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脚踹开房门,正想将孟青青抱进去,却没想到看到孟川正站在里面!

    我一愣,愕然道:“呃……岳父,不好意思,我走错了房间了……”我嘴上这么说,眼睛却奇怪的看着屋子里的设施,粉色的窗帘,淡黄色的床单,床头还摆着一个大布娃娃,我靠,这孟川不会是有什么怪癣吧?

    “那个……女婿阿,你没走错,这是孟青青的房间,哈哈……那个你也知道,孟青青平时都在我那里住,爷爷家这里的房间不经常来,落了灰,我给你们打扫一下!”孟川前言不搭后语的说道。

    我看着一尘不染的房间心中奇怪,明显这房间很干净的,再说就算不干净也有佣人来打扫,怎么他亲自来了?不过奇怪归奇怪,也没有什么可值得怀疑的。

    “呵呵,这样啊,其实叫佣人来打扫就可以了!这么晚了,岳父大人还是早些休息吧!”我现在可是欲火焚身了,这个孟川还在这里磨磨蹭蹭的不走,我又不好给他撵出去!

    “哎呀,女婿,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呢?怎么这么红阿?是不是青青太沉了?来,快先把她放床上,歇息一下!”孟川无比关心的对我说道。

    我正有火没泻出去呢,脸能不红么!不过我也没办法,谁让他是孟青青的老爹呢,我将孟青青放在了床上,这妮子现在也从刚才的迷情中清醒了过来,见到父亲,连忙把头埋在了被子里。

    “岳父,我没事儿,就是太热了。青青一点儿都不沉,轻得很呢!”我说道。

    “那正好,快喝杯水吧!”孟川连忙把桌子上的一杯水拿了过来递给了我。

    “不麻烦您了,我一会儿自己喝……”我看着孟川德殷勤的样子怎么总觉得不太对劲呢?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快喝了,喝了我也就放心回去睡觉了。”孟川举着杯子说道。

    我现在只盼望着他赶快离开,也不再推托,接过水杯一饮而尽道:“岳父,您也快休息吧!”

    “哦。好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哈哈,哈哈!”孟川忽然露出了愉快无比的神色,迈着欢快地

    步伐走出了房间。??有没有搞错啊,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给我献殷勤?我扫了一眼桌上的水杯,忽然觉得浑身燥热起来……

    孟川边走边乐。嘿嘿,我老孟也马上当姥爷的人了!给你下了那么多的猛药,不怕你搞不出个孙子来!只是难为青青了,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能造出人!

    孟川哼着小曲回房睡觉去了,真是美妙的一天啊,在孟如松那里受的气全部烟消云散了!

    我只觉得浑身的**达到了极点,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即使我以前也有过**,但是却不是这样急不可耐!没理由啊,我的目光又停留在了那杯水上……靠,孟川。你敢坑害老子!

    我现在可以确信我被人下了药了!我连忙运起上次帮苏颖姿泄身时,焦牙子教给我的法门将其化解,可是却像石沉大海一样,丝毫没有效果。

    这似乎根本就不是什么淫毒,而这时孟川也在想:任你武功高强,壮阳药总不能化解吧?这可是高科技地

    结晶啊,提取虎鞭鹿茸等珍稀药材的精华配合科学制法而成!

    “青青,我们……”我说着就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就剩下了一条内裤。

    “等等……我去洗澡……”孟青青临上阵时却又有些退缩了。慌慌忙忙的跑进室内的洗手间,刷牙洗脸。

    “我们一起洗吧。”我强忍着身上的欲火。跟着孟青青的屁股后面跑进了洗手间,从后面一把将孟青青抱住。

    “哎呀,快放开我。讨厌!”孟青青娇呼道:“我在刷牙呢,你看,被你一碰弄得满脸泡泡!”

    “你不是洗澡么,我帮你脱衣服。”说着,我地

    手就在孟青青的身上搜索起来。

    “我……我又不想洗了……”孟青青连忙按住了我的手,其实不是她不想洗,而是不能洗!

    我哪容得孟青青反抗,没等她话说完,小嘴又被我吻上了,孟青青此刻还是满嘴的牙膏泡泡没有吐掉,

    “我还没漱口呐,你要干什么啊!”孟青青呜呜的口齿不清的说道。

    “没事儿,正好一起刷!”我说着,就开始用色手在孟青青的身上摸索,孟青青虽然极力的想制止我这种十分地

    行为,但是她哪里是我的对手,没几下,孟青青的腰带就被我解开了,牛仔裤从身上滑落下去,孟青青此刻也完全放弃了抵抗,双手紧紧地

    抱住我,也管不了嘴中的泡泡了,小舌头和我热烈地

    缠绕在一起。

    我隔着孟青青的内裤,一把按到了她身上最柔软娇嫩的部位,咦?似乎有些不对劲?手感怎么这么差呢?

    我奇怪的又在上面按了两下,弄得孟青青娇喘连连。卫生巾!一个名词在我的脑海中划过,不会这么巧吧?

    “别弄了!弄得人家也好难受的……”孟青青趁我惊讶的时候挣脱了我的嘴巴,然后有些愧疚的说道:“我刚才想洗澡的时候才记起来,我来那个了……”

    我有些哭笑不得,居然是这样!难道孟川那个老家伙没有调查清楚自己女儿地

    生理期么?真是害死我了!

