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因为老人都溺爱孩子,还是孩子都依赖老人,总之现在这个年代,很多小孩子都跟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十分的亲,反而和自己的父母不是那么的亲密。

    这或许就是因为,父母和孩子之间有代沟,但是隔辈之间,反而更加容易交流!自古就有老小孩儿这样一句老话,意思就是说,老年人的心理其实也像孩子一样,年龄越大,童心越重,自然和小孩子没有代沟!

    小叶子很快就和我妈打成了一片,就像个小跟屁虫一样,形影不离。直到我和叶潇潇有些生气了,小叶子才依依不舍的穿上衣服,跟着我们一起出了别墅。

    今天是约好去见我的岳父也就是叶潇潇父亲的日子。我和叶伯伯也算是老相识了,但绕是如此,我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毕竟现在和以前的身份不一样了,原来我只是一个关系不错的晚辈,现在却是叶家的女婿了!

    叶潇潇的家里没有我家那么豪华,只是普通的小区里的复式套房。不过这已经是高干的待遇了,比一般人家自然强上很多。当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着实羡慕的够呛呢!

    叶家我不是第一次来。我轻车熟路地按响了门铃。过了一会儿,叶伯母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谁啊?”

    “妈,是我,潇潇!”叶潇潇回答道。

    防盗门立刻就被打开了,叶伯母满面笑容的迎了出来:“这位就是潇潇的男朋友小刘么?你怎么来了?”

    叶伯母显然没有把我和他的女婿联系在一起!看到我和叶潇潇一起回来,不免有些奇怪:“潇潇,你不是说和男朋友一起回来么?人呢?”

    “妈,你这是什么眼神啊。这么大个活人都看不到!”叶潇潇苦笑着说道。

    “大活人?”叶伯母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道:“你说的该不会是小刘吧?”

    “伯母,您好!”我也是有些无奈,这种事情解释起来,还真要费一番工夫了!

    “你们这到底是唱得哪一出戏啊?”叶伯母摇了摇头嘀咕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妈,我们进去再说吧,您看,把我们都堵在大门口。这哪里是待客之道啊!”叶潇潇连忙说道。

    “那好吧,不过你可不能骗我啊,小刘我和你爸都认识,你不会是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想让他冒充你的男朋友骗我们吧?”叶伯母边说边让开了身道:“来,小刘,快进来吧。坐,坐!我给你倒杯水去!”

    “伯母,你不用管我,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了,客气什么啊!”我阻止道:“我不渴地!”

    “就是阿,妈,您不用管他了,又不是什么外人!”叶潇潇也点头道。

    “我说潇潇。小刘和咱家熟悉归熟悉,但是礼貌不能没有啊,到时候你爸该挑理了!”叶伯母训斥道:“小刘现在也不是你的学生了,可不归你管了,你对他别那么不客气!”

    “妈,谁说他不归我管了,他以后都要听我的了!”叶潇潇红着脸看了我一眼。我也与她相视而笑。我当然明白她话中暗含的意思。

    但是叶伯母就不明白了:“这孩子。你还以为是古代啊?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再说了,你是女的,要为也是为母啊!”

    “啊?为母?”我听了叶伯母的比喻,张大了嘴巴!这备份也太乱套了吧?让我和我儿子同时管一个人叫妈?!

    我嘿嘿笑着看着叶潇潇,换来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个时候,叶伯父也从楼上走了下来,边走边说道:“老婆子,是潇潇回来了么?”

    “爸,是我回来了!”叶潇潇见父亲下楼来,连忙招呼道。

    “果然是潇潇阿!不是说带男朋友回来么,呵呵,我看看,是哪个优秀地小伙子俘虏了我家潇潇的芳心?”叶伯父边说边戴上老花镜,当他看到楼下的我时,也像叶伯母刚开始时一样的惊讶!“小刘,你怎?也没提前打个招呼给我,我好准备一下,找你切磋呢!”

