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理说郑少鹏和郑华强是不应该跟来的,陆洪涛不知道他们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也不好让他们走,也就一并招待了,而郑少鹏和郑华强也有自知之明,主动坐在了末席。

    “总监,您看主宾席的位置……”陆洪涛虽然知道这里面我的身份最特殊,但是杨父杨母又却是我的长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分配。

    我知道杨母是个爱慕虚荣的人,而我也不看重这些东西,于是走到杨母身边说道:“伯母,你和伯父坐主宾席吧!”

    “哎呀,这怎么好啊,你这位朋友请客……”杨母看了陆洪涛一眼说道。

    “我请客也是总监给我面子,不然我就是想请也请不了啊!伯母,您就别客气了,这里面也就属您的辈分最高,我们都是小辈,哪能随便的乱了辈份!”陆洪涛丝毫不觉得他现在丢人,反而觉得正常之至。

    杨母听后,自然是满面开花道:“拿我和你伯父就却之不恭了!”说着就坐在了主宾席上。

    “总监,您说几句吧?”待大家都坐定,陆洪涛小声对我说道。

    “我说?不太好吧?你请的客应该你说才对啊。”我道。

    “总监,您就别客气了,您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文化,让我鼓动小弟去砍人还有一套,但是让我说这场面话可就难了。”陆洪涛为难得说道:“再说了,今天都是总监的家人。我怕我给您丢人!”

    “那好吧。”我笑了笑,站起身,端起了酒杯道:“今天在座的都不是外人……”

    我说到这里,郑少鹏明显地有些尴尬,我看了他一眼又补充道:“包括刚刚认识的郑兄弟,说实在的,你这个人为人还不错,你这个朋友我交下了!”

    “刘兄弟,是我高攀了!之前我不知道杨玫是您女朋友,多有冒犯了!”郑少鹏连忙站起身来说道。

    “呵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人之常情,大家公平竞争没有什么冒犯不冒犯的。我欣赏的是你的为人,明明你可以用你家里的关系和手段来用强的,但是你却没有,这点很值得赞赏!”我对他点了点头。

    郑少鹏听后是一身的汗啊,昨天自己家的老头子还鼓动自己说:为了一个小妞值得这么费劲么,找几个兄弟把她那个男朋友打一顿,然后恐吓几句不就完了?

    但是郑少鹏好歹也是大学生。素质没有那么差,坚决反对了老头子地意见,认为泡妞就得拿出真本事来,不然还不如到酒吧去叫鸡呢。

    郑少鹏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多么地英明无比,不然如果听了家里老头子的话,真找来几个兄弟。那不是来送死呢么!

    别看你郑家地货运站现在开得风生水起,人家d市教父陆洪涛一句话,就算不明着找你的麻烦。背地里烧你的货,砸你的车,几天就把你赔个破产。

    正在这个时候,水晶宫的包间外面。

    “朱少,您看水晶宫已经有客人了,您去云霄阁怎么样?”大堂经理一脑袋汗的对一个年轻人说道。

    “我在楼下已经翻过预约薄了,水晶宫今天根本就没有预约,你想骗我么?”朱少哼道。

    “朱少,里面的人也是刚来地,我没骗你,您就去云霄阁吧,那里的装修也很不错,和水晶宫不相上下!基本上是一样的!”大堂经理解释道。

    “一样?放屁!你建一个一模一样的白宫在你家门口,那还能叫白宫么?”朱少骂道:“别拿仿制品糊弄我!”

    “朱少,您看里面已经有人了,您也不能难为我啊……”大堂经理苦着脸说道。

    “他们没有预约就可以在水晶宫里吃饭,我为什么不行?是不是你收了人家的好处了,这么替他们说话?”朱少瞪了大堂经理一眼道。

    大堂经理听后,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刚才还真收了经服务员手递过来的五千块钱。不过他当然不能承认了:“朱少,那时候包间没有人,而且他们是先来地,所以……您看?”

    “先来的怎么了?让他们把包间让出来,我告诉你,我今天宴请的可是我们公司地大股东,r国太阳株式会社的青川三次郎,是外宾!”朱少指着身后的一个瘦猴矮子男人说道。

    外宾?r国人在华夏人的心中是什么地位就不用我多说了,这个大堂经理自然也是一样,心想,要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我早把你和这个鬼子给轰出去了。

    “朱春君,怎么回事儿?你不是说你们家在这里很有势力么,怎么连个包厢都要不到?”青川三次郎问道。

    朱春当然不会丢了面子,冷哼道:“你去告诉里面的人,我给他们一万块,让他们去那个云霄阁!”

    大堂经理心中不以为然,一万块?人家刚才给我的小费就是五千块,再说了,能来这里消费的人谁会在乎这一万块呢?

    “我让你去呢,你没听见啊!”朱春见大堂经理并没有去,于是气急败坏的吼道。

    “朱少,您也明白港湾的规矩,港湾从开业到现在,还没有撵过客人的先例!”大堂经理淡淡的说道。

    “妈的,你给我滚开,你不去我去,我倒要看看谁跟老子抢包间!”朱春一把推开大堂经理,向水晶宫冲去。

    青川三次郎自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嘲弄的看了一眼大堂经理,也跟着朱春向水晶宫走去。

    大堂经理摇了摇头,拿出对讲机,准备找保安部的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