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我拿着杯子敬酒,包厢的门被推开了,就看见一个矮胖子和一个矮瘦子冲了进来。

    “你们走错房间了吧?”我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没错!我跟你说,现在我要用这个包间,你们都给我出去,我会给你们一万块钱!”朱春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一愣,难道说进来一个神经病患者?我看了朱春一眼道:“你没病吧?”

    这时候郑少鹏站了起来,来到朱春身边道:“朱春,你别在这里闹事儿!”

    “我当是谁呢,郑少鹏啊!”朱春嚣张拍了拍郑少鹏的脸骂道:“我x你妈,你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个王八蛋!这个包间我用了!”

    “朱春,你别太嚣张了,这里面有你得罪不起的人!”郑少鹏哼了一声说道。

    “滚犊子!郑少鹏,你少他妈跟我装b,自己压不住场子了就开始吓唬我,我告诉你,你现在赶紧给我滚,咱俩什么事儿都没有,不然的话明天朱氏集团的所有货运单子都交给别家做!”朱春用手指点着郑少鹏的脑门道。,

    郑少鹏的脸变了又变,最终没有发火,郑家的飞通快递百分之八十的本地货运都是做着朱家的生意,为了自己家的利益,郑少鹏只得忍了。

    但是一直坐着的陆一民可就没那么多估计了,冷笑着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朱春说道:“朱春。你活腻歪了吧?”

    朱春刚才看到我是个生面孔,就没在注意包厢里还有什么人,后来又被郑少鹏缠着,更没看清楚其他的人,这时候见到陆一民站起来,才发现,d市黑道教父地儿子也在!等等……陆一民边上的那个人不是陆洪涛么?

    朱春的汗“呼”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哆哆嗦嗦的道:“陆哥,您怎么也在阿?”

    陆一民看都没看朱春一眼就道:“滚!”

    朱春听后咬了咬牙,眼中浮现出一丝狠毒随即又隐去。低下头道:“是。”

    “朱春君?怎么回事儿?你不让他们把包厢让出来么?我可是等的不耐烦了!”青川三次郎皱了皱眉用日语叫道。

    别人听不懂日语,但是我却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即使陆洪涛听不懂外语。但也直到这家伙说的是日语,看他还在这里唧唧歪歪。而且一脸不爽的样子,看着就欠揍,于是站起身来指着青川三次郎道:“你地,他妈地,死啦死啦地!”

    郑华强此时心里已经转过了不少的念头,朱春对郑家固然重要,但是如果能搭上陆洪涛这艘快艇。那么郑家的事业何愁不飞黄腾达?而且现在看来,朱春家地朱氏企业还能不能在d市呆下去还是一回事儿呢!

    想到这里,郑华强一跃而起,抓住那个r国鬼子就是一撇子,本来这家伙就瘦弱,哪经得起郑华强这样的久经“战”场地老手这一下子。立刻被打得满脸开花,鼻梁骨都歪倒了一侧,两个鼻孔还在咕嘟嘟的冒血。

    青川三次郎只觉得眼前一片红色。什么都看不见了,两只手下意识地在空中挥舞。被郑华强看到后,骂道:“咋的,你还想反抗啊?你个傻b的干活!”说完,用膝盖狠狠地向青川三次郎的裆部顶去。青川三次郎“嗷”的一声尖叫,疼得眼球都快爆出去了,张大了嘴巴,瘫软在了地上,还兀自抽搐个不停。

    “郑华强,你敢打我的客人?你家的飞通货运不想开了吧!”朱春见郑华强居然敢伤他地人,立刻不愿意了。陆洪涛牛b,朱春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但是你郑华强牛b个屁,生意不想做了么?

    “谁说小郑的货运不想开了?我还准备投点儿资呢!谁敢耽误我赚钱,我弄死他!”陆洪涛的声音响了起来。

    郑华强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是赌对了,有了陆洪涛的投资,飞通货运就等于有了三石帮的背景,走出d市,迈向全国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时候郑少鹏也到了陆洪涛的话,对朱春也不惧怕了,“呼”地一下站起身来指着朱春骂道:“姓朱的,我等今天已经等很久了!老天有眼,终于让我等到了!我x你奶奶!”

    骂完,郑少鹏猛地一拳打了出去,正中朱春的左眼,一个崭新地国家稀有动物诞生了!别看朱春比较胖,但是平时养尊处优哪里是郑少鹏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打懵了!郑少鹏管他懵不懵的,把这些年来收到的怨气都撒在了朱春的身上。

    “这拳是替我爸打的……”

    “这拳是替我大伯打的……”

    “这拳是替……”

    “这拳是替你自己打的……”

    “我打自己干什么啊……”朱春哼哼唧唧的叫道。

    “你自己玩sm不行啊!”郑少鹏又是一脚道:“这脚是替-#¥打的!”

    “-#¥是谁啊?”朱春又问道。

    “瞎编的。”郑少鹏答道。

    朱春听后彻底晕了过去。

    “当当当”,房间的门响了三下后被推开了,进来了两个保安模样的人。

    “各位,请不要在港湾里面闹事儿,如果有什么私人恩怨请到外面去解决,不然我不客气了!”保安甲说道。

    “正好,你们把这两个人拖出去!”陆一民指着地上由瘦子被打成肥子的青川三次郎,还有变得更肥熊猫一样的朱春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那保安甲见到自己说话不好使,居然还让自己把这些“尸体”拖出去,这也太嚣张了吧!刚要发作被保安乙拉住了,道:“赶紧按少东家的意思做吧!”

    少东家?保安甲一愣,吓了一跳道:“你没搞错吧?”

    “我怎么会搞错,我在这里做保安的时间长,以前见过一次!还是我们港湾的总经理亲自接待的呢!”保安乙边解释,边干起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