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声明,我没看过什么蓝猫之类的动画片,我只是按照“移动”和“转移”这两个词字面的解释加以定义的,参照的是百度百科里面的解释。至于“瞬间移动”这个组合名词,我没有查过,如果读者感觉不妥,就当作我简介里说的,看到不理解的,勿用原有世界观衡量。你们看的是书,而不是咬文嚼字,不是么,鱼人不是学文科的,也不是学物理的,大家看看书,笑过就好!

    ……………………

    “儿子,这又是怎么回事儿?不是我说你,有些事情不能无度啊!潇潇刚不在你的身边,你就又找回来一个,按照你这个速度,你是不是准备弄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我妈无可奈何的看着我这个让她又骄傲,又气愤地儿子。

    “妈,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很早就认识了!”我知道我妈对我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只得解释道:“妈,我们只是到了今天才走到一起的,你以为你儿子是见了美女就收的浪荡公子阿?”

    “我看你也差不多!”我妈冷哼道:“算了,我今天给你下个目标吧,最多再增加三个!不管你外面还有没有什么余情未了的,都得从这三个名额里面出,超过了,我可不认了!”

    “不是吧?这种事情还有名额?”我夸张的张大了嘴巴,有些哭笑不得。

    “我不管,反正我已经和你说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妈接过我拿下来的那些衣服说道:“放在这里吧,一会儿我叫人来拿!你有事请就出去吧!”

    我叹了口气,看着我妈的样子。我也不能再说什么,好在不是还有三个名额么,我也相信我会再随便沾花惹草了,毕竟我也不是刚重生时那种天大地大我第三大的性格了。

    我现在要做的是再去一趟西星山地山脚下,因为我的车子还停在那里的停车场上。我当然不能直接把自己瞬间转移到停车场去,那里的人太多了,凭空出现一个人天知道会引来怎么样的轰动。

    我将自己转移到了西星山上人烟稀少的树林里,而且我出现的时候是躺在地上的。这样就算有人看到我从地上站起来,也一定会以为我原来一直躺在那里!

    很巧,这里并没有人。我十分顺利地来到了山脚下,开着车子驶向我地母校——四中。

    途中,我给叶潇潇打了一个电话。

    “潇潇啊,我现在正在赶往四中的路上,你那边怎么样了?完事儿了么?”我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才打的电话。

    “老公啊,学校里的几个姐妹不让我走啊。要留我晚上吃完,你也一起过来吧?”叶潇潇柔声说道:“……哎呀,别闹……”

    “什么?”

    “不是和你说的。有个姐妹和我闹……”叶潇潇笑道:“你到底来不来啊?”

    “我去?不太好吧?你们都是女的,我去了不影响你们说话么!”我对四中还是有点儿抵触,这里除了叶潇潇之外,没有让我印象好的老师。

    “不是的。我的朋友一会儿也会带男朋友一起地,我自己去多没意思阿!好嘛,老公,你就来吧!”叶潇潇撒娇道。

    “好吧,这样,我就在学校门口等你们。你们出来了给我打电话!”我摇了摇头。只得说道。

    我将车子停在了四中门口。过了一会儿。我不禁为我早来这么一会儿感到庆幸,因为我来了不久。就到了学生放学的时间了,几百台接学生的车陆陆续续地开了过来,很多都找不到停车位!我不禁暗叹,现在的学生阿!

    我上学的时候,像赵颜妍这样家里有车的是凤毛棱角,而现在,新江市人真地富有了!

    过了没多久,我就接到了叶潇潇的电话:“老公,你到了么?我们几个在校门口呢!”

    我抬起头向校门口的方向看去,果然,叶潇潇正举着手机四处张望呢!

    我连忙从车上下来,迎了过去,边走边喊道:“潇潇,这里!”

    叶潇潇听见了我的喊声,转过头来,显然也看见了我,对我挥了挥手,然后和身边的三男四女说了几句话,就向这边走了过来。

    让我惊奇的是,这三男四女中,居然有三个人是我认识地!其中一对男女是我和叶潇潇回来时在飞机上遇见地那对情侣,剩下地一个人居然是姜永富的儿子姜奇!

    姜奇显然也看见了我,微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热情地迎了上来:“刘哥,原来潇潇就是大嫂啊,我才知道,嘿嘿,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女朋友!”说着就指着身旁地一个女孩子说道:“杨佳,在四中教书!”

    “佳佳,这是刘哥,我爸的好朋友,我这么叫好像乱了辈分,不过我们各论各的,呵呵!”姜奇笑着对身边的女孩子介绍道。

    叫杨佳的女孩子连忙甜甜的一笑对我点头问好道:“你好,刘哥!”她也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家里是什么身份,男朋友父亲的朋友,显然不是一般人!没想到潇潇的男朋友也这么有背景!

    “呵呵,弟妹,你好像比姜奇这小子大吧?”我笑道。因为我知道,姜奇比我还小上几个月,只不过他走的是警校的路线,所以参加工作比较早。

    “刘哥,你不能不揭我的短么,我都尽量往成熟打扮了!”姜奇苦笑着说道:“成心的是不?”

    我哈哈一笑拍了拍姜奇的肩膀道:“那你可就错了,你没听说过女大三,抱金砖么,潇潇也比我大,我可没有你这么自卑!”

