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屋子里就剩下我和叶潇潇两人的时候,叶潇潇有些不自然起来。毕竟这是我们两人确定关系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独处!

    “叶老师,你好像很紧张啊?”我看着脸色微红,紧绷着身体的叶潇潇,为了不让气氛尴尬,我故意叫她“叶老师”。

    “我才没紧张呢!刘磊同学!”我这一句话,就把叶潇潇逗乐了,让她不由得想起了在学校时的那一段时光,两个人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叶老师,你知道么,第一次去你办公室的时候,我十分想做一件事儿!但是却不敢做!”我看着叶潇潇鼓鼓的胸脯说道。

    叶潇潇没有注意我的眼神,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想做什么?”

    “我想——”说着,我的双手就向叶潇潇的胸部袭去:“就是这样!”

    “讨厌啊!”叶潇潇吓了一跳,推开了我正要作恶的手道:“那时候你才多大啊,就对我有想法了?”

    对于此,我也只能干笑了,不过趁着叶潇潇不备,我的手再次爬到了叶潇潇的身上,这次是从她的衣摆处直接伸了进去!

    叶潇潇扭动了一下身体,又怕把衣服给扯坏了,也就没在管我,任由我解开了她胸罩的扣子。一种充实的感觉占据了我的双手,居然这么柔软!

    正当我享受无比的时候,叶潇潇却幽幽的看了我一眼,有些哀怨的说道:“难道我在你眼里,吸引你的就是我的身体么?”

    我听了叶潇潇地话,心中一惊,双手也僵在了那里!和叶潇潇之间的点点滴滴瞬间划过了我的脑海!不过。我很快确定了我对叶潇潇的感觉:“潇潇,我承认我是个比较好色的男人,当初确实是看到你这傲人的身材和美丽的相貌才想征服的!那时候,你身体上地诱惑对我来说是难以抗拒的!但是之后你也看到了,而且我也说过了,我渐渐的喜欢上了和你斗嘴和你开玩笑的那种感觉!这就是一种心灵上的诱惑了,这种诱惑要远远大于身体上的!身体上地**只是一时的,但是心灵上的却不一样。我会经常地去想你!之后你的离开,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想你的时候想的是你这个人,而从来没有想过那次咱俩那样时候的感觉!”

    我也地确没有想过我和叶潇潇xxoo时的事儿,因为那时候我喝醉根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这也不算是骗她!

    “不要说了……我相信……”叶潇潇低声说道。

    “不。我想让你明白,我对你的感情……”我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嘴被封上了!

    叶潇潇的双唇已经印在了我的嘴上!她居然主动吻了我!惊讶之余,我也不多说什么,与叶潇潇尽情的吸吮亲吻起来!

    叶潇潇显然没有什么接吻地经验!如果说出去,别人可能会笑掉大牙!孩子都有了,居然没尝过接吻的味道!

    感觉上。我就知道这是叶潇潇的初吻,或者不是,因为她的初吻应该给了小叶子,但是肯定是初次与人舌吻。

    我引导着叶潇潇,用舌头轻轻的开启了她的贝齿,叶潇潇也格外的配合,主动学着我地样子把舌头探了过来。

    夏天,穿地衣服本来就少。尤其是叶潇潇这件连衣裙是从后面系扣地,我轻易的就将它剥了下来。而叶潇潇地胸罩在刚才就已经被我弄了下来!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似乎本就应该这样似的!这虽然不是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但上一次的情况和这次有本质的区别!

    上次两人都喝了酒,而且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关系!本来我还怕叶潇潇会因此留下什么不好的心理阴影,会产生一些抵触的情绪,没想到她已经敞开了心扉!

    而叶潇潇从承认小叶子是我儿子的那一刻。就已经完全地接受了我!在她的潜意识里。我就是她理所当然的丈夫了。所以发生亲密关系,也是正常的!

    “疼么?”当我进入叶潇潇的身体的时候。我没有感到丝毫的松垮感,根本不像生过孩子的样子!虽然我知道这并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加上分娩过,叶潇潇不应该再有疼痛的感觉了,但我还是问了一句。

    叶潇潇听到我关心她的话,心中很是甜蜜。更加坚信了我并不只是迷恋她的身体!叶潇潇微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事儿。”

    听到叶潇潇肯定的答复,我才慢慢的动了起来。而叶潇潇已经确定了我并非是迷恋她的身体,心中也就释怀了,反而希望我迷恋上的身体来!于是叶潇潇也就极力的配合起我来!

    我没想到叶潇潇那里居然如此的紧密,再加上叶潇潇的主动迎合,让我很快就释放了出来。

    “怎么这么久啊,你想弄死人家啊!”叶潇潇喘着粗气,懒洋洋的躺在我的肩膀上,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都半个小时了!”

    “很久么?”貌似是最快的一次吧?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叶潇潇看到我的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暗:“老公,我那里是不是很松啊……”

    “很松?”我一愣,这还叫很松?差点儿就夹死我了!

