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复赛的日子,场上的人少了很多,那些没有进复赛的旁系子弟根本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他们本来跟这些直系子孙的关系就不怎么好,昨天晚上就已经闪人了,所以今天的赛场上留下的都是各家族的核心人物。

    “请参赛的选手做好准备,复赛第一场……”主持人正宣读着比赛选手的名单,忽然手中的麦克风被人夺了过去,而主持人自己也昏倒在了主席台上。

    “大家听着,这里已经被我的人所控制!不想有什么意外的,就都别乱动!”王金龙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主席台上,那个主持人正是他打晕的。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

    “你没事儿吧?有病吧?”

    台下的人刚出口咒骂,就发现自己的身后被人用枪顶住了,而像刘振海这样的人,王金龙也知道用枪或许威胁不到他们,以他们的身手如果反手把枪夺过去,那反而给自己添麻烦。所以他派去制住刘振海等一干老人的人是王家真正的高手。

    “就凭你们也想……”司徒大山刚刚不屑的说道,就发现自己居然被人牢牢的按在那里,凭自己的身手,根本无法动一下!

    刘振海和孟如松也相视苦笑,他们同样也动不了,拿住他们的人身上好像有无穷的力量一样,让人无法反抗。

    王金龙的人用枪指着我地时候,我并没有动。不然以我的身手,别说在场地这些人了。就是再来个几百个都无所谓。我之所以没有立即反抗,我是想看看这个王金龙到底想干什么,他不可能干一些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儿,难道他只是想当个冠军?

    而我看到刘振海身后的那些黑衣人时,这个念头立刻被我打消了。看来我之前的猜测没错,王金龙在比赛中绝对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那些王家训练出来的打手都可以让刘振海这样地高手无还手之力,作为王家的直系子孙的王金龙肯定更加了得!

    在我看刘振海的时候,我发现刘振海也在看我,我对他笑了笑,而刘振海随后就变成了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我想他一定是知道有我在这里,大家都会没事儿。

    “说我什么东西的那个人,你现在还会这么说吗?哈哈哈哈!”王金龙放肆的大笑起来:“六大世家?哼哼,也不过如此么!”王金龙说完,忽然意识到自己也是六大世家的人之一,于是赶紧改口道:“当然。我们王家早已不是什么六大世家了,我听说如果这次我们王家再不来。你们就准备重新再选出一个世家来顶替王家的位置吧?好像是什么雷家吧?你们随便,爱怎么选就怎么选,我们王家从今天开始,会变成凌驾于六大世家之上的天下第一家!哇哈哈哈哈!”

    王金龙说完以后,停顿了一下,似乎还等着别人给他鼓掌。不过随即他又想到了目前地状况是不可能有人给他鼓掌的,于是尴尬地说道:“下面请天下第一家的族长王为汉先生给大家做指示性讲话!”

    说完自己带头鼓了两下掌,台下的王家人立刻对他进行了回应,不过怎么看都有点儿自卖自夸的味道。

    王为汉大步流星的走上了主席台,看得出来没这家伙今天还特意的打扮了一下,花白地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还打上了发蜡,穿得也是西装革履。

    我观察了一下场内的人,发现除了我、刘悦、孟青青、刘振海之外的人都非常的紧张,就连和我打过得孟如松也是如此。他并不知道我的真实实力到底是什么样,所以他不认为我能与这么多的黑衣人抗衡。而刘振海显然对我那诡异的身手有信心。刘悦和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对我的底细有一定的了解,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孟青青,她并不知道我地情况,但她此刻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恐慌情绪,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这让我顿时有了一种成就感,能让自己地女人如此的信任自己,那是什么都比不了的。相信每个女人都想找一个能给自己安全感的男人,而孟青青就把我当成了这样一个男人。

    我现在就是抱着一种游戏人间的态度来看事情的发展,到此为止,还没有什么不利于我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也没必要出手去制止,反而饶有兴趣的像看戏一样看着王家这爷孙俩的表演。

    “这里有不少王某人

    友,也有很多新朋友,不过这没关系,今后你们从这后,我们就不是朋友了!”王为汉说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既然他这么说,那就肯定不会杀了自己了,那以后就不愁有报仇的机会!

