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一眼可怜巴巴肥头大耳的陆洪涛,我怎么看他怎么不像是运动员呢?最多是个扔铁饼的还差不多,这家伙信口胡诌的本领还不是一般的强,这么几句话都扯上孩子他妈和家庭幸福上面来了!

    “这只是高层的一个想法,具体派谁去还有待于研究。”我说道。其实这就是我自己临时产生的想法。

    “我明白,我明白,那就请刘总监多给我美言几句吧!”陆洪涛知道进退,也不再多说。

    “刚才他和你说什么呢?”杨玫听着我们两人的奇怪对话,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我们在讨论一部电视连续剧呢。”我不想让杨玫知道的太多,毕竟我和她的关系还不是那么的亲近,我的事情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

    玫应了一声,她知道我和陆洪涛说的绝对不是什么电视连续剧,杨玫知道我是个不喜欢看电视剧的人,出差这几天在宾馆里,我几乎连电视都没打开过!但是杨玫是个有分寸的人,知道我这么说那肯定是有什么事儿不想让她知道,杨玫虽然因为我瞒着她事情感到有些恼怒,但却也没再多问。

    “是不是通知他们酒店的经理出来迎接一下?”陆洪涛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却非常回揣摩上意,他看到我这一行来到d市非常的低调,知道我是个不喜欢张扬的人,所以这时候先征求一下我地意见。其次是。他请我来港湾吃饭,也是刚才临时决定的,他并不是神仙,不可能会判断出我今天这个时候一定会打电话找他过来。如果不是因为他儿子这档子事儿,或许直到我离开他都未必会见得到我。

    一方面陆洪涛咒骂自己儿子出门不带眼睛,什么人不好惹,偏偏把上面的人给惹了,另一方面陆洪涛又觉得,如果不是儿子,他哪有和我接触的机会。所以事情往往都是两面性的。

    陆洪涛找了个车位泊好了车,我们一行人向港湾酒店的大门走去。

    “欢迎光临。请问先生几位?”迎宾员对前面带路的陆洪涛问道。

    “水晶宫现在有人么?”陆洪涛问道。

    “先生,水晶宫现在没有客人。但是您有预约么?”迎宾小姐有些为难的问道。

    陆洪涛刚想拿出手机给港湾的经理打电话,可是忽然想到我的低调风格,怕我会不高兴,赶紧把手机收了回去,还装模作样地说了句:“看看几点了,嘿嘿。”

    我看见后,没有说什么。陆洪涛这动作还真滑稽,手上带着几十万的名表呢,要用手机看时间?

    “你去和总台说说!”陆洪涛随手从兜里摸出一把钞票塞了过去。

    “好地,先生,您稍等。”迎宾小姐接过钞票,拿出一部分塞在了自己的兜里。然后把另一部分交给了总台一个管事儿模样地人的手中,和他低声交谈了几句后,又转身返回了我们身边。

    “先生女士。请跟我来。”迎宾小姐笑着对我们说道。看来事情已经搞定了。

    电梯中,我有些奇怪的问道:“陆胖子,你这里的酒店怎么这么牛逼,订个单间还要塞钱?”

    “总监,您不知道,港湾酒店是d市目前规模和装修最好的酒店,而水晶宫又是这里面最豪华的包间,平时天天都被客人排满了,今天赶巧了没有人!要知道这个包间有多难订阿,在d市,并不是有钱就能订到的,还要有身份!”陆洪涛解释道。

    我点了点头,能把酒店经营成现在这个地步,陆洪涛这个封疆大吏也有一份功劳。

    而此刻地杨母,就像是红楼梦里的刘姥姥初进大观园时的样子,看着这金碧辉煌的大酒店,有如置身于皇宫之中!大厅内镀金奢华的用料,名师考究的设计,让这座位处于海边地港湾酒店并不亚于阿联酋等地的世界级酒店。

    换作平时,这里只是她闲来无事儿的时候和邻里之间饭后地谈资,那是一种可望不可即的生活,她和杨父一辈子的继续或许在这里都不够一顿的饭钱。

    但是即使这样,港湾的生意依然火爆。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下,造就了一批批富翁,人人都以能来港湾酒店吃上一顿饭为荣,这里也成为了名流间谈生意的制定场所。如果你连这里的房间都订不到,那么你的合伙人就会重新考虑你有没有资格与他合作。

    归根结底,人都是喜欢虚荣和面子的动物,而港湾,恰恰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和面子!

