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玫这回彻底地把郑少鹏和傻比画上了等号,就连杨母也觉得,郑少鹏有点儿太丢人了!

    “先生,这……不是海鲜,这是观赏的……”工作人员也是见多了这些不讲理的客人,委婉的解释道。

    “观赏?观赏咋啦,观赏就不能吃了?观赏完了不就能吃了?”郑少鹏还不自觉地继续说道。

    “先生,就是说,这是不卖的!”工作人员道。

    “不卖?不卖就说不卖,还整个观赏的,你以为你是彩灯谜呢啊!”郑少鹏挥了挥手不悦道。

    “民哥,那人真他妈是个傻比!”迎面过来的几个男人看到郑少鹏的丑态嘲笑道。

    “一百多块的门票,看耍猴也值得了!”为首的那个叫民哥的说道。

    “我草!”郑少鹏好歹也是个黑道少爷,哪里被人这么嘲笑过,当时就怒了,冲着民哥就走了过去:“你活腻歪了吧?”

    “你他妈放屁呢?”民哥的手下,刚才那个嘲笑郑少鹏是傻比的黄毛男指着郑少鹏骂道。

    “哼,几位是哪条道上的,别管闲事儿,不然对谁都没有好处!”郑少鹏本想发火,但是见到对方三个人,心中有些犹豫。

    “妈的,骂你是傻比也叫管闲事儿?我草,那我明天骂火星人,他是不是也要从火星上下来说我夺冠闲事儿?傻比!”黄毛男不屑的说道。

    “你们***……”郑少鹏真有点儿怒了。

    “郑少鹏!”

    “小郑!”

    杨玫和杨母都不想招惹是非。杨梅虽然不想搭理郑少鹏,但毕竟是一起出来玩地,所以也和母亲一起制止道:“别吵了,你看他们都不像好人,就算了吧。”

    “哕?”为首的民哥忽然看到杨玫,眼前一亮:“小妹妹,有没有男朋友啊?”

    “我有男朋友了,不用惦记了。”杨玫答道。

    民哥看了郑少鹏一眼,还以为杨玫指的是他呢,于是说道:“就是这个窝b男啊!你也说了。只是男朋友,还没嫁给他呢。走吧,民哥我请你吃大餐去!”说着就准备动手动脚。

    我既然收了郑少鹏这一万块钱。决定把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让给他……呃,对他来说应该是挨揍的机会。反正他不行了,我还可以出手。

    “你们什么意思!我们各退一步,怎么样?”郑少鹏挡在了杨玫的面前。

    “各退一步?你谁啊你?我们不退,你自己退两步不就得了!”黄毛男鄙视道。

    “你有种,我现在打个电话,你们敢站在这儿别动么!”郑少鹏此刻真鸡眼了。但是自己又打不过他们,于是用起了激将法。

    郑少鹏本以为这三个人会借个由子走人,却没想到民哥和另外两人相视一笑道:“哈哈哈哈,你打吧,我们不走就是了!”

    “喂,大伯。我是少鹏,我在海洋公园的海洋广场里,这里有三个人和我有点儿冲突……好。我等您!”郑少鹏心想,这可是你们让我打的,到时候可别后悔!哼哼,本想放你们一马,既然你们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郑少鹏本以为民哥也会打电话叫人,没想到的是,民哥却和两个手下聊起了家常,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郑少鹏地大伯郑华强昨天刚从gz市回来,听到侄子被人找麻烦了,立刻火急火燎的带了四个手下赶了过来。

    郑家地飞通货运站离海洋公园不远,开车几分钟就可以赶到。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平头的中年男人领着几个光头地手下赶了过来。

    “少鹏,谁找你麻烦?”平头男人就是郑华强。

    “大伯,就是他们三个!”郑少鹏指着在一边继续闲聊根本没注意这边发生什么的三个人说道。

    “不想活了吧!”郑华强看到面前这三个小崽居然背冲着自己,根本没把自己的到来当回事儿,不禁有些恼怒。

    “嗨,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郑华强啊!”民哥看了一眼眼前的人有些不屑的说道。

    “既然你认识我,你还这么跟我说话!”郑华强看着眼前这不怕死的小孩儿,有点儿想笑,几年没回d市,难道猴子都称大王了?

    “家父说,你从gz市带给他的那两瓶酒不错。”民哥淡淡地说道。

    “什么,令尊是……”郑华强一愣,脸色巨变:“不好意思,我这个侄子做事儿比较冲动,还望老弟见谅。”

    郑少鹏见到自己的大伯居然叫面前的民哥为老弟?这个民哥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吧?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连大伯都这么尊敬他?

    “少鹏,快点儿跟这位叔叔道歉!”郑华强叹了口气,这个年头,靠自己狠已经没用了,黑社会都已经规模化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阿!

    “大伯,他……”郑少鹏有些不可置信。

    郑华强在郑少鹏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郑少鹏的脸色顿时犹如菜色,连忙恭敬的说道:“民叔叔,对不起……”

    郑华强在gz避难时,做一些走私枪支地生意,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三石帮出来,几天功夫就横扫gz黑道,手段雷霆让人心悸,还好郑华强只是和黑道有联系,并没有加入gz的黑帮,所以也就没有成为被清扫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