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此话一出,张姨和叶潇潇都是莫名其妙,包括大南都是不解!

    不过很快他们就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由于刚才大南并没有关门,所以我的人很快就赶到了这里,冲进了屋里,为首的一个对我恭敬的说道:“刘先生,我叫阿柴,上面派我过来的!”

    我刚才打电话给三石帮在b市的负责人,让他派个手下过来,本来这个负责人要亲自来的,但是我没有同意,大南这种小角色,根本用不着他这个级别的人。

    自从我走上前台之后,三石帮的人都认识了我的模样,所以根本不用介绍什么,他们就知道我是他们的顶头上司。

    我对阿柴点了点头道:“你认识这家伙么?”我抬手指了指着大南。

    “柴哥,您怎么来了?”大南见到来人居然是这一片的大哥,连忙套近乎道。

    阿柴却没有和他说话,只是看了他几眼然后就对我回答道:“刘先生,我不认识他!”

    “不认识也没有关系!阿柴,我交给你办一件事儿!”我说道。

    “刘先生,您尽管吩咐!我阿柴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阿柴听说我要让他办事儿,激动地不得了,这可是表忠心的好机会,阿柴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被大福神俯身了!作为三石帮的底层人员,居然突然被b市老大点名让他.+

    阿柴有一种一步登天的感觉!其实,b市那个负责人之所以找阿柴,是因为他离我所在的地点最近,怕我着急,才把阿柴给派来了!

    “没那么严重,小事情!”我笑了笑。很满意眼前的情景。原来的时候,我虽然也很牛x,:.:.以深切地感觉到这些人对我的尊敬和惧怕!

    我指了指坐在地上的大南说道:“这家伙自称是黑社会成员,他对拉扯他长大的母亲不孝,对兄弟不义!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他?”

    “刘先生,您的意思是让我把他做掉?”阿柴很纳闷,终极老大找自己来就是做掉个人?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自己来么?对了。一定是终极老大不想脏了手,所以才叫自己来的!

    阿柴的话一出,大南地脸色立刻就变了!大南平时再嚣张,也仅仅是街头的小混混,平时打打架,敲诈敲诈小商贩顶天了,和真正的黑帮组织完全是两回事儿!黑帮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啊!看这个柴哥面不改色心不跳轻描淡写的就要判自己死刑了。大南哪能不害怕啊!

    而大南的两个手下刚才被我露的那一手就给吓傻了,此刻听到阿柴要做掉大南,这才回过神来道:“柴哥,求你放过南哥吧,我们只是小混混,您弄死我们,只怕脏了您地手!”

    阿柴听后面露喜色的说道:“替刘先生办事儿。我高兴还来不及,不脏,不脏!”

    “啊?”大南的两个手下这才意识到,我才是这儿的话事人!他们南哥的生死,全凭我的一句话!这才连忙过来求我:“刘先生,我们南哥冒犯了你,您大人大量,他虽然有错。也错不致死啊!”

    我本来就没准备杀掉大南,毕竟这家伙是张姨的儿子!不过让我意外地是,自始至终,张姨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没有为大南求情!反而这两个大难的手下,居然给这个不义的大南求起情来!

    “他如此不讲义气,你们还给他求情?”我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刘先生。他虽然对我们不好。但是无论怎么样。他是我们的老大,所以我们还是要替他求情的!”大南的手下十分真挚地说道。

    “你看见了么?”我冷笑着盯着大南:“你的手下都比你懂事儿!你这样的人也配做老大?”

    大南低着头。他这样自私的人,或许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能明白这个道理!

    “阿柴,我把大南这个人交给你了,你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黑社会!给你一年的时间,把他改造成一个有孝心、讲义气的人,你能不能办到?”我说出了我地决定。

    “刘先生,没问题地!”阿柴拍着胸脯保证道,然后阴恻恻地对大南嘿嘿笑道:“小子,给你一年的时间改造,到时候你要是还是这德性,我完不成任务,你也别想好过了!”

    大南听候浑身打了个哆嗦!这简直比让自己去劳改还吓人啊!进了监狱,就算改造不好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最多是被人揍几顿,但是现在,人家根本不是监狱,人家是黑社会,看你不爽就能弄死你!

    “你们两个叫什么?”我抬起头,问了大南地两个手下。

    “我叫阿基,他叫阿水!”其中一个手下答道。

    “阿基,阿水是吧,你们两个就跟着柴哥混吧!”我又指了指大南说道:“以后他跟着你们两个混了!”

    “啊?这……”阿基有些为难的看着我。

    “啊什么!以后你们就是基哥和水哥了,大南是你们的小弟!”阿柴冷着脸说道。他看到大南一脸的不情愿,立刻怒了,妈的,刘先生安排你当小弟你不爽是不是,走过去就是一脚飞踹:“赶紧叫人!”

    “基哥,水哥,柴老大……”大南没招了,只得认了。

    “你眼睛瞎了!刘先生没有杀你,你连句表示的话都没有?”阿柴怒道。

    “谢谢刘先生……”大南连忙说道。

    “算了,你把他!”我挥了挥手,不想在这件事儿上纠缠。

    等阿柴带着大南等人走后,我才对张姨解释道:“张姨,你放心,一年以后,保证还你个孝顺的儿子!”

