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的水中想要找到一个人无疑比在空中看到一个人要难得多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掉落到冰洞里的人没办法被救上来的原因!

    我根本无法确定吴现在的方位!不过多亏我有异能,可以在黑暗中视物,不然的话吴这回可真就是凶多吉少了!

    虽然在湍急的水流中张开眼睛一时间不是很适应,但是我的体质本来就和普通人不一样,所以很快就正常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水中的情景!

    我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并没有吴的身影!不由得着急起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我就比她晚跳个几秒钟,人怎么就不见了呢?

    绝对不可能!想到这里,我静下心来,仔细地观察起周围的地形来。忽然发现在我左面不远处有一片水草,而水草的附近是白色的珊瑚!而吴,此刻正被夹在了珊瑚的上面,隐隐可以见到她洁白的肩膀!

    原来是这样!吴的皮肤本来就白皙,再加上她的上衣刚才都被我脱掉了,所以白色的肌肤和白色的珊瑚颜色很相似,前面还有水草的遮掩,自然让人难以发现!

    看到了目标,我连忙快速的游了过去,想要把吴给拉出来。但是一拉之下,却发现吴的裤子被珊瑚刮住了!

    如果小心的仔细去弄,或许可以把裤子与珊瑚分开,可是情急之下,我哪顾得上管那么多了,一用力,只听“咔擦”的一声,吴的裤子永远的流在湖中的珊瑚上!

    或许多年以后,有科学家来这个湖里做研究,还会纳闷的说,难道湖中的鱼也穿裤子?莫非是传说中的鱼人?

    我把几乎脱得光板儿一样的吴拉出了水洼洞口,此刻她混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小内裤了。由于是夏天,穿地内裤都比较薄,再加上被水一打,几乎和透明的没有什么区别,下面一簇簇黑色的小绒毛清晰可见!

    这回吴并没有再次昏迷,整个人都是十分的清醒!

    吴也不避讳我,目光呆滞的站在那里。我看着她,又气又心疼。哎,你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呢么,居然玩起自杀来了!

    过了一会儿,吴缓缓的蹲下身去,在我“生成”的那一团火堆边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一直都是这样,而且早就说过了。我最怕地就是女人的眼泪!也正是因为女人的眼泪,让我刚想硬起的心肠一次次的变得更软,才导致了我的后宫不断壮大!

    吴哭得很是伤心,不过这次,她也没再作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只是静静地蹲在哪里,瘦弱的身子在不停的颤抖。呜咽声弄得我十分心乱。

    我叹了口气,走到她的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轻声说道:“,别哭了!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你干吗要这样呢,你要是有气,就出在我身上好了。你为什么要去自杀啊!”

    我这话不说倒好,一说吴反倒更激动了:“我自杀?哼,还不是因为你啊……呜呜……你要是不先自杀,哪能弄出现在这么多的事情来啊,现在还怪起我来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啊……呜呜!”

    我先自杀?我什么时候要自杀了?我莫名其妙:“,你说什么?你说我要自杀?”

    “哼,怎么。你还想要不认账啊。我刚才虽然昏迷了。但不代表我也失忆了啊,之前的事情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呢!”吴听了我地话。也忘了自己正在伤心呢,完全被愤怒占据了主动,倒也忘记了哭泣了。

    “我怎么不认账了,明明是你过来吓唬我,我才把你扔到悬崖下面,之后才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你怎么先怪起我来了?”我越听越奇怪,吴的脑袋不能是摔坏了吧?

    “什么我吓唬你?你说什么呢?难道因为刚才两次落入水中,你的脑袋摔坏了?”吴仔细的看着我:“你不记得了?当时你站在悬崖的边上,在那里怔怔的发呆,还自言自语,明明是想要寻短见,我好心过来想劝解你几句,没想到话还没开口呢,就被你给丢到悬崖下面去了!你不会是不想认账吧

    “我寻短见?”我听了吴的解释,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误会啊,很多时候,误会是会要人命地!“我哪里是要寻短见啊,我来这里是要办一件重要的事情,当时我正在那里观察地形,没想到我的后面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我以为有人想害我,就下意识的把来人给扔了下去!”

    “啊?”吴听后张大了嘴巴:“什么?你不是要自杀?”

    “废话,我活得好好的,自杀个屁“拜托,吴大小姐,你看海边站着那么多人,那他们都是要跳海自尽的么?”

    “什么啊!”吴气得站起身来指着我气急败坏的叫道:“你什么意思!人家好心过来劝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再说了,我当时也不知道前面地人是你,我想地是,万一有人想不开,我当然不能见死不救了!爸爸从小就教育我和弟弟,要见义勇为,救死扶伤!”

    见义勇为,救死扶伤?不愧是军人家庭出来地孩子啊!不过,我听了这两句话却十分的想发笑!这对姐弟也是真够可以地了!

    吴胖子是遵从他父亲的教导见义勇为去了,结果弄成了个殴打外国友人的大乌龙!

    吴是救死扶伤,但是问题是,我根本就不想死啊!而我要是不会点儿异能,没准儿还真就弄假成真死在了这里。毕竟那次我和薇儿就是侥幸了,人不能每次都侥幸吧?

    吴一站起身来,全身上下立刻全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而此刻我正蹲在地上,吴是站着的,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正好对着我的脸,里面的毛毛清晰可见!我再抬头一看,正好能看到两座高耸的山峰!

    也不知道这丫头是神经太大条了,还是在我面前太放得开了,这么香艳的情景让我刚熄灭的欲火又燃烧了起来!

    不过这丫头现在正处在暴走的边缘,我要是在弄出点儿淫荡的动作,天知道她能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好了,别生气了,这事儿都怪我还不行么!我错了,我承认错误还不行么!”我劝解道:“你看,你一个女孩子,就这么站在我的面前,这要是让人看见了,影响多不好啊!”

    “影响?”我不说倒好,这一说正好刺痛了吴的心事了,刚刚干涸的粉脸上又开始梨花带雨起来:“我还怕什么影响?我亲都被你亲了,摸也被你摸过了,反正你也不打算对我负责任了,我干脆破罐子破摔好了,你看吧,随便看吧,想怎么样都行,我无所谓!”说着,还特意的挺了挺胸!

    她这以挺胸倒是不要紧,小腹也跟着向前一用力,处女神秘的部位正好贴在了我脸上!

    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骑颜么?这么淫荡加猥琐的动作都实现了?我甚至可以嗅到吴那里散发出来的处女的阵阵特有的气息,这无疑是激发男性荷尔蒙的最佳气味!

    我真想在上面舔一下,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做,做了你就死定了!现在根本不是**的时候,面前的女暴龙明显是等着发彪呢,我要是一舔,简直就成了她发飙的催化剂了!

    开始,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的举动正好与a片中某个传说中的超级yd的动作所温和,但当我滚烫的鼻息烧灼着吴那里的时候,这丫头终于意识到自己和我的姿势有多暧昧了!

    吴刚才是气火冲天,愤怒中的人往往都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但是现在,吴也平静多了,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连忙蹲下身去,用双膝盖住了自己的胸脯。

    不过这样一来,使她的姿势看起来更唯美一些,真是诱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