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夜,我和孟青青基本都没怎么睡好,我是享受了,却把孟青青累得够呛,开始这丫头还有些扭捏,后来也顾不得许多了,手嘴胸并用,手麻了换嘴,嘴麻了换胸。弄得她是筋疲力尽。

    由于我和孟青青都是习过武的人,所以不睡觉也没有什么影响,第二天精神依然很好。当我们二人来到餐厅,老远就看见孟川神秘兮兮的看着孟青青的肚子,我终于明白这老家伙要干什么了,敢情他是想要抱个外孙,却差点儿把我折腾死!

    孟青青见到父亲的目光,脸上不禁一红,心道,你看我肚子也没用,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儿,肚子里孩子倒是没有,那个东西倒是吃了一肚子!

    “贤婿啊,今天天气不错啊!”孟川容光焕发的对我打招呼道。

    “是啊,中到大暴雨,天气非常好!”孟青青看了一眼外面阴阴的天没好气地

    说道。

    “嘿嘿,是啊是啊。”孟川有些尴尬:“来,我们吃饭,你们的爷爷都已经吃完了,正在练功房练功。”

    经过一夜的**相见,我和孟青青的关系比以前亲密了不少,两个人的默契也渐渐的产生起来。孟青青经常会看着我发笑,而我在她身上的小动作也不间断,孟青青对此不但不反感,而且还乐得享受。

    趁着孟青青不备,孟川小声对我说道:“贤婿,怎么样,昨天是不是生龙活虎?”

    “是啊,差点儿没把你女儿累死!”我没好气地

    说道。

    “嘿嘿,嘿嘿。这种事儿做多了也死不了人……”孟川显然是误会了。

    我也懒得去辩解,这种夫妻间的事情自然不能和别人乱说,即使是岳父也不行。

    吃晚饭,我和孟青青全都受不了孟川那怪异的目光,到练功房和刘振海与孟如松道了声别,借故明天要上学,离开了孟青青爷爷家的宅子。

    孟青青开着她的那辆法拉利,载着我向b市出发。

    “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几个姐姐?”孟青青现在已经决定要跟着我了,所以这些问题就必须要面对了。

    “任何时候都可以。”我笑道。

    “刘磊……我有点儿忐忑,要不就不见了吧。你有时间来陪陪我就好了……”孟青青有些心虚:“我怕她们合起来欺负我……”

    “呵呵,怎么可能呢,你地

    几位姐姐人都是很好的,而且,你和我是我二爷爷亲自牵的媒,谁能说什么!”我拍了拍孟青青的大腿说道。

    “别乱动,人家开车呢。你不想死就老实点儿!”孟青青白了我一眼。

    “死不了,你老公我可是武林高手,不行咱就跳车!”我忽然想到了苏颖姿,不禁有些恍惚。

    (苏颖姿的事情见上部,我承认有些久了,可能有读者想不起来具体事件了,有空大家往前面翻翻,还是很有意思的。)

    忽然,孟青青的脸色一遍。还没等我发问,一辆奥迪tt从后面超了上来,和孟青青的法拉利并排行驶。

    “青青,你回家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咱们可以结伴回去。”一个梳着刺头的小伙子从奥迪tt里伸出脑袋说道。

    “张明,这是高速公路,你这么开车很危险。”孟青青面无表情的说道。

    “咦?你旁边那小子是谁?我怎么没见过!”张明忽然发现了孟青青车中地

    我。

    “是谁我没必要告诉你吧?”孟青青冷冷的说道,显然不太想理这个人。

    张明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过头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是谁?”我指了指张明问道。

    “一个苍蝇。”孟青青无所谓的说道:“清梦公司一个客户的公子。”

    “看来我老婆的魅力不小么!”我笑着掐了掐孟青青的小脸蛋。

    我对孟青青亲密的举动落入了张明地

    眼中,张明咬牙切齿的一踩油门,然后使劲打了一下方向盘后一脚刹车别在了我们的车前。

    孟青青躲闪不急,车子一下子顶在了张明的奥迪tt上面。

    “你要干什么!找死呢啊!”孟青青气急败坏的跳下了车,孟青青此时又恢复了她的暴龙本色。

    “你告诉我。这小白脸到底是谁!”张明指着我问道。

    我也下了车,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

    :“她是我的未婚妻,不知道你还想问什么?”

