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对我不理不睬的杨母忽然对我变得热情起来,一路上虚寒温暖,细节之仔细让我觉得她怎么是查户口呢?

    “小刘啊,你家是哪里人啊?”杨母问道。

    “新江市的。”我答道。

    “新江市?我知道,是松江省的省会,听说这几年发展的不错,都有小特区之称了,一个北方的城市能发展的如此之快,还真是挺厉害啊!”杨母随口赞扬起的我的家乡来。

    我心中却不以为然,新江市之所以发展得这么快,还不是靠我这一家子!上面有赵爷爷的政策,中间有赵叔叔的领导有方,最后还有赵颜妍的温柔服侍,才有了现在的曙光集团!

    “小刘啊,你家里人是做什么的啊?”杨母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其实她已经非常的急切地想知道答案了。

    “就是做点儿小生意而已,凑合着过活吧。”我也不想说太多,我要是说我家又是别墅又是洋楼的,保不准杨母会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儿来。

    “小生意也不错,哈哈,小刘的人脉很广么,在d市也有朋友……”杨母又开始套起话来,她觉得能请别人在港湾大酒店吃饭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你说刚才胖子?我不怎么熟的,今天第一次见面。”我摇了摇头。

    第一次见面人家就请你吃饭?看来这个小刘真不简单啊!

    本来杨母刚才看见陆一民大展雄威,又对杨玫感兴趣,心里立刻开始活络起来。本想撮合这个人跟女儿在一起,没想到忽然冒出一个更牛逼的我来,连那个陆一民的老子都对我都是一副奴才相,杨母才知道,原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阑珊处!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杨母有些自嘲,看来自己地女儿的眼光比自己强多了,找的男朋友到哪儿都是牛逼人物。

    我被杨母问得不厌其烦,也没有了继续在海洋世界逛下去的兴趣,于是对杨母说道:“伯母。咱们早上都没吃饭,应该都饿了吧。还是去吃点儿东西吧!”

    杨母听了这话心中一抽搐,还以为我是故意用话挤兑她。面色有些尴尬。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杨母早上起来与杨父在楼下每人喝了一碗豆浆,吃了几根油条,因为杨母看不上我,所以就没带早点回来给我。她现在听我这么说,还以为我已经知道了早上的事情了呢!其实我根本就一无所知。

    “应该的,应该的!”杨母赞同道。就算我不提出来,她也早就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港湾大酒店了!

    郑华强也是开车过来的,他开地正是昨天郑少鹏开的那辆广本,郑华强可能比较想讨好我,主动说道:“刘先生,您和杨小姐坐我地车吧!”

    “是啊。小玫,你和小刘坐好车吧!”杨母也赶紧说道:“那个车比早上的面包车舒服!”

    我不禁苦笑,这转变也太快了吧。昨天也是你不叫我坐车地,今天却劝着我去坐!

    这时候,陆洪涛也看见我们出来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来,对我说道:“刘总监,车子已经准备好了,请上车!”

    顺着他的手势望去,一辆加长的悍马就停在路边。

    我摇了摇头,这家伙也没必要这么大阵势吧?弄这么个车来,不是没事儿闲得么!

    陆洪涛还以为我是看到他拥有豪车而感到不满,连忙解释道:“刘总监,您别误会,这并非是我的私人用车,而是港湾大酒店的,您也知道,我们作为5星级酒店,来往的客人很多都是有身份地,所以也提供毫车服务,除了这辆车外,我们还有两辆加长的林肯,一辆宾利。”

    我摆了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这个大家伙在路上开起来也不方便,耽误时间。”

    “刘总监说的是,我怎么没想到呢,怪不得您是总监,我只是个地区的负责人呢,这就是智商的差距阿!”陆洪涛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说道。我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什么拍马屁阿,怎么这么怪异呢。

    杨母看见那辆加长悍马,眼睛都开始冒绿光了,这可是传说中地豪华车阿,听说现在的年轻人在结婚时会花钱雇一辆当作婚车,很多人一辈子也就仅仅坐过那么一次,杨母结婚那时候还是七十年代,自然没坐过这个车,这时候不禁有些眼馋道:“陆先生,我和她爸也能一起坐么?”

    陆洪涛早就了解了杨母是我的“丈母娘”,那就是他地长辈了,欢迎还来不及了,哪有拒绝的道理!陆洪涛虽然和杨母的年龄差不多,可也不敢丝毫怠慢了,一点儿也不别扭的说道:“伯母,看您说的,您想什么时候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您请!对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用车直接给我打电话!”

    杨母接过名片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我的天啊,没看错吧?

    “三石娱乐集团d市分公司,总经理,陆洪涛”

    三石娱乐集团杨母如雷贯耳,d市很多高档的酒家、会馆、夜总会都是三石投资的,前几天自己家楼下和自己一起打牌的王老太还吹嘘自己的儿子在三石娱乐集团下面的一家酒店当经理,月薪两万多呢!直把杨母羡慕的够呛!

    现在杨母心中那个得意啊,你一个酒店的经理算什么,人家总经理都是给我女婿拍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