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刚才我对吴又亲又摸是出于对她吓唬我的报复,那么现在我剩下的只有愧疚了!原来事情根本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吴拍我只是出于好心!我却冤枉了她!

    现在,吴能对我说出被我亲过摸过的话,足以证明了她的心意!不过看到吴这样对我耍小脾气却又对我无可奈何的样子,我真的觉得她很可爱!至少不是像吴胖子说的那样,刁蛮暴力!

    但我不知道的是,一直以来,吴也只有在我面前,才会有这样小女儿的神态。今天如果换作其他的男人,别说摸她胸部了,就是敢人工呼吸,也得被她给踢成残疾。

    “,你冷静一点儿,好不好?你看,我那不是亲你,是为了救你给你做人工呼吸!而且我挤压你胸部,也是为了使你保持呼吸顺畅阿!”我耐心的解释道。

    “哼哼,刘磊,你的意思是后来我主动吻你,挑逗你的了?”吴听后冷笑道。

    “可以这么说吧……”我小心的答道。

    “放屁!”吴在我面前已经没什么可矜持的了,都快**了,还保持什么淑女形象:“是你先揉我咪咪的好不好?你还趁机捏我的**,当我感觉不到啊!”

    呃……我一惊!没想到这都被她发现了!我确实……唉!我看着暴怒的吴,只得陪笑道:“,我其实之前就对你存有好感,刚才那种情况下,我难免会对你产生非份之想……”

    “真的?”吴听我说对她有好感,立刻又惊又喜:“你刚才对我那样,是因为你喜欢我么?”

    “是啊!其实我第一次在皇朝海鲜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对你产生了好感!”我说的确实是实话,并没有欺骗她和讨好她的意思!“只不过后来。我知道了你家里的背景,你也知道。我有不止一个的女朋友!你父亲是军队的大官,他会允许你给别人做小老婆或者是情人么?”

    “我爸?你管他做什么!他要敢说一个不字,我把他胡子拔下来!”吴立刻露出了刁蛮女地本色。

    “你看,这就是我不敢接近你的原因啊!”我摇头笑道:“吴胖子说你从小就刁蛮不讲理!”

    “吴胖子?这个死老弟,看我下次见到他不揪他耳朵地!”吴听说弟弟说她坏话,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一想到自己这样。不是显得更加刁蛮了么,连忙笑道:“我开玩笑的啦!其实我哪是那样的女孩子!你和我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了,我哪次对你凶过。还不是都被你欺负!就连刚才也是,被你看光摸光亲了个够,你不认账,我不也只能自己受着么!”

    你是自己受着了。我倒宁可你骂我一顿,你也别自杀阿!不过我仔细一想,吴的确是像她说的那样,从来没对我刁蛮暴力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

    “好了。我知道了!”我走到吴地身边,蹲在地上,搂过了她的肩膀柔声说道:“咱们今天也算是共患难了。而且你我也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意!这个帐我当然要认了,过两天我就和你爸爸提亲,相信以我现在地身份和成就。你爸爸也不会怎么刁难我!”

    “真的?”吴喜道:“我都说了,他同不同意都无所谓的!只要我同意就行了!”

    “那你同意了么?”我笑道。

    “我……嗯……暂时还没有。你还没追求过我呢,哪能这么便宜了你?”女孩子就是这样。没得到爱情的时候,期盼地不得了,心上人说什么,她们都会遵从,但是一旦占据了爱情的主动,就会耍一些小性子,小脾气!

    不过这也正是女孩子的可爱之处,不然如果成天对你相敬如宾。毕恭毕敬的,那还不如请个可以陪睡觉地保姆过来!

    “好啊,追求你也得等我们从这里出去以后,现在我们是不是先干一些别的事情?”我坏笑道。

    “你要干什么……”吴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完全没有刚才那种“随你看,随你摸”地豪迈气概了!

    “当然是这样!”我轻轻的封住了她的双唇……

    “呜……坏人!”吴嘴上抱怨,心里却十分地甜蜜。刚才的亲吻带着太多地其他因素。只有现在。才是真正的和爱人之间心灵与心灵间地交流!知道爱人接受了自己,吴除了原先那种创快淋漓的感觉。更多了一种精神上的快感!

    我这次并没有直接直接疯狂的去吻吴,我不想给她一种色狼的形象。虽然我知道,就算没有任何前戏,我直接把她给xxoo了,她也不会说什么,但是这种事情,可以让双方都满足才是最重要的!

    我非常温柔的吻着吴的双唇,然后慢慢地吻向她的下巴、颈部、甚至是胸部……我轻轻含起吴胸前的小樱桃时,吴全身一颤,却没有任何阻止我的动作。吴早就看开了,这种事情早发生一刻与晚发生一刻没有任何的分别!而且,现在的气氛也非常好,吴怎么可能阻止呢!

