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听到孟川那句要把孟青青嫁给别人的话,我就知道离我和他再次见面的时间不远了,但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快,我刚瞬移回到住地

    ,就接到了刘振海的电话。

    “二爷爷,找我什么事儿?”不用猜,我都可以肯定,绝对和孟青青有关。

    “孙子阿,是这样的,老孟那个老头刚才又和我提到你了!”刘振海说道。

    “孟爷爷?他提我干什么?难道想找我比武?”我明知故问的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你孟爷爷不是有个孙女么,上次和你说了,想要许配给你,他那个孙女我看过了,长得很水灵的一个小姑娘,眼睛大大的,头发长长的……”刘振海也想促成这门亲事,于是开始信口胡诌起来。

    孟青青?头发长长的?貌似是短头发吧?是不是搞错人了?

    “等等,他孙女叫什么?”我现在不是很确定孟如松是不是只有孟青青一个孙女了。

    “叫孟青青,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刘振海不知道我早就认识孟青青,而且还发生了某些不为外人道也的关系。

    那就没错了!吓了我一跳,估计刘振海看到的是几年前的孟青青也说不定。

    “没事儿,二爷爷,您觉得可以的话,那我没什么意见。”我强忍着笑意无所谓的说道。

    “哦?那好吧,那爷爷给你安排!你等我电话吧!”刘振海本以为我会拒绝,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搞定了,刚才准备的一大堆说辞都没用上,白浪费了好几亿脑细胞措辞了。刘振海不甘心,又拿起已经挂断了的电话,对着里面把刚才编排好的大道理对着“电话蜂音”说了一遍,这才爽快无比的拨通了孟如松地

    电话:“老不死的,这事儿有点儿难度啊!”

    “刘老头,你别吓唬我,到底怎么回事儿?”孟如松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吓了一跳。

    “现在的年轻人都讲求自由恋爱,和咱们那个年代不太一样了,不过我好说歹说的,我孙子终于同意和你孙女见面了!”刘振海故意为难的说道。

    孟如松心道。到我家提亲的都排队到太平洋去了,要不是看上你那孙子功夫好,一表人才,我还不想把孙女嫁过去呢!

    “刘老头,这么说刘磊同意了?”孟如松终于松了一口气:“那什么时候见面?”

    “见面啊,不急,不急。这事儿咱们从长计议吧!”刘振海确实不着急,他有什么可急的。

    “怎么不急阿,很急,这样吧,我看就明天吧,你一会儿就飞到u市来……算了,我去松江找你,你这老头是个老蘑菇,墨迹。”孟如松故意说道。

    刘振海明知道这是孟如松的激将法。但他还就是吃这一套,刘振海是个军阀出身,最讨厌别人说他墨迹,军人都是雷厉风行的。所以如此诬蔑刘振海,刘振海自然不干!

    “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坐飞机上u市拆了你地

    老骨头!”刘振海气急败坏的说道。

    “嘿嘿,好啊,告诉我时间,我去机场接你!”孟如松奸诈的笑道。

    挂断了电话,刘振海就找来刘副官,让他安排去订机票,准备第一时间赶到u市去。

    ……………………

    “刘磊,你跑到哪里去了?”刚挂断刘振海的电话。孟青青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你爸将我撵出去了,我怎么好厚着脸皮继续呆下去?”我苦笑道。

    “这不是厚不厚脸皮的问题!现在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明天我爸和我爷爷就要带我和那个纨绔子弟相亲去了!”孟青青急急地

    说道。

    纨绔子弟?我像么?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你给我打电话。要我怎么做?”我问道。

    “你现在还在u市吧?你找一家宾馆先住下,然后等我电话,明天我去相亲,你到时候就去破坏我相亲!”孟青青吩咐道。她显然还没想到我能这么快的离开u市。

    “破坏相亲?”听起来很有意思,我问道:“不过我怎么破坏呢?你以为我去了,能改变你父亲和你爷爷的注意么?”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了呢,你并不需要改变他们的注意,你只要让那个纨绔子弟改变主意就行了!”孟青青埋怨道。

    “让他改变主意?他怎么会听我的?”我有些好笑,让我自己说服自己?

    “真不知道说你什么了,你就和他说,咱们两个已经……已经有亲密关系了!”孟青青一着急,也顾不得许多了,脱口而出道。

    “哦,我明白了,我就和他说咱俩已经‘做’了很多次了,让他认为你是个残花拜柳,自然就对你没什么兴趣了!”我明白的点了点头。

    “谁是残花拜柳?刘磊你什么意思!”孟青青有些气愤,但她要表达的确实又是这个意思,所以也不好发作,只得忍了。

    “嘿嘿,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保证你永远都是我刘磊的老婆,不会落入别人的手里。”我对即将成为地

    事实保证道。

    “嗯……”孟青青听后微微的有些感动:“好了,明天我给你打电话,告诉你相亲的地

    点!”

    “好的,你放心,我肯定会去地。”说完,我挂了电话。

    孟川,明天你也回去吧?到时候你会是什么表情呢?想想都觉得好笑啊!

    而此刻,孟川边得意,边叹息,今天见到的年轻人到是不错,只是太死心眼了,不明白金钱的重要性,看来还是太年轻了!孟川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没有金钱基础的爱情,不论多么的至死不渝,随着岁月的蹉,都会变得艰难而苍白。这是孟川始终坚信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