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年轻么,你以为还像咱们那个年代那么保守?感情好了发生点什么也是正常的。”孟如松说道。

    “啊?”孟川听到父亲的话怎么那么糊涂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父亲喜欢上了面前这小子了?

    “好了好了,孟川,你和小刘要是有什么话要说,回家再去说吧,现在咱们亲也相完了,早点回家吧,你看两个孩子如胶似漆的,不如早点儿让他们入洞房吧。”孟如松笑道。

    “相完了?刘伯伯,您的孙子不是还没来呢么?”孟川有些摸不着头脑。

    孟如松刚才听到孟青青对我的称呼,就知道这事儿巧了!孙女找的男朋友居然就是刘振海的孙子,看来他还是多此一举了!当他看到孟川和我的对话,就知道孟川还不知道我的另一层身份,不过他和刘振海都等着看好戏呢,所以也不说破,就看着我在这儿糊弄孟川。

    “是啊,相完了。我说孟川,你是不是眼睛瞎了?人在这里站着呢你就愣没看见?”孟如松骂道:“人家岳父都叫了,你也没啥反应。”

    “岳父?”孟川一愣,随即看向一旁的我,大脑飞速的运转起来。

    “来吧,孟川,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就是我孙子刘磊,不过看似你们好像认识,就不多介绍了。”刘振海指着我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孟川刚才就觉得不对劲了,听到刘振海肯定的说出了我的身分,真是又惊又怒。敢情是这一大帮人就他蒙在鼓里,那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是跟耍猴似的?

    “不好意思啊,孟伯父。我不是有意要隐瞒你,其实我也是昨天刚刚知道地

    ,我二爷爷要给我相亲。”我信口胡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说嘛,要不青青早知道的话也不能这么紧张!”孟川下意识的就相信了我说辞。只有孟如松和刘振海微微摇了摇头,我和他们可是早就认识了,他们不相信我会不知道孟青青就是孟如松的孙女。

    孟青青却狠狠地

    剜了我一眼,小拳头砸在了我的胸口道:“死刘磊,臭刘磊,你既然昨天就知道了。怎么不对我说呢,害得我出丑!”

    “你怎么出丑了?”我故意问道。

    “讨厌阿!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和你……和你有关系……那我以后可怎么做人阿!”孟青青不满的害羞道。

    “咦?奇怪了,这不是你让我说的么?”我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孟青青羞得有些无地

    自容,而孟如松和刘振海则是一脸坏笑的看着我们二人。包括孟川此刻也是一种很玩味地

    表情,他不知道现在该高兴还是其他什么,我成了他的女婿,但是他却因此很丢面子。联想到我的另一层身份,知道并不比孟家差,他现在奇怪,为什么之前调查没有看到呢?孟川暗骂那几个调查的人是饭桶!

    其实也真怨不得他们,我表面的能挖掘出来的身份很简单,我和刘振海的关系也是今年才确定地

    ,而且并没有对外公开,所以别人调查不到也是正常的。

    “好了孟川,你不要说孩子们了。你自己也有毛病!这事儿你怎么不事先和我说一声?现在搞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你咎由自取?”孟如松骂道。

    川心里那个冤枉啊,他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本来他是好心想帮一下自己的女儿。但是发现我有其他的女朋友之后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他之所以没告诉老爷子,还不是怕他生气么,唉,这年头,不听话的都是好样的,就自己这种逆来顺受的最不是人!

    “怎么的,你还觉得冤枉是不是?”孟如松看出孟川表情不自然,继续骂道:“我怎么生出你这个儿子呢,你看看人家老刘的孙子。比你强多了!”

    孟川彻底无语了,看来当晚辈还真不能太听话了,于是也大着胆子辩解道:“父亲。我也是为了青青好才这么做地

    ,我想我的爱情已经在您的手中断送了,我本不想让青青走我的老路,但是当时我调查出这小子……就是我地

    女婿他外面还有女人,我就一气之下和他闹翻了!”

    “啪!”又是一个大巴掌扇在了孟川的脸上,孟如松见到孟川还敢狡辩,顿时就怒了:“我断送了你的爱情?你再给我说一遍?我打死你信不信?外面有女人?有女人怎么了?你还好意思说了,你在外面养的那两个骚狐狸当我不知道啊,我告诉你,小兔崽子,现在青青要成亲了,你赶紧把她妈给我接回来!要不我要你好看!到时候你想让我们女方这边变成单亲家庭啊!”

    “是,是川的头上丝丝的冒着冷汗,肚子里却满是苦水,什么跟什么啊,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呢,逆来顺受也不是,辩驳也不是!孟川这回不敢多言了,坐在一旁伪装空气,以免再遭孟如松的毒手。

    “好了,好了,你也别骂他了,唉,你有个儿子就知足吧,想我那儿子儿媳……唉!”刘振海想起了伤心事,摇了摇头。

    我知道刘悦的父母去世的早,刘振海难免会有些感慨。于是说道:“二爷爷,您别这样,我爸爸不是您的侄子么,俗话说,一个侄子半个儿,况且还有我这么优秀地

    孙子,您应该开心才对。”

    “是啊,我还有什么可叹息的,对了,刘磊,这次回去之后,你把你爸和你妈也带到我这里来吧,他们还不知道有我这个叔叔呢吧?”刘振海听我这么说,表情轻松了许多。

    “我和他们提起过了,就是没正式的拜访过。”其实在那次我和刘悦一起回家地

    时候,我爸就知道刘振海的存在了,他还因为刘悦的身世对我大发雷霆,可是最后谁也没想到,我爷爷居然是个养子!

    “好的,正好和他们商量一下你和我孙女还有孟青青的婚事问题,要是可以的话,你们就一起摆订亲宴吧。”刘振海说道。“一起?”我一愣,一次娶俩?这样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