    我轻轻将吴身上最后一块遮挡脱了下来,然后继续一路向下的亲吻着,直到来到了那片处女地地边缘。

    这里地湖水十分地干净,所以不但没有弄脏吴的身体,反而起到了一定地清洁作用!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用舌尖轻舔了一下吴身下的小颗粒……

    吴明显全身战栗了一下,轻声唤道:“脏……别亲那里……”

    我当然不会理会她,吴也没有

    止,享受之余,吴也十分地高兴,我能这么做。明我把她当作了亲密地人。不会对她有所嫌弃。

    “刘磊……吻我……”吴双手乱抓。口中喃喃地说道。

    我看到吴的样子,知道她已经动情了,连忙起身与她热吻了起来。两片热唇交织在一起,不停地吸吮着对方,唇舌地绞缠感,下身地火热感。已经让吴有了一种欲火焚身地感觉!

    但是吴并没有过性经验。平时也没接触过a片。神经比较大条,对男女之事干脆就是个白痴。

    吴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她只觉得全身酥麻搔痒,尤其是下面被我舔过的地方更是有如蚂蚁在爬一样,只得夹紧了双腿不停的蹭来蹭去。

    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接吻,疯狂地接吻!但是这非但不能让那些搔痒感减弱,反而更甚起来!

    “我……我好难受……”吴呜呜说道。

    我其实。早就察觉到了吴地身体的反应。但吴是第一次。我不想让她疼痛感太强烈。就只能不停的挑逗她的**,只有把这个**挑逗到极限。才能冲淡第一次那种撕裂的疼痛!

    而现在,吴的**无疑已经到达了爆发的边缘……

    一切。不需要言语,只有自然的**和美妙地呻吟声!吴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但是却一点儿也没有普通女孩子地害羞,一个是因为她确实不懂这方面地事情,所以也没有什么可觉得害羞地!另一点就是。吴本来就很豪爽,她认为在爱人面前没有什么可放不开的,我连她那里都可以舔,那两个人之间何必还虚情假意地做作呢?不如尽情宣泄来的爽快!

    吴狂野地呻吟声和配合的动作,让我们及其默契的做完了人类历史上千年不变的事情。

    **过后。吴沉沉睡去了。看着熟睡中的吴,我并没有去打扰她。我小心地拿起她的内裤,在水洼中洗干净之后。轻轻地帮她擦试了一遍身体,尤其是下面被我摧残过的部位,我更是小心轻柔的弄了半天。

    做好这一切之后。我才把散落在一旁的两个人地衣物全部放在水洼中搓洗了一遍,这才用异能把它们弄干燥了。然后把我的上衣盖在了吴的身上。

    刚做过剧烈运动,我怕她会着凉。而我则是无所谓了,身体素质强过普通人,所以只穿了一条内裤,就在四处转悠起来。

    同样地山洞。居然是我和两个女孩子的定情之地!看来我和这里还真是有缘啊!

    看着不远处的鬼火,也就是“磷火光”,我不禁想起了上次和陈薇儿在这个山洞中地情景!还有那一副骷髅骨架子……等等,骷髅?

    我这次出来,不就是要去找一个带骷髅的山洞么?难道就是这个山洞!想到这里,我连忙的向那堆磷火的方向走去!上次由于山洞里比较黑暗,我也没有仔细检查骷髅的附近是否有什么东西!走到磷火的跟前。我连忙释放了一个火系地异能。在骷髅的附近寻找起线索来。

    当我检查到墙壁的时候。我就知道世界上的事情有多么的凑巧了!文字。看着墙壁上的文字,我就明白了。这里就是当年刘振海他们来的那个山洞!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山洞地路线与刘振海说地不一样呢?是刘振海他们记错了,还是过了这么多年,山脉发生了变化……山脉变化,对了,我记得在我小地时候,新江市发生过一次地震,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地震的原因好像就是因为附近地山脉变化!

    当然,这些事情,我没必要去搞清楚,因为它对事情的发展没有任何的帮助。

    我借着火光,看起了墙上的文字,让我失望的是,这些文字的内容和刘振海叙述的类似,并没有太大的出入!

    我又在四周仔细的寻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看来刘振海他们已经把所有的线索都找到了!

    没来这里之前,我总是期盼着能够找到些新的线索,但是似乎让我失望了!我叹了一口气,如果说因为那次地震,山脉确实发生了变化,那么这幅地图上记录的地点很可能也相应的发生了改变,而变得不是那么得准确了!

    要想找到这份宝藏的所在地,无疑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儿!

    我再次看了一遍刻在石壁上的文字,记住了上面的内容后,缓缓地用手在石壁上抚摸了一把,哗哗的石粉随着我的手滑落,当我抬起手时,石壁上已经身都没有了。

    正当我想把这具骸骨也毁灭的时候,山洞里面传来了吴惊恐的叫声:“刘磊!刘磊,你在哪里阿?”

    这具骸骨处不处理掉都没有多大的分别,所以我也没在意,连忙快步的向吴的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