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伯伯,不如这样吧,咱们先上楼下一盘棋,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说着我就站起身来,主动向楼上走去。

    “下棋?好啊!我可是等到手痒了呢!”叶伯伯一听我主动找他下棋,高兴的连忙应下,不过他的心里,更加确定了我是来假冒潇潇男友的想法,他认为我是心虚了,故意转移视线!

    叶潇潇有些不解的看着我,怎么正准备坦白真相呢,我居然突然提出了这么个怪异的建议?

    “分头围歼,各个击破!”我用精神能传递给了叶潇潇一个讯息,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听到的讯息。

    各个击破?叶潇潇明白了,会意的对我眨了眨眼睛。原来是这样!叶潇潇不笨,立刻就向明白了中间的原因!没有父亲和我在场,她和母亲说话自然方便多了,母女之间的私房话比较多,沟通起来也容易!

    “小刘,最近怎么这么清闲?有空回松江了?”上楼的时候,叶伯伯随意的问道。

    “呵呵,我一直很清闲阿,怎么,叶伯伯,在您的印象里我是个大忙人?”我不明白叶伯伯为什么会这么问。

    “小刘,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呵呵,没想到我老叶居然认识世界第一集团的董事长!而且还陪我这个老头子下棋,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叶伯伯笑道:“原来我还以为军生这小子搞的公司有你的一份力量,没想到整个幕后的人物就是你啊!”

    “叶伯伯说的是这件事儿啊!那您也看见了,都是赵叔在忙,所以我这个董事长反而轻松得很!”我耸了耸肩。

    “嗯,这倒也是!”叶伯伯领我到了楼上的书房里面,从书架中取出两盒棋子。摆在了茶几上:“你用什么颜色?”

    “无所谓。”我笑了笑:“听说叶伯伯这一年多来都在钻研棋艺,是不是让我几目?”

    “别开完笑了,我还正寻思着叫你让我呢!”叶伯伯一听连忙摆手:“那我执黑子,我先来!”

    为了营造谈话地气氛,我并没有走凌厉的棋路,而是用了一种怀柔政策,黑白子在棋盘上扯起皮来,一时半会儿分不出个胜负了!

    “嗯?是我的水平提高了还是你退步了?”叶伯伯看着乱七八糟的棋盘自言自语道。

    “我很长时间没摸了。有点儿不适应。”我随便扔了一个子。

    “我还以为你故意用的什么**阵呢,弄得我畏首畏脚的,早知道我直接杀你个人仰马翻!”叶伯伯惋惜道:“哎,失策了!”

    “伯父,你觉得小叶子会不会就是小叶子的孩子?”我趁着叶伯伯分神的时候,突然问道。

    叶伯伯正想别地呢,冷不丁的被我一问。脑筋虽然转过来了,但是心里意识还没有转过来,下意识的顺口答道:“我觉得也是,但是我们也不敢问啊……嗯?小刘,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听了叶伯伯的话,我就明白了,原来真如叶潇潇所说。她的父母已经察觉了!不过这反而好办了,既然他已经有了准备,就不怕他到时候接受不了了!

    “叶伯伯,我想给您看一张照片。”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照片递了过去。

    叶伯伯疑惑的接过了照片,只看了一眼就脱口道:“小叶子?”

    我没有说话,表情也没有任何地变化。

    叶伯伯摇了摇头,指着照片说道:“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从来没见过呢?好像过去的感觉……这日期……怎么是1984?怎么回事儿?你这是什么照片?别告诉我是灵异恐怖?”

    灵异恐怖?也太能扯了吧!我苦笑道:“这是我四岁时候的照片。”

    “你?四岁?你给我看这张照片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小叶子……?”叶伯伯忽然想到了其中的关键惊呼道:“你想告诉我,小叶子和你小时候长得很像?”

