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给谁打电话?”孟青青问道。

    “一个朋友。”我答道。

    “赵叔?不会是曙光集团的总裁赵军生吧?”孟青青从我刚才的只言片语里,立刻就推断出了个大概。

    “是的,没错,你很聪明。”我也没打算瞒着孟青青。

    “你怎么会认识他呢?”孟青青有些奇怪,她一直觉得我很神秘,身上似乎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呵呵,因为他是赵颜妍的父亲。”我笑了笑说道。

    “赵颜妍?我听说过,咱们学校的新一届校花之首,你的女朋友之一。”孟青青酸溜溜的说道,特意把“之一”两个字加重了语气。

    “怎么,吃醋了?”我看着孟青青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想吃也吃不过来啊!不过我现在很奇怪,似乎你的每一个女朋友的家世都很不一般,她们怎么都同时看上你了?还能心甘情愿的和别人分享你的爱?”孟青青有些不解:“难道她们的父母也赞成么?”

    “你问这个问题之前,应该首先想想你自己,答案就出来了。再说你爸不也是很赞成么?”我笑了笑:“而且赞成的都有点儿过头了,弄得我现在还有点儿肝火旺盛。”

    “讨厌,能不能说点儿正经的!”孟青青啐道:“我爸不一样,他是知道你是刘振海的孙子。才会这样的,不过据我所知,刘振海也是今年才找到你这个孙子地

    吧?你不要告诉我赵颜妍喜欢你也是因为这一点!”

    我缓缓地

    摇了摇头,我和赵颜妍之间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完的,而且,我和赵颜妍的感情绝对是那种很纯粹,没有一丝一毫的其他东西在里面。

    “不要把人想的那么复杂,难道你和我在一起,是因为我的家世么?我想这之前。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叹道。

    “这倒是!不过现在问题都解决了!对了,你既然是刘振海的孙子,又是刘悦的未婚夫,为什么还要到那个新世纪集团打工?”孟青青有些疑惑:“难道刘家的产业还不够你打理地

    么?”

    刘家的产业,说实话还真不够我打理的。不过,总有一天,我会重新站在前台的。那时候,我的身份就可以完全公开了,只是现在还不是时机。

    “如果我说新世纪就是我的,你信不信?”既然孟青青已经成了自己人,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让她知道也无妨。

    “你地?”孟青青一愣,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原来是这样,我说上次去你们公司偷东西,那个楚高似乎很在意你的意见。”

    “其实。除了这些,我还有另外一层身份,到合适的时候会告诉你们的。”我点了点头说道。

    ……………………

    张扬放下电话,有些莫名其妙。前两天,新天地

    集团还和自己谈的好好的,想要做自己的供应商。今天却突然变了卦,找了一堆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搪塞自己,总之就是合作取消。

    “妈的,我就不信了,没有张屠夫,就得吃带毛猪?”张扬拿出电话本,又给其他地

    供应商打电话,没想到人家一听到张扬网吧的名头。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了自己,更有甚者直接挂断了电话。

    张扬有些莫名其妙,原先他只要抱出了张扬网吧的名头。哪个供应商不是抢着和自己合作?如今到底怎么了?居然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

    张扬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于是就将儿子张明叫到了办公室。

    “张明,你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和我详细地

    说一遍!”张扬觉得世界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儿,昨天刚与清梦公司闹翻,今天就遭到了所有的供应商的集体抵制,这中间如果没有什么关联,那么就是闹鬼了!

    张明此时还

    张扬网吧被抵制的事情,于是满不在乎地

    说道:“爸青那个小婊子,我看到她的车里坐了一个男的,我心中不爽,就把车横在了他们的前面!结果你猜那男的怎么说?他说他是孟青青的未婚夫!我靠,咱们地

    公司和清梦合作了那么长时间,给了他们那么多的生意,她以为怎么回事儿?要不是我看上她了,早就和别人合作了,这小婊子也不是不明白老子的心思,居然还找了一个未婚夫!这不是打我脸呢么!那个男地

    还威胁我,我x,,,了,咱们首先取消和清梦的合作,然后找人调查一下那个男的底细,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他,还敢威胁我,不想活了吧?”

    张扬听后,面色铁青,他能够从一个一穷二白的民工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并不是没大脑的人。听了张明的叙述,不用说,就是自己这个儿子和人家装牛逼去了,人家才把他的车给推沟里了。

    而那个男的能一个电话,不到十分钟就找来了人,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自己的儿子怎么就那么没大脑呢!

    曙光的代理商制度很规范,每个省会城市和直辖市都有一个一级代理商,其他城市都是一级代理商下属的二级代理商。而孟青青的清梦公司却不属于任何一家正规的代理商,而且货源还足够充足,完全独立于各代理商之外,而且一直相安无事,这就说明孟青青的公司不简单,或许和曙光的高层有关系。想到这里,张扬的脑袋里也有了个大概,看来,自己是小瞧清梦的实力了。

    但清梦居然能够影响到曙光高层的决策,让所有的代理商都拒绝和自己合作,这并不是一般的关系就能做到的,难道这个孟青青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如果真有这么大的能耐,怎么还会满足于一间小小的清梦公司呢?

    对了,那个男的!张扬忽然想到了事情的关键!或许那个男的本身就是曙光的高层也说不定!想到这里,张扬不禁满头冒冷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张扬网吧今后的前途就是一片灰暗了。并不是说他不能到终端的零售市场去采购电脑,而是这么做的话无形中会增加很多成本,而且售后方面也无法解决!

    “你怎么总是给我惹事儿!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烦了!”张扬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对着张明咆哮道。

    “爸,我惹什么麻烦了?”张明被骂得莫名其妙。

    “今天,所有的曙光电脑的代理商都停止与我们合作了!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张扬黑着脸说道。

    —

    “什么?难道您的意思是孟青青那小婊子搞得鬼?”张明觉得不可思议。

    “还小婊子呢,你那张嘴能不能干净点儿?不是她还有谁?我估计是她的那个未婚夫,你根本没搞明白人家是什么身份,就去招惹人家,唉!”张扬叹气道:“现在搞成这样,你说该怎么办吧!”

    “我……那我给孟青青道歉?”张明这才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祸!

    “道歉,就不知道人家肯不肯接受了,不管怎么样,你尽力去试试吧,实在不行,我们只有再做其他打算了,这些年赚的钱也差不多了,咱们改行干点儿别的吧。”张扬摇头道。

    当张明的道歉电话打来的时候,我一点儿都没觉得意外,他这回倒是很诚恳,说了不少好话。孟青青比较心软,听到张明一个大男人在电话那头痛哭流涕的,有些不忍,口一松,就原谅了他。

    我和张明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这次就是给他一个教训而已。我倒不是反对他追求女孩子,只是他的做法太极端了而已。想来有了这次的教训,以后他能收敛许多。

    随后张明想要做东请我和孟青青吃饭,孟青青却拒绝了,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而且告诉张明,她还会继续和张扬网吧合作。这件小插曲算是告了一个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