    “唉!他不闯祸我就安心了,别的我也不强求!”张姨倒是想的开。

    我知道张姨已经对大南伤透心了。所以也没多说什么。一切只有等大南改造回来之后再说了!不过我很有信心大南会变好的!

    我让他跟着阿柴是想让他受点儿苦,亲身经历一些事情!不然我完全可以用精神能改造一下他的大脑,让他变成孝顺地人。只不过这种方法很危险,一个不小心,这家伙就成白痴了。

    告别了张姨,我和叶潇潇走出了老房子。我们只拿了一些必要的东西,例如叶潇潇学习的书籍还有她的一些化妆品以及小叶子的玩具。

    上了车,叶潇潇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刘磊。你怎么认识黑社会的人?”

    听了叶潇潇焦急的问话,我不禁一笑:“怎么,觉得你老公是坏人?”

    “怎么会呢!当然不是!”叶潇潇摇了摇头:“你误会了,我就是很奇怪,你做地很多事情,都和你这个年龄不相符,我总有一种感觉。你比我还要成熟!”

    我听了叶潇潇的话,心中咯噔一下,重生是我最大的秘密了,即使是我身边的人,我也都没告诉!因为我很害怕,怕一旦说出这个秘密,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我不得不谨慎行事:“潇潇。自古就有甘罗十二岁拜相,我就是比一般人成熟一点儿而已!对了,你说我为什么人是黑社会,三石帮其实就是三石集团的一个暗处力量的分支,三石集团隶属于曙光投资,我当然认识了,而且,三石帮地创始人。你也认识!”

    “我也认识?”叶潇潇一愣:“我什么时候认识这种大人物了?”

    “郭庆啊!”我笑道:“也是你的学生!”

    “郭庆!”叶潇潇惊讶万分:“居然是他!没想到我就教了半年的学,居然出了两位大人物!怪不得你这么早熟,原来是和他在一起时间长了!”

    郭庆啊,是兄弟就得替我背黑锅啊!可别怪我啊!我嘴上说道:“是啊,这小子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一霸了!”

    叶潇潇点了点头道:“你的事情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肯定有分寸的!|就太好了!”

    “这个你就放心吧。呵呵。黑社会的手段可比监狱改造厉害多了!”我笑道。

    开车地时候,叶潇潇几次都欲言又止。我看在眼里,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快到家的时候,叶潇潇还是没能开口,我终于忍不住问道:“潇潇,你有什么事情么?”我怕一会儿回到家之后,如果是什么**的事情,就不方便说了。

    “没什么……”叶潇潇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我也不好太强求了,我总不能逼她开口不是!

    家里的老婆们对叶潇潇都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或许是因为小叶子的缘故吧,她们对叶潇潇也就没那么多敌意了。毕竟连我的孩子都有了,她们想反对也不可能,还不如当方一点儿。再说有个小叶子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加入这个大家庭,家里也增添了不少地乐趣。

    吃过晚饭,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我看了看叶潇潇,又看了看赵颜妍。

    赵颜妍立刻会意,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说道:“姐妹们,时间不早了,我们睡觉去吧!”

    其他人也知道我和叶潇潇分开多年后重聚,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也就不当电灯泡了,索性大方到底,也跟着赵颜妍站起身来,向楼上我方走去。

    “我要和爸爸睡!”就在这个时候,小叶子突然叫道。

    “啊?”我和叶潇潇都是一愣,有些无奈的看着小叶子。

    “小叶子,听话,今天不行,明天爸爸陪你好么?”我苦笑着说道。

    “为什么今天不行阿?”小叶子问道。

    “嗯……那个今天我要和妈妈说点儿事情!”我十分严肃的正色说道。

    叶潇潇看着我的样子,扑哧一笑!白了我一眼然后对小叶子说道:“小叶子,听话,妈妈和爸爸真的有事情……”

    “好了,小叶子,今天跟大妈去睡吧!大妈给你讲你爸爸年轻时候的好玩事情好不好?”赵颜妍见我很尴尬,主动过来给我解围了。

    “爸爸年轻时候的事情?好啊,好啊!那我跟大妈睡!”小叶子听后高兴地叫道。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些赶紧地看了赵颜妍一眼。赵颜妍却回给我了一个暧昧地笑容,然后含糊其辞的说道:“你们两个就睡在下面地房间吧,记得小点儿声哦,别吵到小叶子了!”

    “我们不是……那样的……”叶潇潇没想到赵颜妍居然这么直白,有些语无伦次。

    “叶姐姐,你在说什么啊!我是怕你和老公聊天的时候声音太大,吵到我们休息!”赵颜妍表情十分纯洁的说道。让人一看,就觉得她是个好孩子。

    “啊?”叶潇潇一惊,难道自己想歪了?不过看到赵颜妍那笑得发颤的背影,叶潇潇就知道自己被耍了,心中咕哝道:你这个小丫头,居然敢开老师的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