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磊,你在哪里?我爷爷要带我去昆仑山咖啡店相亲,今天九点半,那里没有包厢,都是卡座,你去了就能看到我了,你一定要准时出现啊!”孟青青焦急的声音说道。忽然听到她那边有人喊道:“小姐,你在洗手间里没事儿吧?很长时间了?”

    “我没事儿,你们忙去吧,今天相亲,我自然要好好地

    打扮一下了!”孟青青对着洗手间的门外说道。

    “好了刘磊,我趁在洗手间的功夫给你打个电话,我爸现在都在监视我,不说了,你千万要来!”

    “好了,青青,你还信不过我么,我这个人说话一向讲信用。”我心想,今天是我相亲,我自然要去了!其实昨天晚上我的二爷爷刘振海就已经告诉我了明天相亲的时间和地

    点。

    孟青青挂断了电话,得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打扮,本来梳得整齐的短发现在变成了凌乱刺猬头,上面还喷上了蓝色,浓重的青色眼影,大大地

    耳环,整个一个小太妹的打扮。孟青青冷笑了一声,这回看看那个什么纨绔子弟还能不能看上我了!

    守在洗手间门外的孟川看到走出来的孟青青吓了一跳道:“青青,你这是什么打扮,快去洗掉!”

    “洗什么?我觉得很好看啊!再说了,如果重新化妆时间根本就来不及了!”孟青青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时间她可是掐好了的。

    孟川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候刘振海和孟如松正好走过来,孟川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们说道:“刘伯伯,父亲,不好意思。青青她……”

    “这孩子!怎么这么任性!”孟如松的脸面上有些挂不住了,毕竟老亲家就在身旁,让他看到孙女这个样子,实在有点儿太不礼貌了。

    “哈?不错,不错!”刘振海突然说道:“我那个孙子还就喜欢比较有个性地

    女孩子,一般人他还看不上眼呢!”

    “啊?是么?”孟川这回终于松了口气,既然人家亲家爷爷都不说什么,自己还担心什么,于是说道:“是啊,青青这孩子。很乖很个性。”

    很乖?刘振海倒是没看出来,他从一开始就看出孟青青反对这门亲事,但是他对自己的孙子也就是我有信心,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之所去咖啡店,是因为现在还没有到用餐的时间,在这里不但可以谈事情,还有早茶供应。

    孟家出门自然有专车。孟青青和孟川乘坐一辆劳斯莱斯silvseraph,而刘振海和孟如松则是坐在一辆豪华的保姆车里跟在后面。

    昆仑山咖啡店平时光顾的富人不少,但是一下子来了一辆劳斯莱斯的“银色天使”还是让门口的保安愣了半天,大堂经理这时候也迎出来了,他认识这是孟川的座驾,连忙亲自过来为他打开车门。

    孟川一行人还是来早了一些,现在才九点十分,刘振海看了看时间,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此刻我还在附近的一家宾馆里看着报纸,接到电话后才匆匆的换上衣服。

    大堂经理把孟川等人带到了光线最好地

    一个位置,然后恭敬的退下了。孟青青心中却开始着急起来,一个劲儿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心中默念阿弥陀佛,却不见我进来。

    等了半天,孟青青焦急不堪,借了个上厕所的理由来到洗手间,她不敢给我打电话,因为孟川为了防止她逃跑,特意安排了一个女佣人和她一起去了洗手间,并侯在门外。

    孟青青拿出手机,快速的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质问我为什么还没来。再不来她就要和别人相亲了!

