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民都要惊呆了,这才知道自己今天是踢铁板上了,刚才那个郑华强只是个打头阵的小角色,这位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想想也是,自己实在大意了,这d市,谁敢管自己的父亲叫“小涛子”啊,除了精神病就是不想活了!

    陆一民赶紧恭敬的说道:“刘爷!”

    “算了!”我挥了挥手道:“叫刘叔叔吧,刘爷有点儿别扭!”

    陆洪涛看到自己儿子还无动于衷,赶紧骂道:“刘叔叔让你怎么叫你就怎么叫!”

    陆洪涛心里盘算着,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就可以叫他刘哥了,与他搞好了关系,自己的前途无限啊!没准儿能把自己调到一个油水多的城市去。

    “是,谢谢刘叔叔。”陆一民道:“刚才小侄多有得罪,不知道这位……婶婶是您的女朋友……”

    “没事儿,不知者不怪嘛!不过小伙子,你要记住,地球很危险,还是回火星去吧!”我拍了拍陆一民的脑袋说道。

    陆一民虽然心中觉得滑稽,但却又不敢声张,只得点头答道:“好的,明天我就去买票。”

    “对了,听说去火星的票源比较紧张,正好我有几个外星的朋友,怎么样,用不用我让他们开飞碟过来接你?”我故作友善的问道。

    “哈哈,不用麻烦了。”陆一民讪笑道,还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殊不知我还真有两个外星朋友。只不过现在连我都找不到他们而已。

    “对了,哥们,你不是要追杨玫么,可以继续了。”我见无事了,就拍了拍郑少鹏的肩膀。

    “啊?”郑少鹏经过刚才的骤变已经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自己在d市这点儿背景算个屁啊,一个外地来地公司职员都能呼风唤雨的,看来b市不愧是首都阿,人才济济,说不得自己明天没准儿也得跑去b市打工当个小职员!

    “那个。刘爷,您别开玩笑了。我是说着玩的,哪敢泡您的马子啊!”郑少鹏紧张的说道。他刚才管陆一民叫叔叔。而看见陆一民又管我叫叔叔,所以按辈分,他得称一声爷爷了。

    “算了,哥们,别刘爷的了,我们各论各的!”说实话,这个郑少鹏除了2b一点儿。人还是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嚣张的。估计原来与他有矛盾的那个税务局长公子先惹得事儿。

    郑少鹏一听我管他叫哥们,心中大乐!陆一民管我叫叔叔,那岂不是也得叫他一声叔叔了!郑少鹏也就是寻求一点儿心理安慰,但是郑华强却明白我这句“哥们”对他们郑家来说意义有多大,从刚才陆洪涛地态度来看,郑华强已经确定了我是三石帮高层的人。至少是高层比较重视地人。所以,如果有了这层关系,郑家以后再d市就吃得开了。

    “刘总抬举了。”郑华强看到自己的侄子在那儿傻笑。赶紧扯他回来,然后郑重地对我说道。

    “好了,没事儿了,什么刘总不刘总的,我只不过是个公司的技术总监。”我摆了摆手说道。

    技术总监?陆洪涛这辈子还没玩过什么高科技呢,自然不知道什么叫技术总监,如果和他说什么老大老二的他能明白,但是总监是个什么职位呢?

    冥思苦想了半天,陆洪涛忽然想起以前看过一部叫《恐龙特急克塞号》的电视剧,里面的坏蛋格德密斯的首领好像是被称为什么总监!

    是了,他肯定是个重要地领导!想到这里,陆洪涛又把自己的儿子骂了一遍,亏了没惹得这位总监生气,不然可真是后果难料啊!

    刚才听总监的话里话外提到的都是什么火星之类的,看来绝对是在一语双关,暗示自己随时都会从地球上消失!

    陆洪涛惊了一身冷汗,表情更加谄媚道:“刘总监,我在d市最豪华的港湾大酒店订了一桌酒席给您接风,各位玩完了直接可以过去,我在门口等候,就不打扰了!”

    陆洪涛刚才听到我对“刘总”地称呼不满意,自称为“刘总监”,以为他刚才的推断是正确的,总监才是最大地,所以他也非常特意的强调了一下我总监的身份。

    “不用破费了吧?”我客气了一句,说实话,我早上没吃饭,现在还真有点儿饿了。

    “不破费,不破费,咱们三石帮的产业。”陆洪涛连忙答道,还特意强调了“咱们”两个字。

    现在最惊讶的要数杨玫的父母了,尤其是杨玫的母亲,刚才亲眼看到小郑的叔叔吃鳖,随后我一个电话,让他吃鳖的那个人的老子就巴巴的赶来了,看他那副谄媚的表情,就好像特意来给我提鞋的一样。

    而港湾大酒店是什么地方啊,那可是全市最豪华的酒店,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杨母这一辈子都没靠近过那个地方,现在有机会去享受一次,自然很是激动,而她现在看到我的眼神也完全变了,就像开矿的人看到金子了的那种眼神一样,看得我直发毛。

    而杨玫却是对我总能出乎意料的解决问题感到习以为常了,上次在赌场就是这样,所以这次她倒没什么特别惊讶。

    反倒是郑少鹏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本来他才是相亲的正主,现在却变成了个陪衬,说他是陪衬还是好听的,他自己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大灯泡。

    郑地称呼不满意,自称为“刘总监”,以为他刚才的推断是正确的,总监才是最大地,所以他也非常特意的强调了一下我总监的身份。

    “不用破费了吧?”我客气了一句,说实话,我早上没吃饭,现在还真有点儿饿了。

    “不破费,不破费,咱们三石帮的产业。”陆洪涛连忙答道,还特意强调了“咱们”两个字。

    现在最惊讶的要数杨玫的父母了,尤其是杨玫的母亲,刚才亲眼看到小郑的叔叔吃鳖,随后我一个电话,让他吃鳖的那个人的老子就巴巴的赶来了,看他那副谄媚的表情,就好像特意来给我提鞋的一样。

    而港湾大酒店是什么地方啊,那可是全市最豪华的酒店,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杨母这一辈子都没靠近过那个地方,现在有机会去享受一次,自然很是激动,而她现在看到我的眼神也完全变了,就像开矿的人看到金子了的那种眼神一样,看得我直发毛。

    而杨玫却是对我总能出乎意料的解决问题感到习以为常了,上次在赌场就是这样,所以这次她倒没什么特别惊讶。

    反倒是郑少鹏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本来他才是相亲的正主,现在却变成了个陪衬,说他是陪衬还是好听的,他自己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大灯泡。

    郑少鹏看了一眼自己的大伯似乎没有走的意思,笑话,能和d市三石帮的巨头增进关系的机会郑华强哪能轻易放过了。

    没办法,郑少鹏只得腆着脸跟在我的后面,倒似是跟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