    自从那一次在赵爷爷家,叶伯父与我下过棋之后,就总是找机会要与我切磋棋艺!那次表面上虽然是平手,但是他也知道我其实是在让他了!

    所以叶伯父只要一想到新的头绪,就把我找来比试,直到我去b市之后,才不再找我了。现在看我来了,自然想要再比试一下!

    “爸,妈,其实我……”叶潇潇在进门之前,已经打了无数次的腹稿,但是事到临头,却又有点儿退缩了!

    “你想说什么?是想说你根本就没找到男朋友是不是?”叶伯母一愣,误会了叶潇潇的意思:“没关系的,我和你爸也没催你!你想安慰我们也不用找小刘来冒充啊!你倒是找一个我们不认识地人也行啊!”

    “什么?老婆子,你是说小刘是被潇潇喊来冒充她男朋友的?”叶伯父看了我一眼问道。

    “不是的……我……”叶潇潇见父母都误会了,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去,急得头上全都是汗!

    我见到叶潇潇窘迫地样子,就知道该我出面了!

    “伯父、伯母!你们误会潇潇的意思了!”我摇头道。

    “小刘,你刚才说什么?你叫她潇潇?”叶伯母奇怪我为什么会如此亲密的称呼她的女儿!要知道女儿可是我的老师啊!

    “是地,伯母,其实我这次回来,真的是以潇潇地男友的身份来做客的,当然,也可以说是她地老公!只是个称谓的问题。”我郑重的点了点头。

    “哈哈,小刘,你别闹了,潇潇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来假冒她的男朋友?”叶伯父听后大笑起来:“你和老赵地孙女是一对儿,这在几年前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行了,你俩别演戏了!”

    “姥爷,你为什么说爸爸和妈妈在演戏啊?”这时候,小叶子忽然开口说话了。

    “小叶子,你管他叫爸爸?哦呵呵,原来你也跟着参与进来了?”叶伯父摇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叶子:“小孩子撒谎是不对的哦,姥爷可是要不喜欢你了?”

    “姥爷,我没有说谎啊!我就是问问您为什么说爸爸妈妈在演戏呢?”小叶子不明白的抬起头来。

    “那姥爷问你,他是你爸爸么?”叶伯伯指着我,对小叶子问道。

    “是啊!”小叶子使劲儿地点了点头!好不容易找到了爸爸,怎么能说不是呢!

    “哈哈,这还没说谎?他怎么会是你爸爸呢?他是你妈妈地学生!”叶伯父拍了拍小叶子地头,仿佛发现了一件大秘密一样。

    “啊?爸爸是妈妈的学生?师生恋?!”小叶子脱口道!

    我、叶潇潇、叶伯父、叶伯母都惊异地看着小叶子,不会吧,这么新潮的词语,小叶子怎么会知道?港台电视剧害人啊!

    “叶伯伯,我们都没有骗你,我和叶潇潇,真的是男女朋友关系!”我哭笑不得的解释道!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说实话怎么就没有人相信啊!当年可是你们上赶着要我当你们叶家的女婿,现在你们的想法变成现实了,却反而说我们一家子都在骗人!

    “好吧,就算我相信你,那赵颜妍呢?难道你要告诉我你和她分手了?这么大的事儿,老赵没理由不告诉我的!”叶伯伯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是一脸的不相信。

    “我和颜妍很好,没分手,但是我和潇潇也……”这话该怎么说呢?唉,总不能直说,颜妍是大老婆,潇潇是二老婆吧?

    而我看到旁边的叶潇潇,也是几次都欲言又止,哎,开口还真是个难题啊!如果叶潇潇不在场,我有些话还比较好说。男人和男人之间比较好沟通,而女人和女人之间也比较好沟通,如果让我单独和叶伯伯谈这件事儿,我相信我肯定会让他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个事实,但是现在,有叶伯母和潇潇在这里,我反而束手束脚。

    对了,单独!犹豫间,我忽然想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