    但是王为汉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再次如同置身冰窖:“当然,你们的命我可以饶了,但是你们的命要拿东西换!这些年,王家隐居市外,不理世俗,但是你们却在拼命的赚钱,我们家族实在是羡慕不已阿!同为世家,你们的财富飞快的增长,而我们家却连正常的开销都要精打细算,不平衡阿,不平衡阿,这样一来,练武何用?不过幸好有了这次武林大赛,才让我觉得练武还是有那么一点儿用处的,最起码你们现在都在我的手里!”

    “哼,说了这么多,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不就是要钱么,一句话,要多少!”说话的人正是司徒大山,司徒家这些年来在b市发展,b市作为华夏的首都,经济发展速度自然和其他地方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司徒家也是所有的世家当中发展的最好的一个,公司做的也比其他人的大的多,自然财大气粗。

    “呵呵,不愧是老朋友了,爽快!”王为汉笑道:“还是司徒老哥上道啊!那你们其他人的意思呢?”

    其他人虽然没有司徒家有钱,但此刻听到王为汉求的是财,自然也没有过多的反对。

    “我身上带有空白的支票,最多可以支取一亿,你要是喜欢尽管拿去好了!”司徒大山淡淡的说道。

    一亿!虽然其它世家的人也能拿出这些,不过哪有司徒大山这么爽快,他们没想到司徒家居然这么有钱!

    “一亿?当我是要饭的?”王为汉冷笑了一声打断了司徒大山。

    众人一听王为汉的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亿居然还是打发要饭的!要知道其它的世家的公司里,流动资金也不过几亿而已!

    “那你想要多少?”司徒大山果然财大气粗,没有被王为汉所吓倒。

    “我想要多少?我要多少你都能给么?”王为汉反问道。

    “只要不是太离谱,我都可以满足你!”司徒大山平静地说道。

    “这恐怕由不得你了!别往你现在还在谁的手里!”王为汉摇了摇头,然后对王金龙说道:“小龙,你把准备好的东西分给各个世家的家主看看!”

    “好的爷爷!”王金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文件袋,然后微笑着走下主席台,从文件袋里拿出了几份文件,分别递给了几位世家的家主。

    司徒大山开始还没觉得什么,不过当他看到文件上的内容的时候,汗珠就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这份文件居然详细到了极致,上面所写的都是司徒家的产业,包括暗中让别人帮忙打理的,就连一些灰色的收入都写得清清楚楚一丝不差!而这份文件的后面,是一份财产转让书,居然是把全部的财产都转移到王家名下的协议!

    其他人的想法也和司徒大山差不多,出了震惊还是震惊,看来王家之前是做足了功夫了,对他们的产业势在必得!

    “王为汉,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想要吞下我们全部?你能消化的了么?”司徒大山冷冷的说道。

    “你别管我能不能消化的了,一句话,是给还是不给?”王为汉逼问道。

    “哈哈,没想到你这么弱智!你以为我爷爷就算签你那份声明,我们家的产业就变成你的了么?我们出去以后,完全可以告你是在逼迫我们的情况下让我们签的字!你那份合同就是废纸!”司徒亮忽然大笑起来。

    在场的其他世家的众人都愤怒的看着司徒亮,暗骂你才是弱智,你以为你知道,我们就不知道么,你现在说出来了,那王家肯定会采取措施,没准儿会杀我们所有的人灭口呢!

    “好,很好!”王为汉居然笑了,还拍起了巴掌:“说得不错,不过我早就防着你们这一招了,小龙,把律师领出来吧!”

    众人顿时泄了气,有律师在场,签的合同自然更具法律效应,即使出去后也能申辩,但是王家是普通人么?这种大家族的纠纷谁敢跟这掺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