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电视里传来一阵咿咿呀呀的呻吟声,原来这保安队长放进去的带子居然是一盘黄色录像!

    “对不起,对不起!”保安队长连忙尴尬的退出带子,有些不好意思地

    说道:“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兔崽子放这里的,同志,我就把这个交给你们销毁吧。”

    东哥铁青着脸接过带子,随手扔在地

    上踩了两脚,录像带变得粉碎。保安队长有些心疼的看着变成了废塑料的录像带,这可是他的珍藏啊,他的心在流血,以后寂寞的值班生活克怎么度过啊!

    经过漫长的寻找,终于发现了昨天的录像,录像不是十分清晰,但因为孟家是这里的大户,他的家门附近自然摄像头比别的地

    方多,所以还是拍下了我向小树林走去的那段录像。

    “定格!”东哥叫道。保安连忙按下了暂停。

    “时间上刚好吻合。”东哥对身边两个一起来的人点了点头,然后对保安队长说道:“这盘录像带我们准备带走,没有什么问题吧?”

    “没有……没有……”保安队长连忙摇头。

    几人走出了保安室,其中一个人才说道:“大师兄,这个人似乎不是师父口中的人啊?看起来很年轻啊?”

    “是不是有师父说了算,我们不要妄加议论,没准儿师爷神功盖世,返老还童也说不定。”东哥这时候恢复了大师兄的口气。

    “对了,大师兄,你刚才给那个保安看的警官证是哪里来的啊?你什么时候成了警察了?”另一个师弟有些疑惑的问道。

    东哥听后嘿嘿一笑,从口袋中摸出一本证件递给了那个师弟道:“送给你了。”

    “给我了?”那师弟接过那本证件后不由得一愣,上面赫然写着:“处男证”三个字!

    “是啊。来地

    时候花了两块钱随便在地

    摊上买的。”东哥笑道。

    “那个保安队长没看出来?”师弟有些惊讶。

    “我就晃了一下,他上哪儿看去阿!估计他也不认识字!”东哥道。

    “这样也行啊!”师弟随手把那本证件扔进了垃圾箱道:“我有女朋友了,不需要这个证。”

    小区的保安虽然文化素质不高,但是毕竟要对业户负责的,刚才保安队长见到这几个“警察”要找的人是从孟家别墅走出来的,自然有义务去通知一下孟家。

    孟川听了保安队长的汇报,疑惑的看了孟老爷子的一眼道:“是您派人来调查青青的那个男朋友地?”

    “我调查他做什么!”孟如松直接否定了。

    孟川也觉得父亲没必要去调查这么个小人物,就是随口那么一问。不过此刻他也没当回事儿,因为这时候的我还与他孟家没什么关系。

    ……………………

    我按照那位服务员所说的地

    址,来到了一间古色古香的二层楼面前。门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四个字——飞燕收藏。

    “先生,欢迎光临。”一个服务小姐机械的对我问候道。

    我对她点了点头道:“你们这里有珠宝卖么?”

    服务小姐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才用那种慵懒的语气说道:“买珠宝地

    话去那边的新恒商厦吧。”显然她不认为我会在这个店里买什么。

    收藏品公司和一般的商场不一样,这里面的东西很多都是稀有品,甚至古董!一件普通的东西都价值不菲。服务小姐看到我的样子不过二十岁上下,而且穿着很随意,根本不像个有钱人的样子。又听到我来买珠宝。想当然的认为我来错了地

    方了。

    因为很多收藏爱好者都不会来这里指定要买什么东西,而是先看好了东西再询问。

    我一笑也没发怒,我也知道很多收藏品店的店员都有这样地

    脾气,不过也难怪,如果他们每天都应付那些莫名其妙的顾客,那不得累死!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人正好从楼梯上面下来,看到我后,目光在我身上来回扫视了两圈,不由得微微一愣。然后客气的说道:“先生,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么?”