    而孟青青虽然和我做过一次了,但对男女之事也还是一知半解。这时候猛然间感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她的小腹部,孟青青一愣,不自觉地

    想用手去拨开,但是触碰地

    瞬间

    青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她不懂归不懂,但是却不代表着什么她还是清楚的。连忙抽过手来娇骂道:“色狼!”

    我有些无奈,这还不是你老子害得!

    “好了,刘磊。”孟青青看到我的样子还以为我失望了,于是安慰道:“再过几天……嗯,就三天,到时候我就给你好不好?”

    —

    “可是,我现在……”我指了指自己身下的小兄弟说道:“青青,可是我等不了了,再过一会儿,我可就欲火焚身而死了!”

    “哪有那么严重。骗我是无知少女啊,人家刚才也被你弄得不上不下地

    ,现在还不是也忍住了……”孟青青白了我一眼,忽然又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暧昧了,顿时脸上有些发烧。

    “可是我不一样啊,我……我被你爸给下药了!”我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岳父大人。你怪不得我出卖你了!

    “啊?”孟青青一愣道:“他给你下药了?下什么药了?”

    “我也不知道,我喝完他递给我的那杯水,就浑身燥热,下面也硬得不行……”我说着又用下身在孟青青身上摩挲起来。

    “哎呀!我爸爸他怎么能这样呢!”孟青青回想起刚才自己父亲莫名献殷勤的诡异样子,心中不再有怀疑,气得直跺脚。不过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孟青青以前在小说中也看到过类似春药的描写,虽然没亲身体会过,但是却从描写中得知。中了此药的人浑身燥热,必须与人交合才能够解毒。她不知道父亲下的到底是什么药,所以担心的不行,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说道:“刘磊,你要是不嫌脏的话,其实也是可以地

    ,我这去用热水洗一下……”

    我一把将她拉了回来道:“你干什么!傻丫头,每个月的这几天是你们女人最脆弱的日子,那里也极容易被细菌感染,我怎么能为了自己而让你受到伤害呢!”

    “可是你……”孟青青虽然着急,但是心中却充满了甜蜜,原来他真的关心自己啊!从那一次的误会开始,两个人每次见面都是吵吵碰碰的。不知不觉间,孟青青发现自己的心中居然全是这个人地

    影子了。

    但孟青青却认为我之所以接纳她全是因为那次的意外,不得不负这个责任。但是现在听到我话语中的关切。知道我是真心的爱护她,她怎么能不高兴呢。

    但高兴之余,却为我担心起来:“刘磊,你怎么办啊,对了,既然是爸爸下的药,我去找他要解药好了!”孟青青说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冲出房去。

    “回来!”我连忙拉住她,我可不想她和孟川产生什么尴尬,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出来了可能会对父女造成隔阂。

    “干什么,你怎么还笑呢!我都急死了!”孟青青都快急哭了。

    “其实,还有别的办法的,我们不用真的做,也能达到解决问题的目地!”我坏笑着打起了歪主意。

    “那要我怎么做呢?你快说阿,我照做就是了!”孟青青听说有办法解决,立刻听话的站住了身子,她也不想去问父亲这种问题,那该多尴尬阿!

    我抓起了孟青青的小手,将她慢慢放在了我下身的勃起处,孟青青触摸到那里地

    一霎那,浑身打了个激灵,嫩白的肌肤上都泛起了一层淡淡羞红,但是她却没有避开,而是任由我的手抓着她的手放在上面。

    我快速的脱掉内裤,孟青青虽然早已和我**相见过,但此刻却难免还是有些害羞,当她看到我身下那吓人的巨物时,不禁闭上了眼睛,不过这也只是一瞬间的,孟青青怕我生气,连忙又张开了眼睛。

    我拉着孟青青的手,让她轻轻的握住我的下身,开始轻柔地

    移动起来。弄了两下,我就松开了手。

    孟青青冰雪聪明,自然猜出了我的意图,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却也学得有模有样。

    “这样可以么?”孟青青小心的问道,生怕自己地

    动作不对。

    “嗯……”我点了点头,双手不自觉地

    攀上了孟青青傲人的胸脯,孟青青也只是稍稍一顿,就任由我把玩起来。孟青青的胸部不是很大,却很有柔软很有弹性,这让我又想到了一个罪恶的念头,不过这次就算了,我怕孟青青一时半会儿的接受不了。

    渐渐的,孟青青开始熟练起来,女人似乎天生就精通这些事情,不用怎么教,自己就能领悟到其中的奥妙,可以让自己的男人得到最强烈的快感。

    孟青青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手上的力道和速度也渐渐的增加,随着我身体的微微颤抖,我的**也随之喷发而出。

    我轻轻的亲吻着孟青青的脸颊,双手并没有离开的她的胸口:“青青,我爱你。”

    “讨厌啦,弄了我一手!”孟青青甩了甩手上的白色液体,忽然惊讶的说道:“咦?它怎么还是硬的?”

    我也觉察出了下身的不对劲,心中苦笑,孟川的药下的也太猛了吧?真想让我金枪不倒啊!

    “谁知道你爸下的什么药!”我无奈的说道。

    “那……我再帮你弄一次?”孟青青问道。

    “这次我们换一个方式吧?”我试探性的问道。

    “什么方式?”孟青青问道。

    “用这里吧!”我捏了捏孟青青的小胸脯说道。“要死啦,你真是得寸进尺了!”孟青青娇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