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此刻正惊恐的坐在地上,神色慌张的四处张望。

    “,怎么了!”我边跑边喊道。

    吴看到了我,脸上一喜,随即居然委屈的呜呜哭了起来。

    “,你怎么了,别哭啊,有什么事儿就说啊!”我吓了一跳,连忙抱起她安慰起来!

    原来,刚才吴虽然睡着了,但是毕竟她很年轻,从小也是接受军人训练长大的,体力恢复的也快,所以

    睡觉的时候,吴还做了一个美梦,梦见她加入了我的大家庭里,星期日,和赵颜妍她们一起到超市购物!吴简直幸福的要死!所以当她醒过来之后,自然而然想要找身边的我!

    可是当她四处张望发现我没在的时候,内心中的恐惧顿时上升到了整个身体,难道刚才一直都是一场梦?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都是假的?失望、沮丧,让吴惶恐不已!

    吴虽然比较大条,但也不傻,刚才刚刚醒来,有些迷糊,所以想法也比较古怪,不过立刻,她就意识到这不是梦了,因为她还身处在这个山洞中,而下体那种撕裂的痛楚告诉她,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实了!

    现在,吴甚至要比刚才更加的心烦!甚至恐惧!她看到我消失了,下意识的就认为我不要她了,独自溜走了!

    所以当吴看到我再次出现的时候,会委屈的泪流满面:“死刘磊,坏刘磊。你刚才干什么去了,怎么没在我身边陪我啊,我还以为你又不要我了呢!吓死我了!”

    我虽然觉得吴这个理由有些无理取闹,但我也知道,女人尤其是经历过第一次的女人,在醒来后,如果看不到爱人会是一种什么样地心情!

    “,怎么会不要你呢,我就是四处看看。有没有能出去的路!”我用手将吴的眼泪擦去,笑道:“再说,怎么是又呢,我什么时候不要过你?”

    “本来的么,都好几次了!你每次答应人家的事情都爽约,弄得我现在心里很没底呢!”吴噘着小嘴气呼呼的说道。

    原来我给她的就是这么一种印象啊!我苦笑道:“,别哭了。你放心,以后我答应你的每一件事都会做到,再也不会让你伤心了!”

    “嗯!”吴这才拨开乌云见彩虹,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拉钩!”

    “好,拉钩!”我伸出了小手指,和她勾了一下说道:“再盖个章!”

    “不是盖过了么?”吴看着自己的大幕手指。

    “不是这里,使这里也要盖个章!”我在吴地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

    “讨厌!”吴拍了我一下。

    “休息得怎么样了?现在。我们该回去了!”我看了看手表,差不多下午三点了,我一会儿还要去接叶潇潇呢。

    “我没事儿,可是我现在怎么走啊,裤子都没了……”吴沮丧这脸说道:“总不能让我穿着内裤和你出去吧?”

    “这个倒不是问题!”我说道:“我会一些特殊的能力,就俗称的异能,这一点,只有我身边最亲密的人知道。现在你是我的老婆了,所以我也不介意把这件事儿告诉你!”

    吴听了我的话,心中很高兴,倒不是因为我会异能,而是因为那句“只有我身边最亲密的人知道”,这样一来,以后和我就是自己人了!

    “对了。老公。你刚才不是说来里要办一件事儿么。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吴心里高兴,对我地称呼也改变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无意中得到了一张藏宝图,藏宝地点就是这附近!”我觉得对吴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她绝对不会害我的。

    “什么地图,我看看可以么?”吴好奇的问道:“听起来似乎很有意思的样子?这个年代还存在宝藏?真是太神奇了!”

    我摇了摇头把藏宝图拿了出来,递给了吴,女孩子总是好奇心强烈,不就是个宝藏么,至于这么兴奋么!

    吴小心的接过了那张粘合好的羊皮卷,静静地看了起来,本来还满目笑意地她神色渐渐凝重起来,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皱起眉头来问道:“老公,这个藏宝图你是

    地方得到的?”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我奇怪的问道。

    “嗯,我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会儿会告诉你的,你先和我说说这副藏宝图的来历!”吴正色说道。这丫头认真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似的,让不禁好笑!

    于是,我把这副藏宝图的来历说了出来,当然,我隐去了那次武林大赛上地争端,我只说这地图是刘振海几个人当年找到的,现在传到了我的手中!然后继续说道:“这副地图的发现地点,正是这个山洞,而且我也找到了刻在石壁上的文字!”

    “可以带我去看看那些文字么?”吴问道。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刚才已经把它们彻底的毁灭了,我没想到你会要看。”

    “没关系,我就是好奇罢了,看不看也无关紧要!”吴自然相信我不会骗她,根本没想别的什么。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看出了什么了么?”我指着藏宝图问道。

    “可以,但是我只告诉你,你别和别人说!”吴说道:“因为这件事情似乎是保密地,你可别给我家惹麻烦啊!”

    “呵呵,,你还不相信我么?”我笑道。

    “我当然信得过你!”吴吐了吐舌头:“只是这件事情比较重大而已!在我七八岁地时候,有一天晚上,我爸爸地一个部下突然来到我家,和我爸爸汇报了一件事儿,还拿来了一张地图!似乎说是有什么神秘的东西,我当时也没太听懂!后来,等我爸爸送那个部下走地时候,我悄悄地把那副地图拿出来看,刚看了一眼,就被爸爸收走了,还骂了我一顿!”

    “我从来没见过爸爸对我发那么大的火,即使是我在屋子里放鞭炮他也没那么生气!”吴继续说道:“我当时就很好奇,以为那张地图是个什么好东西,所以,有一次趁我爸爸不在家就把地图拿出来仔细看了好几遍,我怕爸爸回来,就找了一张白纸在上面临摹了一遍拿回自己房间去研究,可是什么都没发现!所以我对那张图纸上面的东西记忆十分深刻!后来等我长大了几岁之后,我才知道那张地图是张军事机密地图,难怪爸爸生那么大的气!”

    “你的意思是说,你看到的那张地图,和我的这张有相似之处甚至一样?”我听了吴的话,立刻明白她想说什么了!

    吴点了点头指着地图说道:“没错,这几个地方几乎一模一样!”

    什么?和军事地图一模一样?难道说……这个保藏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被人发现了,如果发现宝藏的话,派军队参与驻守,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不禁一阵沮丧,看来我似乎是来晚了!

    吴看着我沮丧的样子,同情地说道:“算了,老公,你也别放在心上,这宝藏有没有能怎么样呢,你现在已经有了数不尽的财富,不要那么小气啦!”

    我听了吴的劝诫,哈哈一笑道:“你老公哪是小气阿,只是这寻宝的乐趣没有了!”

    “也不一定,没准儿我记错了呢,这样吧,你明天到我家来,我把地图找给你看看,或许不是一个地方呢?”吴将藏宝图折好,还给了我。

    “也只能这样了!”我收起藏宝图,站起了身子:“我们把衣服穿好,我带你离开这个地方吧!”

    “好的,可是没有裤子啊?”吴指了指那个水洼。

    “其实不穿衣服都没关系,这样吧,你先把我的上衣围在腰上!”我把上衣递给了吴道:“我要带你直接到我的家去,所以即使你不穿衣服也没事儿!”

    “真的?能直接从这里到你家?难道你有传说中任意门?”吴惊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