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城市一座大厦的顶楼,一间密室里。

    “小东,你说的是真的么?他的速度比你还快?”一个老人有些激动的说道。老者的脸上虽然布满了皱纹,但是精神却很矍铄,如果不知道,谁会认为他今年已经九十岁了呢?

    “师父,千真万确,他的速度真的很快,以至于我连他的相貌都没有看清!”这个叫小东的人,正是u市树林里的黑衣人。

    “难道真的是师父他老人家么?整整七十六年了,我盼星星,盼月亮,就想再见师父他老人家一面,没想到这个愿望一直不能实现!他老人家走的时候就告诉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这次真的是他回来了么?是了,一定是的,他一定听说我们飞燕门有难,回来助我们来了!”老者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走到边上的一间密室里,然后对着面前的一张香案跪拜了下去……

    如果我当时在场的话一定会十分的惊讶,因为香案上供着的是一个人的画像,而那个人,居然***是焦牙子这个老不死的!

    ……………………

    “刘老头,我是老孟啊!”刘振海正在看报纸,忽然听到刘副官叫自己,说有个重要的电话,刘振海接起电话,听到那边居然是孟如松的声音。

    “哈哈!手下败将啊,不对,应该是我孙子的手下败将,你找我有什么事儿?是不是又皮痒想我的孙子了?”刘振海一想起那天孟如松败北的惨样,心中就无比的舒畅,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以前自己总是输给他。现在这个老家伙连自己的孙子都打不过了,真是爽啊!用比较时尚地

    一句话说那就是:做爷爷其实挺好的!

    “咳咳!老不死的,你跟我装什么?你孙子能打赢我,这我承认,可是你那斤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我打,我未必会输!”孟如松不屑一顾道。

    “你个孟老王八,你说什么呢!不服你就过来!正好我前天刚悟出一个狠招,看我不打得你满地

    找牙!哦,对了。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应该没有牙齿了吧?早都掉光了吧?哈哈哈!”刘振海揶揄道。

    “你放屁!我的牙好着呢,昨天还啃骨头来的。”孟如松怒道。

    “哦,啃骨头好,我家那小狗也啃着呢!”刘振海不依不饶道。

    “哼!”孟如松觉得论口才,自己不是刘振海的对手,于是转移话题道:“我想你那孙子到是事实。不过不是找他比武,是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件事儿!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事儿?”刘振海一愣:“你能不能不打哑谜?”

    “就是两个孩子的亲事啊,我孙女和你那个便宜孙子。”孟如松解释道。

    “便宜孙子?滚蛋!那是我大哥的孙子,我是他二爷爷!贼亲,比你那孙女都亲!”刘振海现在觉得刘家好不容易有个牛逼的后辈了,怎么能让人说三道四呢,再说本来就是亲地

    么,而且是亲上加亲!

    孟如松心想,你和他当然比和我孙女亲。你和我孙女根本就没关系,真是个老糊涂!不过他可不想重新挑起舌战,他还有正事要说:“刘老头,你不会不认账吧?负债子偿。子偿不了孙子继续!”

    这时候,刘振海的心里就开始飞速的盘算起来,他孟家的家业并不比自己家的小,而他的孙女又是唯一的继承人,如果娶了他孙女,那孟家地

    产业岂不是也成了陪嫁了?虽然他孙女现在还是孟氏企业的继承人,但那也是暂时的,到时候有了孩子,孩子可是姓刘啊!那孟家的产业迟早也会姓刘,这买卖。只赚不赔啊!不过刘振海这么大岁数了,也不是贪心的人,他首先想到的是我会不会同意。于是对孟如松说道:“这件事儿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我的孙子不知道会不会同意,我得先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还征求什么啊,我们那时候不都是长辈做主么,我可告诉你,我那个孙女可是国色天香,追求的人海了去了,听说还有一个小男朋友呢,你要是下手晚了,她没准儿跟那个男朋友私奔了!”孟如松今天接到了孟川地

    电话,知道孟青青居然自己找了个男朋友,顿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所以才火急火燎的想要把亲事敲定下来。

    “男朋友?你那孙女不会是个残花拜柳吧?”刘振海听后不以为然地

    说道。

    “不会,不会,我们家教很严的,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地

    ,但是现在没有,以后可不好说了,所以这事儿得抓紧阿!”孟如松还真捏了一把汗,也不知道自己的孙女和那个男朋友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两人如果真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到时候刘家如果挑理,要退亲那可就丢人了!

    “是么,那我给我那个孙子打个电话,等下再打给你!”刘振海觉得这婚事也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也就答应了下来,忽然他又想到了什么,对孟如松说道:“我孙子和我孙女的事情你知道吧?你那个孙女嫁过来,也只能做小!”

    “等等,凭什么我们做小阿?你个刘老头你讲不讲理了?你孙女就能做大,我孙女就得做小,这是什么道理啊?我们孟家就低你一等啊?”孟如松听后立刻不愿意了。

    “那你不嫁拉倒!我还嫌做媒麻烦呢,弄不好我那孙子再和我产生隔阂,我就得不偿失了!”刘振海拿起把来。

    “别的,别的,平妻怎么样?老刘,咱俩也是老朋友了,你看……”孟如松见刘振海要挂电话,有点儿急了。

    “好吧,不过这事儿最终怎么样还是我那孙子说的算,我最多给点儿建议!”刘振海觉得今天自己都要爽歪了,孟如松何时低过头阿!可怜天下父母心,应该是爷爷心!“那好,我等你电话啊,这事儿得抓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