    “对啊,我怎么忘了这茬了,咱俩差不多,

    潇潇是师范的同学,说起来咱们是难兄难弟阿!”想也笑了起来!

    我和姜奇寒暄完。又和另外两个认识的人说起话来:“大刚是吧,呵呵,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还真是有缘啊!”

    大刚因为飞机上的事情,在我面前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哈哈,刘哥,说起来上次真是惭愧啊!”

    我摆了摆手道:“算了,大家都是朋友。不愉快的事情就别说了,怎么,是你在四中还是你女朋友在这里?还是你们两个都在?”

    “还真让你说对了,我和她都在四中!”大刚嘿嘿笑道:“我是后勤地,她是教语文的,我们俩都是今年刚进来的!”

    这叫说对了?我把三种可能性都说出来了,这要是不对,那就奇怪了!

    “说来也巧,我上楼的时候正好碰见了潇潇嫂子!寒暄了几句才知道。潇潇嫂子以前也在四中教过书,我女朋友和杨佳又是一个科研室的,彼此都很熟悉!”大刚解释道。

    看来世界真是小啊!和熟人说完话后。叶潇潇给我介绍了剩下的一对儿情侣,女的叫吕萍,是教化学的,男朋友孙海龙是区委秘书处地秘书。和姜奇是邻居,两人是发小!女鹏友也是通过杨佳介绍认识的!

    叶潇潇、吕萍、杨佳和那个男朋友还没有到的徐依珊。看来这个孙海龙的家庭背景也不容小觑,和姜永富是邻居,那肯定也是干部子弟了!

    徐依珊见只有自己的男朋友没来了,连忙打了一个电话催促,原来她的男朋友已经到了。只是校园门口人太多。还没有找到地方停车!现在好容易找到地方了。正在赶过来!

    没多久,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看到姜奇,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姜哥,让你们久等了!”

    我一阵惊奇,这家伙三十多岁了管姜奇叫姜哥?不过我也只是惊奇一下而已,并没有开口询问。有可能是来人尊敬姜奇家的背景,礼貌的称呼罢了。

    “潇潇,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姚景明,景明,这里面只有潇潇他们你不认识,我给你介绍一下,叶潇潇,我在师范时同寝地姐妹,这位是她的男朋友!”徐依珊介绍道。

    我对叶潇潇她们一个寝室的人都能留在四中教书感到很惊奇,不过联想到叶伯伯是干什么地,我就释然了。肯定是叶潇潇帮了忙了!

    “你们好,我叫姚景明,是做生意的!”姚景明伸出手来说道。

    “做生意,刘哥,你别听他胡扯,这家伙就是在外面混的!”姜奇插嘴道。

    姚景明听了姜奇的话一愣,刚开始他并没有怎么注意我,这时候听到姜奇叫我刘哥,不禁对我地身份怀疑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女朋友的另一个姐妹找的男朋友也不一般啊!

    “你好,我叫刘磊。”我伸出手来和姚景明握了握,我听姜奇的话就明白了,这个姚景明很可能是道上的人物。

    姚景明听了我自报的名字,猛然一惊,连忙仔细打量我了一番,神色有些激动:“原来是刘先生,失敬失敬!”

    我纳闷地看着姚景明,难道这家伙认识我?

    正当我纳闷呢,姚景明小声在我耳边说道:“我是跟三哥地!”

    “三猴子?”我一愣小声问道。

    “是,我是三哥地秘书!”姚景明说道。

    难怪这家伙认识我,原来是丁保三的秘书!

    “你俩大男人握手没完了?”孙海龙是自来熟,看到我和姚景明地样子,调侃道。

    “哈哈,哈哈!”我和姚景明同时一笑,分来了手。

    我当时还纳闷,按理说姜奇应该知道姚景明是我的手下阿,怎么没说出来呢?后来我才知道,是江永富叫姜奇不要把我的身分透露出去的。虽然现在我的身分公开了,但是没有老爸的确切指示,姜奇也不敢乱说。

    这一行人里,只有孙海龙自己没有车,姜奇开的是警车,大刚开的是一辆宝马,姚景明开的也是一辆奔驰s600,

    孙海龙坐姜奇的车,我们一行人浩浩汤汤的向皇朝海鲜驶去。

    本来姚景明提议要去国宾大酒店的,但是大家都说那里档次是有了,但不是聚会的地方。皇朝海鲜这种地方才是喝酒吃菜侃大山的好地方!

    我也没有什么反对,反正大家高兴,叶潇潇满意就好了!

    我们四辆车一到,把皇朝海鲜门口泊车的保安吓了一跳,两辆奔驰,一辆宝马,警车虽然是普通的桑塔纳2000但是人家的车号牛啊,一看就是省里的车。

    当保安和迎宾小姐看到着四辆车里的人居然是同一伙人时,更加惊讶,连忙上来迎接。

    姚景明显然在新江市的地界非常好使,他刚一现身,大堂经理立刻迎了过来:“姚哥,您来了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们一声啊,我们好把最好的包间留下!”

    “不用了,随便给我找一间就行了!”姚景明见我不关心这些,也没过分要求什么。

    孙海龙和姜奇显然都是随和的人,而大刚更不用说了,自从那件事儿之后,再也不把那财大气粗的毛病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