了!”杨玫不悦道。

    “我管他去哪里呢!咱家这么小点儿地方,怎么住的下!让他去宾馆吧!”杨母翻着眼睛说道。

    “你!郑少鹏住的下,刘磊就住不下?晚上我们睡一个屋里,不劳您操心了!”杨玫气呼呼地说道。

    “你敢!”杨母怒道。

    “有什么不敢,又不是没住过,告诉你,我们在b市早就同居了!”杨玫冷亨道。

    说完,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向她的房间走去,进了房间后,“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然后反锁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