    “老公,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我刚才已经拼命的用力夹着双腿了……但是感觉强烈的时候,我也没办法控制自己……以后我会尽量控制的……”叶潇潇有些黯然的说道。

    “什么?你用力?”我终于弄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快就缴械了!原来是她故意的!我不禁有些纳闷:“你那么用力干什

    “我……我听别人说,生过小孩儿的女人那里都会松的……我怕你感觉不好,以后不喜欢我了,所以我才……可是好像还是没什么效果,网上不是说男人应该是多分钟就……就结束的么?”叶潇潇吞吞吐吐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疼爱地把叶潇潇拥进怀里道:“傻丫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地,你怎么能看网上那种以点盖面的莫名理论?刚才我还纳闷你那里怎么那么紧呢。居然比楼上的几个丫头都要紧上好多!原来你是故意的!潇潇。下次别这样了,你老公我正常的时候一般能坚持一两个小时,你这么快就让老公缴械了,你想被颜妍她们集体讨伐啊!”

    叶潇潇听我说到“集体讨伐”,开始还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细细一想,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不过她还是娇嗔道:“讨伐就讨伐。以后每次我都这样,看你怎么去满足她们!”

    “不要阿!”我一惊。要是这样,岂不是制造家庭矛盾么!

    叶潇潇看着我紧张的样子,不由得嬉笑道:“骗你地啦!这样一来我自己也受罪啊,感觉那么强烈。谁能受得了啊!刚才都被你弄得……**了好几次,我都是强忍着继续配合你,早知道是这样。我早趴下不来了!”

    “叶老师可真厉害,哎,看来我们姐妹几个今天就要独守空房了!”

    听到声音,叶潇潇吓了一跳!抬起头来一看。赵颜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楼梯口上,正笑嘻嘻的看着她!

    “啊!”叶潇潇一声惊叫,连忙把胸部用手掩了上!刚才我们两个十分地动情,就在沙发上完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爱情运动。现在叶潇潇才反应过来,我们还在客厅中!

    “好了,颜妍,别逗你叶姐姐了。也不知道昨天谁和我说,潇潇来了之后,她可以休息两天了!”我摇了摇头对赵颜妍苦笑道。

    赵颜妍对我们做了鬼脸:“哈哈,老公,叶姐姐。你们继续,我要去睡觉了!”说完就转身回了房间。

    叶潇潇却吓得不轻。赵颜妍虽然是她的学生。但现在的身份却是这个家里地女主人。后宫之主!听到赵颜妍的抱怨,叶潇潇居然像小女人一样不敢说什么。直到赵颜妍走后。叶潇潇还不放心的问道:“老公,你说颜妍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

    “瞎想什么呢!颜妍人很好地,你当年是她的班主任还不了解她么?她和你开玩笑的了!不然她怎么还能主动要求带着小叶子睡觉,给我们创造机会呢?”我笑道。

    叶潇潇点了点头,想想的确是这么回事儿。看来自己是关心则乱阿!不过一想到自己没穿衣服。让学生看光了。还是有些害羞:“就怪你,在这个地方就和我那样。这下颜妍可有笑话我地资本了!”

    “潇潇,你想多了,她怎么会笑你呢?你们都是我的妻子,都是我的爱人,是一家人,也没有什么可避讳的啊!”我看着她羞涩地样子,连忙开导道。

    “那也不好意思啊……”叶潇潇小声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吧!”说着,我小声的伏在了叶潇潇的耳边:“……”

    “大被同眠?”叶潇潇惊呼道:“你怎么搞出这么荒淫的事情来啊!”

    “嘿嘿,这才能够加强人与人之间地感情么!”我笑道:“以后你也一样哦!”

    “我才不陪着你那么荒唐呢!”叶潇潇白了一眼,立刻摇头。

    “那就由不得你了,你想被特殊照顾,别人可不同意哦!”我捏了捏叶潇潇的胸脯说道。

    “啊!”叶潇潇一声娇呼:“乱动什么,抱我去睡觉,你总不能让我睡在这里吧!”

    我嘿嘿一笑,横抱起了叶潇潇,来到了一间收拾好的客房当中。当然,我家里面的客房大都是双人床的。我直接躺在了叶潇潇地身边。

    “老公,我和你说件事儿可以么?”叶潇潇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什么事儿啊?”我一笑:“潇潇,我们之间的关系,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么,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好了,不用请求地!记住,你是我地老婆,不是我地手下,我们的关系是平等地!”

    叶潇潇也是一笑,看得出来,她很开心:“其实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我就想说了,但是犹豫了很久还是没能开口。”

    “潇潇,你有什么事情就说,你再这么吞吞吐吐的,我可真要生气了!”

    “是这样的,”叶潇潇看我真的是很在意她,这才说道:“我想带着你和小叶子回家见见我地父母……”

    “什么?你是说见叶伯伯?”我一愣,没想到叶潇潇说地事情会是这个!

    “怎么了?老公,如果你很为难就算了,没有关系地!”叶潇潇看到我吃惊的表情,以为我不是很情愿!

    “不是地,我只是惊讶你怎么会提出这个要求,呵呵,我没有别的意思!”我连忙解释道。

    “其实,我虽然说小叶子是领养的,但是小叶子的神态举止和我都很像,而且和我的亲密程度决不是领养那么简单!我的父母也是过来人,我估计他们也看出了,其实小叶子就是我的孩子,只不过他们给我留了面子,没有当面戳穿罢了!”叶潇潇无奈的说道:“我不想让他们猜忌了,毕竟小叶子是他们的亲外孙,我想带着你回去,把事情说开,不然这个心结一直困扰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