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潇潇的房间布置得十分简单,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小床。单人床是很老式的那种行军床,看来是这里以前就有的。小床显然是刚买没多久,还很新。剩下的摆设就是一张写字台了,上面摆着一些书和一台电视机。

    原来这些年叶潇潇都是在这样一个小房间中渡过的。虽然很简陋,但是却很温馨。有点儿陋室铭的感觉呢?

    张姨坐在一张折叠椅上,我和叶潇潇坐在她的单人床上,聊起了家常。

    “潇潇,张姨祝福你,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幸福,张姨十分的替你开心!”张姨看着我们说道。

    叶潇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要不是他强烈的要求,我还不想离开这里呢,我和孩子已经习惯了两个人过。”

    “瞎说!张姨也是过来人,我可知道一个人带着孩子的艰苦!我丈夫就是去的早,我一个人拉扯着儿子长大,其中的辛苦我深有体会!”张姨摇了摇头说道。

    “张姨,那你的那个儿子还这么对你,真是太不应该了!”叶潇潇一惊,她这时第一次听张姨说起这件事儿,原来张姨那么早就成了寡妇!一个人带着孩子!

    “呵呵,算了,看开了就好了,这孩子可能从小没有父爱吧,所以我也不怨他!”张姨摇了摇头:“所以,我可不能看着小叶子重蹈我那不孝子的覆辙。”

    “潇潇……”我有些疑惑的望着叶潇潇,有点儿不明白张姨的话。

    “刘磊,张姨有个儿子,但是成天游手好闲地。成天伙同几个同伴敲诈邻里,张姨攒的养老钱都给他弄去了!”叶潇潇叹气道:“刘磊,你能帮帮张姨么?”

    “潇潇,你别为难他了。他养着你们母女俩就够困难了,别再给他添乱了!”张姨怕给我造成经济负担,连忙拒绝道。

    “张姨,看您说的!”我摆了摆手:“刚才您也说了。您把小叶子当成了亲孙子,那么你就是小叶子的干奶奶了!也就是我和潇潇地长辈了,我们给你养老那是理所当然的!”

    说着,我不由分说地拿出钱包,从里面数出了五千块钱递给了张姨道:“张姨,你要是认了我们这门干干亲就把钱拿着,以后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

    “这……”张姨还想说什么,但是叶潇潇抢先说道:“张姨。你就拿着吧,你平时给小叶子买东西不也要花钱么!”

    张姨听了叶潇潇的话,这才把钱拿在手里:“那好吧,我就用来小叶子买东西。下不为例啊!”

    “张姨,您这话明显就是把我们当外人了,以后每个月我都会给你钱地!”我笑道:“你要不答应,我就不带小叶子来了!”

    张姨这才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说话,门外就传来了“啪啪”的拍门声。

    “谁呀?”我站起身来到门口。

    “开门。开门,我妈是不是在这里?”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有些纳闷,难道是张姨的儿子?

    “别开门……”张姨听了声音后,立刻阻止道。可是我已经伸手打开了门锁。

    “哗”的一下。门就被推开了。冲进来了三个小伙子。为首的那个看到了张姨,立刻走了过去:“老不死的。你果然在这里!”

    “大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张姨有些惊恐的把手中地钱握得紧紧的,生怕被儿子抢走。

    “我?嘿嘿,我没钱了,回去管你个老东西要钱,你居然不在家,我一猜你就是在这里,嘿嘿,下半年的房租不是该收了么?”大南瞥了一眼张姨手中的钞票,眼睛都直了:“我草,居然这么多钱!”说着,一把从张姨手中把钱抢了过来,放在手里捏了捏道:“有好几千啊!”

    “你把钱给我!”张姨又惊又怒,这儿子也太不像话了,居然上这里抢钱来了!

    “给你?我给你个屁要不要?”大南看都没看张姨一眼,转身对叶潇潇说道:“小妹妹,谢谢你了!希望你一直在这里住下去哦!哈哈哈哈哈!”大南显然认为手中的钱是叶潇潇交的房租。

    我看着大南如此的作为,气得浑身发抖!张姨这么好个人居然有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儿子!

