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是因为一个女人才……才出手的?”王为汉对我这个理由有些不相信。

    “是的。”我点了点头。

    “我不相信一个做大事的男人会在乎一个女人,以你的身手和实力,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王为汉死死的盯着我。

    “这有什么奇怪,别人不在乎可是我在乎!龙有逆鳞,而我的女人就是我的逆鳞,你杀人放火也好,敲诈抢劫也好,只要别惹到我的头上,我都可以当做没发生,但是你打我的女人的主意,这就是我无法原谅的了!”我摇了摇头:“和你这种人无法交流,自古就有不爱江山爱美人一说,多少英雄豪杰怒发冲冠为红颜,你不会没听说过吧?”

    我这话别人听来似乎很奇怪,但是刘振海和司徒大山却深以为然,我当初为了陈薇儿孤身闯入刘家,也为了于婷和司徒家闹得天翻地覆。

    王为汉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他没想到就是因为王金龙最后那个看似无关紧要的举动破坏了整个局势!按照王为汉的想法,调戏一个女人本来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儿,对整个大局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但恰恰是这件事儿,让他满盘皆输。

    “好,很好,也怪我太纵容我这个孙子了!造成现在的后果都是我一个人的疏忽了,我认了,你想怎么样吧!论实力,我不是你的对手。我想在这世上也很少有人是你地对手!”王为汉很快认清了眼前的事实,摇头苦笑道。

    “你认为我会把你怎么样?”我有些好笑地问道。我和这老家伙也没什么血海深仇的,我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我这个人还没有暴力到一定的程度。

    “我孙子杀了一个人,但是你也杀了他……”说到这里,王为汉的神情说不出的悲伤,毕竟自己唯一的孙子就这么没了:“我想这应该扯平了吧……”

    “首先,我想再次让你明确一个问题。那就是王金龙地死和他把司徒亮杀了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之所以对他出手,是因为他调戏了我老婆,而他杀了谁,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一不是警察二不是大侠,我管他杀了谁!”我打断了王为汉的话:“就算这件事儿扯平了,其他的事情呢?”我抬头看去,发现刘振海他们还是被那些黑衣人所制,不禁皱了皱眉头:“你还不让你的手下把人放了?难道要我亲自出手么?”

    拿枪的那些人刚才都死在了他们自己的枪下。而这些人和他们手中的人质是王为汉唯一的筹码了,所以他一直没有让这些手下放手。但是也没让他们做出其他的举动。王金龙的身手在这些人中可以说是最强地,在我手下连一招都过不去,所以他知道让这些人上来也是送死,对我丝毫没有什么威胁。但是刘振海他们却不是这些黑衣人的对手,王为汉就是想通过这些黑衣人来制约我!

    “但是……”王为汉听了我地话,有些犹豫。

    我看着他一声冷笑。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刘振海身后的黑衣人,将一丝精神能强行的输进了他的大脑,结果可想而知,这个黑衣人的大脑哪能经受得起这个!还没等他出现任何痛苦的表情,就倒在了地上。事实上,他也不可能出现任何表情了,如果有医学专家在场,就可以判断出,这个人已经脑死亡了。

    王为汉吓了一跳。没想到我根本就没有出手,只是看了自己地手下一眼。自己的手下就嗝屁了!这简直是闻所未闻,他从来不曾听说有这样一门功夫能用眼神杀人!忽然一个不好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滑过:“你……你是异能者……”

    在王为汉之前的调查中,也知道司徒家拥有异能,但是能力不是很强,所以他根本就没把异能放在眼里,但是看到我这惊世骇俗的表现,王为汉才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人对未知的事物总是很恐惧的,如果真是一刀一枪的杀掉他,他可能不会怎么还怕,但是你在无声无息中用未知地方法杀人,这换作谁都会恐慌的。

    “随便你怎么称呼,好了,既然你不下命令,那我只有自己出手了!”我淡淡地说道。

    那几个黑衣

    我的话,眉目间都露出了害怕的神色,毕竟我杀人的太诡异了。但是他们是王家训练出来地,不得不对王家忠诚,王为汉不下命令,他们也不敢退下。

    “等等……”王为汉也知道,让这些黑衣人在这里,不过是添一些心理安慰罢了,对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威慑力可言,于是摇了摇头对那些黑衣人挥了挥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黑衣人听到王为汉的决定都暗自松了一口,纷纷退到了一旁。

    “好了,把合同和羊皮留下,你可以走了,不过这之后别让我再看见你。”我看了一眼王为汉说道:“如果再让我看到你,我可不保证我会做什么!”

    王为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虽然很难咽下今天这口气,但是他却知道,就算他再练一辈子,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今天我仅仅是露了那么一两手,就够王为汉震撼终生的了。

    王为汉黯然的看了场内一眼,向门口走去,他没想到自己策划了十年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看来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事事无常。

    从这以后,王为汉果然遵守了诺言,隐居深山,从此再没在众人面前出现过,也没有了任何的消息。王为汉虽然死了孙子,与我不共戴天,但是他不是没大脑的人,他知道什么事情叫徒劳无功,也知道什么叫老寿星上吊。

    我翻看着手中的合同,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出言要回我手中的合同,我在他们眼中无疑比王为汉恐怖多了。王为汉夺了他们的家产,他们还会思量着出去以后再想办法弄回来。但是如果是我开口要这些东西,估计他们连反抗的念头都不会有,谁嫌自己的命太长呢。

    呵,真没想到,这几个世家涉及的行业还真广,看来钱很多么!

    我看见刘振海在下面不停的给我使着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想让我借机将这些东西据为己有。

    我对他笑了笑,然后对在场的众人说道:“你们的钱还不少么?不过这点儿钱我还看不上眼!”

    我此话一出,全体哗然,要知道这五大世家的家产虽然不能说是在华夏最多的,但也着实不少,加起来也有百亿之多了,我居然说看不上眼!这怎么能不让他们惊讶!这里面最惊讶的要数刘振海了,因为我的“底细”他很了解,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我怎么会看不上眼!

    我知道,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就不可能再隐居幕后了,只要我作为刘家的子弟的消息一传出去,我肯定会被很多人关注,而到了那时候,与其这样,不如索性把我所有的身份都公开出来。一来我也不想再隐瞒下去了,也是时候走到前台上来了,二来也可以让那些不开眼的家伙了解一下我真正的实力,省得他们没事儿的时候来招惹我!

    “我想,这里的各位或许对我的身份产生了疑惑,不过没关系,相信你们很快就会从媒体那里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我笑了笑说道:“好了,这些合同我可以还给你们,但是这些羊皮,我很好奇,我准备拿走研究研究,不会有人有什么意见吧?”

    我看了下面的人一眼,没有任何人提出任何的疑义,于是我将羊皮收入了怀中,然后说道:“下面我点到名的世家家主上来取走你们的合同!”

    “丁家!”我现在的样子俨然就像一个正在点着学生名字的教师一样,而当我叫到丁家的名字时,丁常在立刻跑了过来,那样子十分的滑稽,还真像是一个来聆听教诲的学生一样。

    丁常在接过那份合同,神色有些激动的说道:“大恩不言谢,以后若有能用得上我丁家的地方,我丁常在一定在所不辞!”

    “好了,我和丁文峰的关系不错,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我微笑着说道。

    欧阳家的家主也是同样的话,我看这手中的刘家和孟家的合同,微微一笑道:“二爷爷,还有孟爷爷,你们两位就不必上来了,这两份合同我直接毁掉了,你们不会有什么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