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海赶到u市已经是当天晚上,他可没有我瞬间移动的能力。而孟如松和孟川亲自来到机场迎接,孟川恭敬的说道:“刘伯伯,您一路辛苦了!”

    刘振海摆了摆手,看了孟川一眼道:“小娃子长这么大了都!好好。”

    孟川笑了笑道:“是啊,就连我的女儿都要嫁人了,刘伯伯,我也是中年的人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是啊,不服老不行了,老孟,赶紧找个地

    方休息一下,这飞机坐得我真不舒服啊!”刘振海这一代的人对飞机不怎么习惯。

    “刘老头,今天你就住我那儿,晚上咱俩再切磋切磋!”孟如松对上次的事情是中耿耿于怀,认为我能打过他,但刘振海却未必,所以一直咽不下这口气,总想找机会真正的比试一下。

    “好啊,谁怕谁啊!”刘振海也是这般想法,他见孟如松总是不服,自然想要教训他。

    ………………………………

    “小姐,您要干什么?你这么做很危险,如果喜欢攀岩,我想老爷会带你去专门的地

    方的。”孟家管家的声音在孟青青的身下响起,把她吓了一跳。

    此刻孟青青的人正在半空中,顺着一条床单和窗帘制成的简易绳索从三楼的窗户向下攀岩,刚迈出一只脚,就听到了管家的声音。

    孟川为了防止孟青青临时逃婚,出门前就把她反锁在了三楼的一间卧室里,而孟青青本来还没有此意,被孟川这么一锁,反而激起了她逃跑的**,只是刚行动,就宣告失败了。

    孟青青被管家客气的请回了房间,这回管家干脆不走了,就在房间里看着她。弄得孟青青心烦不已,气道:“你还知道我是小姐啊,有你这么对待小姐的么!你在限制我的自由!”

    “对不起,小姐,我也是遵从老爷的安排,并不是有意为难你。”管家平淡的说道。

    孟青青也知道现在家里是孟川说的算,这些佣人表面对她很尊敬,其实还是都听从孟川的调遣,自己根本不能指挥他们。

    孟青青见自己逃跑没有任何希望了,也就放弃了,她现在只希望我明天的破坏计划能够凑效,让对方解除婚约。

    当天晚上,刘振海就不停的给我打电话,催促我赶紧到u市来,其实此时我人已返回了u市,正在商业街闲逛,明天怎么说也是去相亲不是,我当然要买几套庄重点儿的衣服,然后顺便买点什么见面礼。

    我和孟青青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给他买过什么像样的礼物,我虽然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过据说女孩子天生就对金银首饰宝石钻戒感兴趣,所以我准备给她买一只戒指。送女孩子戒指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我微微一笑,信步走进了u市最大的百货信恒商贸。百货的一层一般都是珠宝店和化妆品的专柜,这里也不例外。

    我最先去的是曙光集团旗下的连锁珠宝行,可是很可惜,并没有什么我看得上眼的戒指。我又在其他的几家比较着名的金店转了转,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u市是个乡土气息很浓中的小城市,想来这些公司的侧重点并不是这里,虽然这里有着名的富豪别墅区,但这些富豪有几个会在这里消费呢?我不禁有些失望,又转回了曙光集团的专柜。

    “请问,这里还有其他比较着名的珠宝店么?”我有些不甘心的对一个营业员问道。

    正所谓同行是冤家,一般人如果这么问的话肯定会引来营业员的不满,但是她刚才已经看到了我的曙光珠宝的贵宾卡,所以态度自然不同:“先生,u市的珠宝店都在信恒商厦里面。”

    我听后不禁有些失望,不过那个营业员随即继续说道:“不过在前面的信恒北路有一家收藏品公司,虽然不是专卖珠宝的,但是里面也涉及一些,而且那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价值昂贵的珍稀物品!”

    收藏品公司?我听后不禁眼前一亮,这可是个好地

    方啊,或许里面正有我想要的东西。

    我谢过这位热心的营业员,然后向她说的方向寻去。

    ………………………………

    而同一个时候,几个人正在孟家的那片别墅区的一座小房子里,房子外面有个小小的铜牌,上面赫然写着:新湾别墅区保安监控室。

    “师兄……”几个人中的一个刚一开口,就被那个被称为师兄的人瞪了一眼。这个人才反应过来,现在这个社会里,师兄哦那个这个称呼非常的怪异,恐怕会引起什么有心人的注意。

    “东哥,”这个人立刻改口道:“我们都看了三盘录像了,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线索阿?”

    “着什么急,慢慢看。”东哥平淡的说道,其实他的心里都要气炸了,还富豪住宅区呢,这里的保安怎么都这么没素质,昨天的监控录像今天就找不到了,还要这些人一盘一盘的检查。

    那个正在放录像的保安队长也是满头大汗,刚才这伙人进来后就掏出一本证件,称是警察局的,要调查一件案子,需要看昨天小区的监控录像,昨天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录像带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他们几个保安喝完酒,就把录像带抽出来随手扔在备案的柜子里了,现在和那些不至年月的带子混在一起,找起来十分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