    “把钱拿来!”我冷冷。我不在乎这点儿钱,但是我也不想拿钱去喂狗。

    “嘿?你是谁?”大南从进屋就忽略了给他开门的我,听我说话,才注意到我。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手里的钱是我给张姨地!”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哈!你也说了,钱你都给这个老不死地了!我是从她手里拿的钱关你鸟事儿?看你穿地溜光水滑也是个有钱人吧?还在乎这点儿钱?你要是不甘心的话再给她钱啊!”大南狂笑道:“我告诉你,老子我可是黑社会的,你要是不服,我就弄死你!”

    “南哥,你和他叽叽歪歪的废什么话啊,咱哥几个先把钱分了吧!”跟着大南一起进来的小混混大声叫道。

    “就是阿,草,和他墨迹啥!”另一个也是这么说道。

    “好吧!给你们的!”说着大南就从那一大叠钞票中抽出二百块钱,给身边的手下一人一张。

    “啊?南哥?你也太小气了吧?才给一百?”南哥的手下立刻不愿意了。

    “南哥,兄弟跟着你卖命,你也太不讲究了吧?原来是钱少,弄来五百,你给我们兄弟每人一百,我们无话可说,但是你这起码有四五千了,还给一百,是不是太小气了?”另一个手下也不愿意了。

    “妈的,愿意要不要,不要就还给我!草!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大南骂道。

    我有些好笑的讽刺道:“就你这样的还是黑社会呢?你知不知道什么才叫混黑社会的?不忠不孝,不讲义气,你还能活到现在我真感到惊讶阿!

    “你——”大南想说什么,但是我却没给他机会,而是继续说道:“出来混的都讲求孝道,万事孝为先,你却对一手拉扯你长大的母亲如此不孝。出来混的都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想让兄弟给你卖命,却又对他们斤斤计较!这是不义!”

    “你说什么!给我扁他!”大南指着我,气急败坏的对手下命令道。

    两个手下对我刚才的话深以为是,这两个人虽然平时也是欺行霸市,但是对家中的父母亲人却是敬畏有加。再加上刚才大南做的事儿实在让他们寒心,所以此刻根本就不理会大南的命令。

    “反了你们!”大南怒道:“老子亲自摆平这小子!”

    “你看看,这就是你不孝不义的下场,众叛亲离!”我冷笑道。

    “老子是黑社会,你一个商人居然敢惹黑社会,你想死吧!”大南狂吼着冲了上来。

    这种蛮力我干脆就没放在眼里,甚至是不屑!但是叶潇潇除了知道我现在很有钱之外,并不知道我的其它能力!所以看到大南这个大块头向我逼了过来,十分紧张的叫道:“刘磊,小心!”

    “大南,快住手!”张姨也吓了一跳!虽然她知道儿子未必听话,但是当面就要打自己的客人,这也有点儿太说不过去了!

    我嘿嘿一笑,抓住大南的衣领就把他给拎了起来!大南显然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有力气,惊恐中带着愤怒,双腿虽然悬空,但是混混出身的他反应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一脚向我的下身蹬来!

    我的身体即使是小弟弟经过改造以后也是刀枪不入的,但是我也不想就这么给他踢了。

    我没想到大南会这么阴险,如果换做别人,恐怕早已断子绝孙了!我愤怒中将他向墙上使劲地一扔,大南整个的躯体都砸在了墙上,然后摔落到了地上,一时半会儿动弹不得了。

    我也是看在张姨的面子上,手上并没有用力,不然这家伙早就挂掉了。

    张姨和叶潇潇都惊讶的看着我!叶潇潇没想到看似文质彬彬的我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一手!

    而张姨看到自己的儿子倒地,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表情,只是摇了摇头。想来她已经对这个儿子伤心了。连关心一下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拿出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对里面讲清了我现在的地址,然后就挂掉了。

    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大南冷笑道:“你不是自称黑社会么?你很想当黑社会是不是?那我就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