    从电梯中出来,连我都不禁感叹,这里的装修并不亚于松江的国宾大酒店,甚至还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想来都是出自一个设计师之手!丁保三经营酒店的理念还是不错的,现在迫切需要改革的就是他手下这些人的总体素质。

    如果说刚才是皇宫,那么水晶宫里面就是仙境了!杨母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什么,要知道,这将是她以后向别人炫耀的资本!

    “老头子,快给我照几张相!”杨母瞪了一眼还在无动于衷的杨父道。

    “没有胶卷了……”杨父苦笑着说道。

    杨母听后,才想起来自己把胶卷已经用完了,现在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不过她同时还在庆幸,自己的女儿的魅力大,不然她搞这么一出相亲事件出来,把我给气走了,那可就有得她后悔了。

    杨母如果知道我只是商定好来演戏的,怎么都不会走,不知道她作何感想。况且,如果我真走了的话,那她没准依然还认为郑少鹏是最好的。

    陆洪涛听了杨母的话,立刻问服务员道:“你这里有胶卷么?”

    “有的,现在有xx牌和xxx牌的,先生您要哪种?”服务员答道。

    “最好的是哪种?”陆洪涛摆了摆手问道。

    “当然是苏式的,曙光授权的技术制造的。”服务员说道:“价格是398元,先生要几卷?”

    “先拿10卷来吧。”陆洪涛说完,立刻想到了什么,对杨母问道:“伯母,您看10卷够么?”

    “够了,够了!”杨母听到价格骇了一跳,398?这一卷的价格在超市里就够买20卷了,这里的加价比例还真狠啊!10卷就是近4000元,自己的女婿认识的都是什么人啊,花钱一点儿都不心疼。前几天郑少鹏请她去吃海鲜,一顿饭花了2000多,杨母就觉得已经很多了,今天这饭还没吃呢,胶卷就花了4000块!

    苏式还产胶卷?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看来赵军生和苏援朝两位岳父真是不遗余力的给我赚钱啊,什么行业都去涉及。不过随后想想,99年这个年代,数码相机还没有大方位的普及,胶卷依然是照相业需求量最大的耗材。

    胶卷很快就送过来了,杨父看着爱慕虚荣的妻子摇了摇头,他自始至终就不太赞成杨母自作主张给女儿找对象,但是想到自己一辈子也没能给妻子带来什么舒服日子,两口子半辈子的奔波只买了这一套四十多平的房子,存款就所剩无几,妻子想要给女儿找个有钱人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干涉。毕竟他也不想自己的女儿一辈子受穷,爱情固然重要,但是天天喝西北风的爱情迟早会变质。

    杨父装好了胶卷,就不停的给杨母拍照,不过他却不以为然,毕竟男人考虑事情时比较全面,在他看来,我如果成了他的女婿,以后来这里的机会还能少了么!

    陆洪涛接过菜单,想要让我点菜,不过随即一想,我是上面下来的人,能在乎这些山珍海味么,于是就让服务员搭配的上一些招牌菜,鸡鸭鱼蛋飞禽走兽一样来点儿,再上了几道家常菜。然后才对我说道:“总监,您看看还要什么?”

    “差不多了,你给伯母点几道爱吃的菜。”我笑了笑说道。

    杨母刚才在陆洪涛点菜的时候早就竖着耳朵偷听了,不过陆洪涛点的菜她大多连名字都没听过,这时候让她点菜,她迫不及待的接过菜单翻了起来。

    杨母看了一眼上面的菜价,乖乖,一道凉菜居然要几百块钱,而陆洪涛刚才点的菜,上万的比比皆是,杨母赶紧摆了摆手说:“刚才那些就够了,差不多了,我们几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

    陆洪涛听后对服务员说道:“先走菜吧,需要什么我再叫你。”

    “好的,先生!”服务员躬身退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