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家伙了解的倒不少!估计不是钟阳和他说的,他肯定还有其他的渠道。不过我却依然镇定自若,微微一笑道:“看来伯父已经很了解我了,何必再问我呢?我想优秀的男人身边不会就只有一个女人吧?伯父,难道您就只有青青母亲一个女人么?”

    我这句话正好说到孟川的心事上,另他十分尴尬,想反驳,却又不好措辞,一时间脸面上有些阴晴不定。

    我哪知道我这么一句话居然让久经商场的孟川哑口无言,不禁暗自庆幸我简直太狠了!命中率居然这么高,于是趁胜追击道:“伯父,都说现在男女平等,那只是一些所谓的女权主义者提出来的废话而已,归根结底,这个社会终究还是男人当家作主,几千年的父系社会哪能说改变就改变的!远的不说,就说全国上下这些大型公司吧,有几个董事长是女的?”

    “呃,咳咳!”孟川本来想拍腿赞同,他对我的话深以为然,但是忽然想到今天的目的,不得不改口道:“话题不要扯远了,先说说你和青青的问题!你对青青的感情是真的么?”

    我郑重地

    考虑了一下,虽然我和青青的结合是个意外,我承认当时我喜欢的只是她给我带来的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快感,但是这段时间的相处以来,我发现我时常会想她,惦记她。想到这里,我肯定的说道:“是的,我喜欢青青。”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准备怎么处理你和你另一个女朋友还有青青之间的关系?你不会告诉我你想两个都要吧?”孟川问道。

    我两个都要?岂止是两个啊!不过既然孟川不知道。我也不准备说出来吓唬他了。

    “没错,我正是这么想的。”我毫不犹豫地

    答道。

    “看不出来,你小子心眼还挺多,两个都要,你想地

    倒是挺好,你认为我能接受么?”孟川被我气笑了,他没想到我居然会这么直接。

    “您接不接受对我来说没什么,只要青青不反对就可以了。”我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青青知道你还有女朋友?”孟川本以为我是脚踏两只船,两头隐瞒来回乱跑那种,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知道!

    “是的。她不但知道,而且并不反对。”我点头道。

    孟川看了我半晌,心中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的女儿怎么这么软弱呢,居然会答应这种无理要求,而他却不考虑他那两个情人的问题。

    “好,就算现在不考虑。那以后呢?到了你们成婚的年龄怎么办?法律上可是规定一夫一妻制的,到时候是孟青青做小的,还是你那个女朋友做小的?我孟川是绝对不会让我的女儿去给别人做二奶地!”孟川冷笑道。

    “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现在国内不允许,但是很多国家一夫多妻是合法的,大不了可以去那里结婚!”我说的是最坏的打算,实际上这种可能性根本没有,孙四孔的宇宙空间跳跃已经进入了实验的阶段,正在寻找与地

    球类似地

    星体。如果成功的话我就可以带着老婆全体移民了。如果真找不到,我的财富也够我在太平洋上买几个岛屿的了,在岛屿上可是没有任何法律可以约束的。因为岛屿的拥有者就是最高权力者。

    “你想的太天真了,你以为这么多人可以随便移民到外国去?”孟川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现在。我给你两条路可走!第一,你和你的女朋友分手,专心地

    和青青在一起,我也不妨告诉你,孟氏一家到了青青这一带只有她一个,你们结婚之后,孟氏企业将来也会被你们所继承,不说全国首富,孟家的财富也是数一数二的!一百多亿的资产以后全部都会转到青青地

    名下,如果你娶了青青。当然,后面的我就不说了!”

    “第二条呢?”我问道。

    我这一问,倒让孟川有些愕然。在他看来,我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大学生而已,一百多亿的数字抛出去,足够让人吃惊半天的了!没想到我居然直接问他第二条。

    “第二条,你离开青青,当然,我会给你一定的补偿。”孟川说道:“但是不会太多,我给你一张空白支票,壹千万以内的数字你随便填。”

    “有没有第三条?”我笑了笑问道。

    “第三条?”孟川愕然道:“没有了!你不会还在坚持你的想法吧?”

    “伯父,您说的没错,你也是男人,应该明白,作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事业、金钱都是次要的,最重要地

    是要有责任感!”我起身说道:“我不会因为金钱而抛弃爱情,也就是说,我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另外一个女人!如果说,我今天答应了你的条件,难道你就能保证将来不会再有比这更大的诱惑摆在我面前,让我去抛弃青青?”

    孟川虽然认为不可能有比这好地

    条件了,但我说的确实是事实!他见我心意已决,知道再谈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于是道:“小伙子,你现在可以这么说,但是以后呢?你或许不知道,青青一个月的花销是多少?她身上穿的衣服多少钱?用的香水开的车子都是多少钱?你认为不靠我,你能养得起她么?”

    “青青会为了我而改变的。”我自信的说道,其实,就算不改变,这些对我来说简直是小意思。

    孟川摇了摇头道:“年轻人自信是好事,但是过于自信就是固执了。好了,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我不希望你再来我们家,既是你不想离开青青,我也会阻止你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