    刚才那个服务员很奇怪,一向很高傲地

    老板今天对这个普通人怎么这么客气呢?她认不出我身上的衣服,但是袁刚也就是中年老板却认识

    上的衣服虽然看似普通,但上面的扣子以及袖子上面不普通,袁刚很清楚这种扣子以及金线代表着什么,这个扣子上面的徽章代表着欧洲某国家的皇室贵族专用的标志,而那些金线却更不寻常,只有世界着名的服装设计师xxxx才在自己的手工作品上绣上这种金线,千金难求,没想到却在这里见到了。

    袁刚没有多问什么就直接说道:“先生,我们到二楼去谈吧。”

    我并不清楚这个老板为什么对我这么客气,我还以为是他地

    服务态度就是这样。对谁都一样的。

    我点了点头,边走边对他说道:“请问你这里有什么比较珍贵的戒指么?”

    “戒指?不知道先生是做什么用途,是收藏还是用来送人?”袁刚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认为我这个身份地

    人不会去买戒指收藏,那么很可能就是临时要送人了。

    “是送人,算是订婚戒指吧。”我说道。

    “原来是这样,代表爱情的戒指我们这里现在只有一枚,但是却非常的珍贵,摆在这里已经有两年多了,有人问,但却对他的价钱……”袁刚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先生,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突出一下戒指的珍稀。”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先说说你的开价吧,呵呵,如果不合适,你也就不用拿出来了。”

    袁刚暗道一声爽快,其他的人就算不买,也要充大头拿出来看一看,没想到眼前这位不看货直接问价钱。

    “六亿……”袁刚犹豫了一下说道。

    —

    “六亿?是有点儿贵,拿出来我看看。”六亿对我来说只是个数字,我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

    有点儿贵?袁刚一惊,这人口气也太大了,这个价钱居然仅仅是“有点儿贵”!

    “您稍等一下。”这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二楼的贵宾室,贵宾室的门口站着四个黑衣男人,想来是负责这里安全的。

    袁刚转身走出了贵宾室,我则坐在里面等候,不一会,袁刚就拿着一个黑色的木盒,从盒子的质地

    看就十分的好。

    “这就是十八世纪英国着名的一枚戒指——爱情之心,由当时的着名珠宝大师霍德华打造,十八世纪末被辗转晋献给了慈禧太后,但后期又落入了英国的某位收藏家之手,一直到两年前,我们公司才从特殊的渠道得到……”袁刚有些隐晦的说道。

    我自然不管他从什么渠道弄来的,我直接被盒子里的一枚戒指给迷住了,虽然戒指是用黄金打造的,但却丝毫没有一丝庸俗之气,尤其是上面的淡蓝色的宝石,更是散发出特殊的光芒。

    我小心的将戒指拿在手里,戒指的内侧用细小的英文刻着loveforever的字样,还有霍德华~.华夏古时的传世之宝夜明珠有异曲同工的效果,可以在黑暗中自然的发出光芒。

    “我要了。”我没有多说什么,这样的礼物我想孟青青一定会喜爱。我递上了自己的银行卡给袁刚。

    袁刚有些错讹,这就买了?连价钱都不还?不过他早就看出我身份的特别,所以也什么特别的反应,接过我的银行卡就去办手续了。

    不一会儿,袁刚就回来将我的银行卡和消费的收据以及一张贵宾卡递到了我的手中,我随意看了一下,就塞到了口袋里,对袁刚笑了笑道:“我很喜欢你们这里,有空我还回来。”

    “欢迎,欢迎。”袁刚笑着将我送了出去,然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枚爱情之心本来是英国一位收藏家的私有珍藏品,但是再一次展览中被飞燕门用某种手段弄到了手,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那个收藏家得知了以后,已经派人来华夏索取这枚戒指了,而袁刚自然想尽快的脱手,他本来准备我如果和他还价,要是不太离谱他都会同意,但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

    我自然不知道这中间暗藏的猫腻,如果知道了肯定不会让他这么轻松的得逞,虽然我不怕有人来找我,也不在乎这个戒指,但是这家伙居然敢糊弄重生人士,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得罪了重生人士还依然潇洒快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