    我回复她正在路上,马上就到。孟青青这才安下心来,回到座位上。

    正好九点半中。我出现在了昆仑山咖啡店的门口,我没有迟到地

    习惯,但也没有早来的习惯。

    “先生,请问几位?”我是徒步来的,自然没有孟川那样大堂经理亲自迎接的待遇,不过迎宾员还是礼貌的问我道。

    “我来找人。”我环视了一下大厅,就看到了刘振海和孟如松他们。然后快步向他们走了过去。

    孟青青见到我后,自是面露喜色。孟川的脸色可就有点儿

    ,他怎么也没想到孟青青居然会把我给叫来。

    此刻孟川因为生气地

    缘故,也就忽略了坐在一旁的孟如松和刘振海那含笑着看我的目光。孟川瞪了我一眼,有些气愤的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孟青青见我来了,心里也有底了,站起身来,跑到我地

    身旁,然后小鸟依人的靠在了我怀里,挽住我的手臂,亲昵的看着我,对孟如松说道:“爷爷,这是我地

    男朋友刘磊。”

    这回轮到孟如松和刘振海诧异了,两个老头都惊得张大了嘴巴,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说不出来。

    孟青青以为爷爷是生气了,脖子一梗说道:“爷爷,恋爱自由,你不能干涉我!”

    “恋爱自由?好,好,好,爷爷不干涉了……”孟如松眼珠子都要掉了,这究竟是唱得哪一出啊?

    孟青青见爷爷连说了三个好字,还以为爷爷气坏了,不过事已至此,她也顾不得许多了。

    我看着孟青青的奇怪打扮,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却很喜欢,我身边的女人都是那种比较淑女的大家闺秀或者比较恬静的小家碧玉,还没有敢打扮成这样的呢。此刻的孟青青身上带着一种淘气的野性美,让人着迷。

    “青青,你今天很美。”我笑着对孟青青说道。

    —

    “是吗?”孟青青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红着脸扭捏地

    说道。

    刘振海听到我说的话后,得意的看了孟如松一眼,那眼神地

    意思是,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我说我孙子肯定喜欢你孙女的打扮!

    但是一旁的孟川就要气得七窍生烟了,见我和孟青青居然在这里打情骂俏起来,当他是不存在了,这下可怒了:“小子,你到底来干什么,不知道青青今天是要相亲的么?”

    “知道啊,就是因为知道我才来的,我这不是来和青青相亲来了么!”我此话一出,包括孟如松和刘振海都笑了,他们两个都是老人精了,此刻也看出我和孟川之间绝对有什么事情,所以也就饶有兴趣的看着事态发展。

    “你!”孟川听我这么说,更加生气,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女儿一眼,心中暗叹,真是女大不中留。

    “岳父大人,您也别生气,”我笑呵呵的说道。

    “谁是你岳父?”孟川哼道。

    “现在不是,一会儿不就是了么!”我一语双关的说道,一会儿我要是以刘振海孙子的身份和孟川说话,他自然就是我岳父了。

    “哼!你想都别想了,青青已经许了别人了!”孟川说道。

    “别人?”我哭笑不得,难道他是说除了我之外的人?显然不是。只是孟川不知道我的身份罢了。我继续大言不惭地

    说道“岳父……哦,那个孟伯父,你也看出来了,我和你家青青已经发生了那一层关系了,她也是我的女人了,我自然不会允许她嫁给别人的。”

    孟青青听我这么一说,脸上红得都要透了,不过还是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光,因为这正是她想要达到的结果。

    孟川听我这么说完,脸都要绿了,气得指着孟青青骂道:“你这个不知羞耻的东西!家里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孟川的脸上。孟川愕然的看着自己家的老爷子,他打自己干什么?难道是自己教女无方?

    待孟川正要询问,就听孟如松喝斥道:“你才把家里的脸都丢光了,当着亲家的面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是,父亲。我错了。”孟川从小就不敢忤逆孟如松的意思,不然也不能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了。此刻孟川低下头去,像个做错了事的乖孩子一样站在那里,等着孟如松继续训斥。

    “好了好了,骂两句就得了。也是这小子不对,不声不响的就把你孙女给那个啥了!”刘振海对孟如松摆了摆手说道。

    孟川听到刘振海如此说,还以为他在说风凉话来取笑自己,不禁羞愧交加,恨不得找个地

    缝钻进去。不过接下来孟如松的话却让孟川犹如在云里雾里般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