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场,许二已经等候在那里。我让他开车先把杨玫送回了她租的公寓,然后返回我的别墅。

    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居然是钟阳!是我通过吴胖子认识的b市警局::

    “喂,你好。”我接起电话说道。

    “喂,请问是刘磊么?”钟阳的声音传了过来。

    “钟阳么,我是刘磊,找我什么事儿?”我对着电话道。

    “是我,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有个朋友找到我,让我帮他调查一个人。”钟阳说道:“我考虑了再三,决定还是告诉你这件事。”

    “找你调查人?考虑再三告诉我?”我有些好笑:“呵呵,这两件事儿有必然的联系么?你不会要告诉我,那个人请你来调查我吧?”

    “刘磊,我没和开玩笑,的确如你所说,那个人让我调查的正是你!”钟阳说道:“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事先告诉你一下为好,毕竟我们是朋友,我也不希望你出什么事情。”

    “听你的口气,似乎有人会对我不利?那这应该就是你们警局的事情了,还轮不到**心吧?”我不在乎地

    说道。

    “对你是不是不利我不敢确定,但是委托我调查你的这个人却很有背景,你也知道,在没有产生犯罪事实之前,警察对那些预谋犯罪的人也无可奈何,总不能一个人有犯罪的想法就要把他抓起来吧?”钟阳苦笑道:“你别不在乎,我知道你有功夫在身上,而且和b市目前的黑帮三石帮有关系,但是这次要我调查你的这个人……怎么说呢。我觉得很奇怪,你似乎不应该与他有什么交集……”

    “拜托,钟老大,你能不能说的明白点儿,到底是什么人要你调查我?”我听着钟阳在那里自言自语,有些哭笑不得。

    “孟家你知道么?”钟阳犹豫了一下问道。

    “孟佳?是谁?”我从来没听过这么个人。

    “不是孟佳,是孟家,家族地

    家!”本来紧张的气氛,被我一句话,说得连钟阳都笑了起来。

    “哦。孟家啊,哪个孟家?”我问道:“华夏姓孟的多了去了,你到底说的是谁?”

    “你不认识?不可能阿?我还以为你得罪他们了呢。”钟阳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不说明白了,你让我怎么认识!”我苦笑道:“钟哥,你是不是平时审犯人审多了,说话只说半句,还连唬带蒙的?”

    “哈哈!不好意思啊。习惯。习惯,职业习惯!”钟阳不好意思地

    说道:“平时审那些犯人的时候,我自然要说得含糊其辞,让那些人以为我全都知道了……好了,说正事儿,托我调查你的人叫孟川,是华夏的六大商业家族之一孟家现在的管事人。”

    “你说的这个孟家啊!”我恍然大悟道:“他家地

    老爷子是不是叫孟如松?”

    “是的,你知道?”钟阳急道:“你和他们有过节?”

    有过节?似乎是有的,上次我大败孟如松。让这个老头在刘振海面前颜面扫地

    ,不过他还要调查我?我的身世他可是一清二楚的阿,难道他发现了我暗中的身份?似乎也没有可能,我相信我的身份除了我地

    几位老婆和我的父母岳父清楚之外。再没有人清楚了。

    那这个孟如松还要调查我干什么?不对,刚才钟阳说调查我的人是孟川,也就是说,这很可能并不是孟如松老爷子的意思,而是孟川自己的意思!

    我努力回忆了半天,我好像没和这个孟川有过接触,那他调查我干什么?

    “过节倒是说不上,但是我认识孟如松老爷子,而且还很熟!”我说道。

    “既然这样,那孟川为什么要我来调查你?”钟阳不解道。

    “如你所说。是孟川让你来调查我,我想这是他自己的意思,和孟老爷子无关。但是我可以明确地

    告诉你,我并不认识这个人。”我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既然你认识孟如松,虽然弄不清孟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想他并不会对你不利,这我就放心了。”钟阳说道:“对了,孟川那边我怎么回话?”

    毕竟钟阳和吴胖子的关系比较近,连带来比较就是和我的关系比较近,所以还是征求了一下我的意见。

    “实话实说就可以,也没有什么好隐瞒地。”我说道。

    “好吧,那你小心点儿,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钟阳说道。

    “好的,再见。”我挂断了电话,摇了摇头,看起来事情有些复杂,有句话不是这么说得么,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现在还猜不出来孟川有什么意图,虽然我现在不怕什么,但我很讨厌这种人在明处还不知道的感觉。

    很多的经验教训我,发生了事情,一定要尽快解决,不能留个尾巴,而刘科生就是我这辈子最难缠地

    尾巴,这家伙就跟蟑螂小强似的,对我纠缠不休。

    我给丁保三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保护好我的父母还有朋友。虽说有些过分的小心了,但我不希望出现什么意外。

    其实,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就知道我是多心了。因为孟川想要调查我的原因很简单!简单的可以说天下任何的父母亲都会有和他一样的想法!

    我挂断电话没多久,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是一个让我久违了的号码,我怀着复杂地

    心情接通了电话:“青青,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怎么?打扰你了?”孟青青被我的话弄得有些不高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这么长时间都不联系我,还以为你……找到男朋友了,呵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随口找了个借口。却没想到,我这句话居然引起了火山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