    “未婚妻?”张明的眼中闪了一丝嫉妒。沉声说道:“青青,你什么时候认识他地?我怎么不知道?”

    “我什么时候认识的,用向你汇报么?你是我什么人?”孟青青反问道。

    “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明白么!我和你门当户对,这小子连车都没有!”张明说道。

    “麻烦你把车挪开。我们还要赶回b市,没功夫和你纠缠。”孟青青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刚才的急刹车让孟青青地

    车倾斜过来,车后面就是高速公路地

    护栏了。无法倒车。

    “哼,你不说明白了休想让我把车移开!”说着,张明还得意地

    把车钥匙拔了下来,在孟青青的面前晃了晃揣在了口袋里。

    “你现在最好按照我老婆的话去做,不然你会后悔的。”我看了张明一眼说道。

    “后悔?我张明从小到大还不知道什么叫后悔呢!”张明嚣张地

    说道。

    我摇了摇头,自作孽不可活。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然后说了一下我大概的位置。

    —

    “你报警?嘿嘿,报警也没用,我就是不把车开走!”张明以为我报警了,不屑的说道。

    “你不用开走了。”我冷冷的说道。报警?做梦吧,一会儿你就等着哭吧。

    过了大概十分钟,一辆重型的拖车飞速开了过来,然后不由分说地

    就将张明地

    奥迪tt拖到了路边,在张明的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个猛撞,将奥迪tt撞倒了高速公路边上地

    悬崖下面后,扬长而去。整个过程极其流畅,就像事先排练好了一样,前后还不到十分钟。

    “你……你们把我的车撞下去了!”张明气急败坏的叫道。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把你的车撞下去了?”我笑着反问道。人地

    确是我找来的,三石帮的人做这种事情向来轻车熟路。

    “你真行,孟青青,你个贱人!我们张扬网吧和你们公司地

    合约到此为止!新开的那家连锁网吧也不用你们供货了,曙光计算机的分销商多的是,还以为你自己多能耐?要不是我看上你了,你以为我爸能从你公司下订单!”张明指着孟青青大叫道。

    “你随便。”孟青青宁可失去这一个客户了。虽然张扬网吧是全国最大的连锁网吧机构,如果这笔生意持续下去,会给清梦带来的效益可想而知。但孟青青不愿意为了这笔生意委屈自己。

    “你到时候可别后悔,嘿嘿,我们张扬网吧今年准备再开十二家连锁店,准备采购六千台计算机,你可是想好了!”张明得意道:“如果你现在过来求我,当我的女朋友,这件事情就既往不咎了!”

    “你做梦!”孟青青冷哼一声钻进了车里,我看了张明一眼,这家伙真是没救了,张扬网吧是吧?你们的生意也到头了。

    我们走了以后,张明掏出手机,拨通电话:“爸,孟青青那个贱人把我的车给推山沟里去了!”

    “什么?你说什么?他把你的车给推山沟里了?她有那么大的力气?”张扬奇怪的问道。

    “是她的姘头推的,不管了,总之你吩咐采购部,与清梦公司的合同全部终止,对了,新天地

    集团不是曙光集团的省级代理商么,他们不是能给咱们更优的价格么,我们跟他们合作!”张明心道,几千万的订单我看你孟青青后不后悔!

    “没错,他们的经理前两天刚和我接触过,给的优惠要比清梦大!一会儿我就和他们联系!对了,用不用我找人教训这个娘们?”张扬说道。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自己会处理的!”张明愤恨的想着。

    ………………

    “赵叔,一会儿给所有的代理商发一个通告,全面禁止与张扬网吧集团的生意,如果有违反的,立即取消代理资格。”我对着电话淡淡的说道。

    哼,我看你的网吧还能不能开下去!现在市面上的网吧,全部采用的是曙光集团的机器,因为曙光的机器不但配置高,而且兼容性也好,所以如果哪家网吧用了别的机器,一定会门可罗雀。顾客也不是傻子,谁会花钱找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