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母小心的试探性的摸了摸加长悍马的车门道:“这车坐这么多人,不能坏了吧?我听说有些婚庆公司弄一些改装的老爷车骗钱,只不过外表是加长的名车,其实就是用普通车子加上个铁皮制造的。”

    我笑了笑,杨母还真了解婚庆这行业啊,不过我好歹也和刘悦搞过车行,真假悍马还是能分得出来的。我伸手“哐哐”的在悍马身上砸了两下道:“你看,这么结实,不会是仿造的,对吧,小涛子?”

    杨母看见我的动作骇了一跳,心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她听说别人家小青年结婚租来的婚车,上车的时候人家只准坐两个人,而且不能东摸西碰的,弄坏了会赔很多钱的。

    杨母看我那么使劲的乱砸,真怕那个陆洪涛会让我赔钱,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女婿什么身份,砸坏了那个陆洪涛也不会说什么的。

    果然,那个陆洪涛说道:“当然,这悍马老结实了!”说完,又补上了两脚。

    “胖子,我砸两下倒是没事儿,你那么大个砣,想破坏公司财产阿?”我瞪了他一眼,妈的,敢情不是你自己掏钱买的。

    “呃……我这不是强调一下这东西结实么……”陆洪涛尴尬的说道。

    杨母见到陆洪涛的态度,此时终于放下心来,看来就算自己把这个车砸了,这个陆洪涛也不会放个屁的。

    当杨母见到车内的豪华。不禁又是为之一震!天哪,这哪是车阿,这分明就是豪华旅馆么,冰箱电视洗衣机,橱柜卫生间沙发应有尽有!

    本来杨母认为郑少鹏有辆广本那已经是有钱人了,走到哪里都倍有面子,现在看来,自己真是井底之蛙啊,现在这才是有钱人地生活啊!

    就算坐这么一次车,以后那也是有了吹嘘的资本了!

    “那个我怎么觉得今天自己很年轻呢。那个老杨啊,你给我拍几张照片呗。”杨母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坐这么一次豪车了。自然要做个留念了,也好在吹嘘的时候拿出点儿证据来。

    杨父叹了口气。看着自尊心极度膨胀的杨母,无可奈何的拿出相机来。本来我们就是出来玩的,杨父自然也带有相机,只不过刚才杨母拿着给郑少鹏一顿拍,没有一张是给我拍的。

    此刻杨母也是极度的后悔,刚才居然因为郑少鹏谋杀了那么多菲林,看来洗照片的时候一定要和照相馆讲清楚了。前面那些不要洗,免得浪费钱!

    杨父给杨母才拍了两张,相机就没有胶卷了。杨母看着自己一手造成的后果真有点儿欲哭无泪啊,有句话怎么说地来的,自作孽不可活啊!

    郑华强也知道自己跟着来不礼貌,但是不跟着吧。又不愿意错过这么好一个机会!现在不光是跟陆洪涛搞好关系地问题了,郑华强看到自己的侄子郑少鹏和我地关系还不错,觉得这个资源简直太有用了。明摆着我比陆洪涛还有身份,如果能走这条路线,那么郑家何愁不飞黄腾达!

    想到这里,郑华强让自己的侄子上了车,和自己同乘一辆广本,而那辆金杯面包则让小弟开回去了。为什么不带小弟去?废话,有三石帮的老大在,别人哪敢找事儿!要是三石帮找事儿呢?那样的话带几个小弟去都不顶用。

    陆洪涛把自己的儿子打发到前面的副驾驶位置上去了,自己坐到了我的身边。

    “刘总监,您觉得我老陆这人怎么样啊?”陆洪涛一上车就急切地想知道我对他地看法。

    “不错,还行,就是肥了点儿,我看应该把你弄到什么西北之类的地方去锻炼锻炼,减减肥,省得五十岁不到呢就开始高血压脑动脉硬化!”我吓唬他道。

    “哎呀,别的呀!”陆洪涛吓了一跳,西北那是什么地方啊,要多穷有多穷,而且发展还落后,很多人靠着国家的救济刚刚温饱,发展个屁娱乐事业啊,一旦去了那里这辈子就算废了。

    “云南那地儿也不错,山清水秀的,要不你去那儿怎么样?”我笑道。

    “刘总监,您大人大量,小犬刚才多有得罪,看我一会儿不把他吊起来抽死他!您消消气。”云南那地方少数民族多,虽然是个贩毒的好地方但却不是和发展娱乐事业。三石帮明确规定不允许在华夏境内沾染毒品,所以陆洪涛地脸都快绿了。

    “既然你不愿意去,那就算了。本来想往金三角和缅甸那边发展发展的。”我说道。

    “去那里干什么?三石帮不是不允许贩毒么?”陆洪涛有些奇怪我的决定。

    “那是指国内,可以卖给那些外国猴子和大洋马什么地。”我故作自言自语道:“缅甸那边的黑帮虽然武器和管理都比较落后,但是有钱有货啊,派谁去管理呢?这可是个肥差啊!”

    “啊?”陆洪涛听后眼睛都开始变绿了,他早就听说帮里有优秀的兄弟被委以重用开展国际事业去了,他自己还在一线挣扎,这时候机会就在眼前,自己却不懂得珍惜,陆洪涛真想把他自己吊起来抽一顿。

    如果别人知道他有这个想法,保不准认为他有sm倾向,但是老陆现在的确是肠子都要毁青了。

    “刘总监,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我这个人最注重身体健康了,您把我扔到云南去吧!”陆洪涛满脸乞求的说道:“您不知道,我以前可是运动员出身,那身板,不是我吹,绝对模特。现在我老婆都开始嫌弃我了,刘总监,不瞒您说,我要是再不减肥,她都要跟我离婚了,您看陆一民这孩子还小,不能没有娘啊,您为了我的家庭幸福,行行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