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华强想要在gz混饭吃,自然要得到三石帮的庇护,时间长了,郑华强才知道,不光gz,包括d市乃至其他主要城市的地下势力全部都被三石帮所取代了!这回郑华强回d市来,自然第一件事儿就是拜访d市的三石帮老大陆洪涛,而昨天他去拜访的时候,带的礼物就是两瓶走私过来的极品葡萄酒!

    所以面前的这个民哥说的话,怎么能不让郑华强心惊!郑华强虽然是个狠人,但是明知道找死的事情他还是不会去做的!

    “小妹妹,这回该民哥吃饭去了吧?”陆一民得意的对杨玫说道。

    我刚才就见到郑少鹏把郑华强叫来,都没压住场子,心知遇到茬子了,于是就按照丁保三给我的电话打给了陆洪涛。

    “小涛子么?”我拿起电话问道。

    小涛子?陆洪涛自从当上了三石帮在d市的负责人,哪个不叫他一声陆爷,就是和自己岁数差不多的也尊称自己为涛哥,今天居然听到有人管自己叫小涛子,心里有些不满,不过长时间上位者的心态还是让他平静地问道:“请问您是?”

    “哦,三猴子和你说了吧?我是刘磊。”我说道。

    陆洪涛一惊,赶紧坐直了身子,虽然明知对方看不到,但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昨天丁总打来电话,说有一个重要人物要来d市。丁保三和陆洪涛的私交不错,怕他犯浑在惹怒了我。于是丁保三十分含蓄的告诉他,我是连郭庆都尊重地人。

    被郭老大尊重的人!要知道,郭庆在三石帮已经是一个神一样存在的神化人物了!陆洪涛不敢怠慢,叫小弟去买了五块手机电池,充满电带在身上,并把手机条调成最大铃声加震动,生怕电话没电或者错过电话。

    即使这样,陆洪涛还是经常的拿出手机来看上两眼。

    “刘总,您好,我是小涛子。丁总让我二十四小时随时供您调遣!”陆洪涛恭敬的说道。

    “也没什么大事儿,我在海洋公园的海洋广场里遇到了几个找事儿的人。你派几个人过来打发一下他们!”我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民哥就是陆洪涛的儿子,不然就直接让他接电话了。

    “我亲自去。马上就到!”陆洪涛还没等挂断电话,就向门口冲去。

    叫了两个自己贴身的小弟,然后开着他那辆奔驰车直奔海洋公园。

    一路上连闯了三个红灯,交警也都知道这辆奔驰车地主人是干什么的,也就没人去找他地事儿。

    “等等,你们三个,那个黄毛。还有那个什么民哥,就是你们仨!”我出场了。

    “你是什么人?”民哥的脸色冷了下来,莫名气妙地看着我。

    “当然是她的男朋友了!”我指着杨玫说道:“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了三个小孩儿了,在我的人来之前,你们赶紧走吧!”

    “哈哈哈哈!”民哥大笑道:“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什么人?和他一样那种角色?”民哥看了郑华强一眼。

    “兄弟,你别趟着浑水了,我都弄不过他。”郑少鹏这时候向我走了过来。这家伙要是不傻比。倒是还不错。

    “你弄不过他?”我笑着反问道。

    “嗯,他老子是d市的黑道教父陆爷,我大伯郑华强在d市也算是一号人物了,现在也不得不低头。”郑少鹏提醒我道。

    “陆爷?陆洪涛?”我奇怪的道。

    郑少鹏点了点头。

    “你他妈刚才直呼我老子地名讳,你他妈不想活了!”民哥听到后大怒道。

    “原来你就是小涛子的儿子啊,挺嚣张啊!”我笑着说道。

    “兄弟们,给我把他的嘴撕裂!”民哥听后,脸都绿了。

    正在这时候,一个肥胖的男人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真难想象,他那么肥硕的身躯怎么能跑这么快,就像踩了烽火轮一样。

    “爸?”民哥奇怪地看着冲过来的胖子叫了一声。

    “行了,小涛子来了!”随着他这一声“爸”我判断出来人就是陆洪涛了。

    陆洪涛挂了电话,就风风火火的过来了,这时候看到自己地儿子陆一民也在,不由得吃了一惊:难道是自己的儿子惹上刘总了?这个不孝的孽障,想整死你老子啊!

    我的照片丁保三事先已经发给了陆洪涛,所以陆洪涛一眼就认出我来了。

    “爸,您怎么来了?”陆一民奇怪的看着陆洪涛道。

    陆洪涛不理他,心中已经肯定是自己的儿子惹了麻烦了,于是赶紧化解道:“这位是刘总吧,我就是小涛子!”

    陆一民听他父亲的话差点没一交栽地上,小涛子?真是小涛子?

    “您好。”我笑了笑,并没有与他握手。

    陆洪涛赶紧说道:“这么巧啊,刘总,我先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小犬陆一民,成天不务正业满街乱溜达,就为了看漂亮女人,我都说过他多少次了!哈哈,刚才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了!”陆洪涛说道这里,又瞪了陆一民一眼道:

    “小民,还不叫刘叔叔!”陆洪涛说完就觉得不对,论辈分,自己勉强越级算是跟丁保三平辈,而郭庆可是丁保三的老大,这位刘总可是和郭庆一个辈分的,那岂不是要叫爷爷了?虽然陆洪涛都觉得这个称谓有些别扭,但黑社会里面的辈分等级分得很清楚,不能随便乱了辈份,于是改口道:“应该叫刘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