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告诉孟川,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人才,但是孟家的尊严让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他看来,男人有几个女人没什么,但是如果发生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孟川就有点儿接受不了!堂堂孟家的千金大小姐,哪能沦为给别人做妾?就算做妾也好,可是你小子有这个实力么?

    孟川当下决定还是按照孟如松的意思将孟青青嫁给那个世家子弟为妙。虽然他作为世家子弟,也清楚世家子弟未必就不像面前这个年轻人那么多情,甚至更甚,但是起码孟家的颜面有光,说出去别人还觉得孟家的姑爷有能耐,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我想你可以离开了。”孟川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耸了耸肩,无所谓道:“孟伯父,你不会是想把青青许配给别人吧?”

    “你……你怎么知道?”孟川一愣,随即想到肯定是孟青青告诉我的!于是说道:“不错,所以年轻人,你错过了今天的机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呵呵,不会的,孟伯父。”我忽然对着孟川诡异的一笑道:“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那时候我该叫你什么呢?是孟伯父,还是岳父?哎呀,这真是个头痛的问题……”

    说完,我转过身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房。你给孟青青相亲去是吧?嘿嘿,我真想看看当孟川知道相亲对象还是我的时候,是什么表情,真是令人期待的一件事儿啊!

    孟川看着我诡异的笑容,心中忽然有些不安,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但又觉得没什么不对劲。于是自我安慰道,得赶紧找个时间让孟青青和父亲说的那个世家子弟见个面,青青这么漂亮,不怕那个子弟看不上,到时候找机会撮合一下,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赶紧给自己生个外孙子,那就上上大吉了,至于刚才的那个年轻人,就让他再也不见吧!

    我离开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孟青青,一路上孟家的佣人都没有什么询问和阻拦,想来是孟川事先打了招呼。

    走出孟家的大门,我才一拍脑袋,刚才来的时候是坐孟青青的车来的,而此刻让我怎么回去?这里离b市可是好几百公里呢!

    我四下看了看,在不远处有一片小树林,我左拐右拐的进了树林,然后一个瞬间移动,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空气中……

    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才的那一幕居然被树林中的一个黑衣人看了个正着!我的确也是大意了,我没想到这装饰用的小树林里居然还会有人!

    黑衣人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已经消失了的人的方向,忽然激动地

    跪在了地

    上,用近乎膜拜的声音说道:“是祖师爷吗?一定是的,这件事儿我得赶紧回去禀报师傅他老人家!他老人家一定会高兴的!”说着黑衣人也化作一道风影迅速隐去了,但是如果有明眼人在场就可以看出,他的速度要比我慢了不止一倍,但在普通的人眼中,却看不出什么分别。

    ……………………

    孟青青心急如焚,好死不死的是,每天都开水充盈的茶室今天居然一壶开水都没有!孟青青无从猜测这不是不是父亲为了拖延时间故意安排的,但没办法,不管怎样,依然要烧水。

    等水烧开了,孟青青也顾不得什么茶道,第一泡第二泡的,直接拿了两个杯子随便抓了点儿茶叶扔了进去,倒上水就端了上去。

    当她看到书房中只有父亲一个人时,不由得一愣,问道:“爸,刘磊呢?”

    “你说的是你的同学吧?他走了。”孟川面无表情的说道。

    “走了?为什么走了?”孟青青有些疑惑,但忽然有些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惊呼道:“是你把他赶走的对不对!”

    孟川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他不适合你。”

    “爸,你不是说要帮我么?怎么出尔反尔?”孟青青急道。

    “这不是出尔反尔,因为我觉得他不会成为你的依靠,而且他也不只你一个女朋友吧?我可不希望他将来用我孟家的钱养别的女人!”孟川平静地

    说到。

    “你怎么知道他不能自己赚钱?”孟青青道:“他现在就能自己赚钱了!”

    “他是能赚钱,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不是太笨的人都能赚来钱,但是赚钱的多少却有很大的分别!他能给你提供优越的生活么?就拿你这一身衣服来说,换作工薪家庭,那可是一年的收入都不止,能允许你这么挥霍么!”孟川说道。

    “可是我们家不是有钱么……”孟青青嘀咕道。

    “我们家是有钱,如果他将来拿这些钱来养活你,我非常乐意,但我无法容忍他用我的钱养别的女人!”孟川哼道:“不要说了,我一会儿就跟你爷爷联系,找个时间和他说的那个世家公子见见面!”

    “啪”孟青青手中的茶盘掉在了地

    上,特种材料制造的茶杯掉在地

    上没有丝毫的损坏,茶水却洒了一地。开水溅在孟青青的腿上,孟青青却没有感觉。

    “我不要!你们凭什么左右我的爱情!”孟青青失声道。

    “凭我是你父亲。”孟川合上了桌上的书说道。

    然后孟川就站起身来就走出了书房,不理身后的孟青青,径直来到茶室,自己泡了杯茶,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孟如松老爷子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