    “是的。但这只是表面上的意思,更深一层的意思,我想叶伯伯您不会猜不出吧?”我点了点头,正色说道。

    “小叶子和你有什么关系?他怎么会在叶潇潇那里?”叶伯伯声音有些焦急地问道。

    “肯定不是兄弟

    的答案就显而易见了!至于他为什么会在叶潇潇那里小叶子。就是叶潇潇的亲生骨肉。也就是你的亲外孙!”我努力使自己保持着平静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你是说……他是你和潇潇……天啊。这怎么可能呢?”叶伯伯也想让自己平静,可是他却怎么也平静不了。这个消息简直太震撼了!

    “叶伯伯,您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小叶子的全名叫做刘叶,是我和潇潇的孩子!”我叹了口气:“现在您知道我不是假冒地了吧!”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小叶子今年都四岁了,你那时候才上高一,你那时候不是和赵家的小丫头在一起么,要生孩子也是她生阿,怎么轮到潇潇的头上了?”叶伯伯觉得这件事情中间的不可思议太多了,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怎么相信。

    “其实这都是伯父您惹得祸啊!”我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件事儿其实是个意外,而我,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潇潇有了孩子!”

    “我惹出来的?”叶伯伯就纳闷了,你就算是个狠人也不能随便诬赖啊,你把我女儿搞大了肚子生了孩子,怎么把过错推到我头上来了?

    “叶伯伯,您记得那次我来你家做客么,就是喝醉了的那次,你把我和潇潇弄到了一个房间!”我看你还想不认帐?哼哼,虽然我也有错,但是我让你这个岳父也得承担一部分!

    “嗯……我记得那次……不会吧?你是说你们那天晚上出地事情?”叶伯伯瞪大了眼睛:“你还真做了?”

    “拜托,叶伯伯,您也是个男人,应该理解我地感受!第一,那天我喝了酒,人说酒是色媒,这一点儿都没错!第二,也是最重要地一点,我喝醉了,我把潇潇当成是别人了!”我现在面对的对象是叶伯伯而不是叶潇潇,所以我没必要把责任揽在我身上。

    “你把她当成颜妍了?”叶伯伯一愣,问道:“这也行?貌似潇潇和颜妍地身材差很多吧?你能感觉不出来?你是故意将错就错的吧?”

    是有点儿不一样,但我当时哪能考虑那么多啊!这种事儿能推还是要推的,而且我接下来的话就是要给叶伯伯打预防针了:“不是颜妍,是我另外的一个女朋友,她的身材和潇潇差不多,都是大……嘿嘿嘿,我说了你也不知道!”

    我刚想说大咪咪,马上反应过来这是我的岳父阿,连忙住口。

    “你还有女朋友?”叶伯伯张大了嘴巴:“你是说你高中的时候,就有两个女朋友了?”

    “貌似不止吧……叶伯伯,你也是男人,您也曾经年轻过,肯定不会只对伯母一个人产生爱慕吧?您别不承认,您不承认就说明您不正常!”我见叶伯伯想摇头,一句话断了他的后路。

    叶伯伯无奈啊,我怎么就不正常了?我不正常哪来的潇潇?没有潇潇哪来的小叶子?就像一首歌里面唱的,没有你哪有我,这种意味。

    我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继续说道:“而我和大多数男人的区别是,我做了他们不敢做也没能力做的事情,我想如果有这个可能,每个男人和我的选择都会是一样的!”

    叶伯伯听着我的惊世骇俗的理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了,小刘,我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你和我说这些话的目的!无非就是让我允许潇潇和你在一起,不干涉你那些私事!我说的对么?”

    “嘿嘿,伯父,您不愧是大学者啊,一点就透,一说就通!”我尴尬的恭维道,没想到我的目的就这么被戳穿了。

    “说实话,我对这些并不在乎,不然当初我也不能怂恿你追求潇潇了,虽然那时候玩笑的成分多一些,但也说明了我并不是个保守的人!你现在有能力了,我也知道再多的女孩子你也可一养得起,但是我想知道的是,潇潇在你的心目中,或者说是在你的一干女朋友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充当一种什么角色?”叶伯伯挥了挥手,然后正了正身子,盯着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