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在我前世当总裁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忙碌于应酬饭局,那时候,我曾经幻想过,没有饭局的日子该是多好!

    重生以后,这种情况几乎一下子就消失无踪,我渐渐的淡忘了这种和朋友间吃饭喝酒的感觉,看着桌上新认识的、老朋友的,我有一种很惬意的感觉。

    最大的姚景明也不过是三十出头,剩下的都是同龄人,交流起来十分容易,大家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但这个无话也仅是限定于酒桌上的话,各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圈子里的事情当然不能随便乱说!

    酒过三巡,孙海龙起身想要上厕所,刚走到包厢门口,还没等她伸手拉门,门先自己开了,一个胖子忽忽悠悠的就走了进来和孙海龙撞个正着。

    “妈的,你是谁?”胖子眯缝着眼睛,看着孙海龙大怒道。

    “你谁啊?”孙海龙被撞的莫名其妙,难道这胖子是来搞事儿的?难道这家伙瞎了眼了,不知道在座的几乎是松江最牛组合了?这种情况还敢来找事儿?

    “草,你他妈想找事儿是吧!我是谁?我告诉你,老子是从京城来的,你他妈算哪根葱啊,赶紧给我滚犊子!”胖子指着孙海龙比比划划的骂道。

    孙海龙脸都绿了,在朋友面前被人骂,这人可丢大了!哪能容忍,扯着胖子的衣领叫道:“我他妈不管你是从哪儿来的,这里是我的包厢!你他妈赶紧给我滚蛋,不然我不客气了!”

    “啥?你的包厢?”那胖子一愣,随即用手揉了揉眼睛。当他看清楚一屋子都是不熟悉地人后,连忙退到门口看了看门牌,惊讶的道:“这怎么是308,不是306?”

    正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一拍胖子的肩膀道:“胖子,我他妈还以为你掉厕所去了,原来走错房间了!”

    来人看了脸色不好的孙海龙一眼。就知道刚才肯定闹出了点儿不愉快,连忙陪着笑脸道:“不好意思啊,哥们,我的朋友喝多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既然人家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孙海龙也不好再说什么,跟一个醉汉执气也没什么意思,于是挥了挥手道:“没什么,算了。只不过这家伙口气太冲了。不停地说他是京城来的,我们差一点儿就动手了!”

    “不好意思啊!”来人笑道:“那我们先回去了。”

    等人走了以后,包厢里的人都狂笑了起来。

    “海龙。你那句话也太他妈经典了吧,我不管你是从哪儿来的,这是我地包厢!行啊你,这么拽的词儿都整出来了。不愧是当秘书的!”姜奇笑得最欢。

    “你还别说,亏了海龙那句话了,要不没准儿这会儿就打起来了!”姚景明扬了扬手:“我都准备好酒瓶子想上去硝他去了。”

    饭后是大刚买的单,大堂经理看在姚景明的面子上,给他打了个六折。几乎已经是成本价了。

    几个人相约以后有空常聚一聚后,就各回各家。

    我喝点儿酒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异能加身。可以轻松将酒精排出体外。但是姜奇姚景明几个就不行了,他们此刻几乎连话都说不明白了。正当我思考他们怎么回家的时候。却看到几个人都是清一色坐在了副驾驶上,女朋友开车!

    我虽然没醉,却也把车钥匙扔给了叶潇潇,对她说道:“潇潇,你开吧!”

    叶潇潇接过钥匙没说什么,发动了车子。虽然不是很熟练,但是很快就适应了。

    话说,刚才来我们包厢找胖子的那个男人也是个狠人,他看到我们包厢里的人多,所以当时一直陪着小脸,回去以后,怎么都觉得被人挫了面子,想要找回个场子。

    看到我们吃完,男人就一直趴在玻璃上往下面地停车场看,他想看看我们开什么车离去,好把车号记下来报复一下,可是接下来看到的事情就让他庆幸刚才没有动手是十分明智的!

    先不说两辆奔驰一辆宝马外加一辆警车这种牛x组合,两辆奔驰地车牌号就让他直冒冷汗!一辆是松江省传说中的老大坐骑,另一辆是三石娱乐的车子!三石帮的车牌子都是s打头地,这是丁保三特意申请的一个号段。以此来显示区别。

    男人十分的后怕,要是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没准儿现在已经挂掉了!

    当然,我们谁都没去注意这个无所谓的小插曲,这家伙有点儿杞人忧天了!

    回家的路上,我把我和吴地事情和叶潇潇说了一遍,巧地是,我和吴第一次见面地地方正是刚才去过的皇朝海鲜!

    叶潇潇边开车,边静静地听着我的话,并没有发问,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悦。

    “潇潇,你倒是发表几句意见啊,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阿?”我看着面无表情的叶潇潇,苦笑着问道。

    “扑哧!”叶潇潇一乐:“你也知道在乎我的感受阿!我还以为你不在乎呢!”

    “我这个人虽然有点儿大男子主义,但是老婆的话还是很在意的!你这不是冤枉我么!”我苦着脸说道。

    “呵呵,你能这么说我就很高兴了,只是这事儿我觉得你应该和颜妍她们打个招呼吧!”叶潇潇柔声说道:“毕竟我也是后来的,没什么发言权。”

    我没想到叶潇潇会如此包容,先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赵颜妍她们的利益!

    我会和颜妍她们说的!潇潇,你记住了,既然你加入大家庭,那你就是这里的一员了,你的意见也很重要的!”我郑重的说道。

    “谢谢你,老公!”叶潇潇听了我地话,身子颤了一下。我这么说,就已经表明我,我把她摆在了和赵颜妍等人在同一个位置上了。而不会厚此薄彼。

    “应该是我说这句话才对啊,潇潇!你不但给我生了个儿子,还这么的包容!”我把手放在了叶潇潇的大腿上。

    “开车呢,你想撞死啊!”叶潇潇不满的瞪了我一眼。

    “嘿嘿。”虽说有我在,叶潇潇不可能会出事故,但我还是把手拿了起来。不急于一会儿,晚上可是要执行大被同眠的计划啊!

    “看你笑得那么奸诈,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情!”叶潇潇说道。

    回到家之后,我才知道,吴已经离开了!我妈说吴见到时间很晚了,我还没回来,她怕家里人担心,就先回家去了。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我摇了摇头,看来大被同眠的计划瞬间破产了。

    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来到楼上的卧房,拨通了吴地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半天没人接听。直到提示音变成:您拨打的用户暂时不能接听。请稍候再拨。

    怎么不接电话呢,难道是生气了?我试着再次将电话拨了过去,这次居然是占线!看来真的是生气了,我也有些自责。出去喝酒没有告诉她一声,这换作谁豆会不高兴的,何况她今天刚刚成为我的女人!

    可是在我挂断电话没多久,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连忙按下了接听键。

    “老公,你给我打电话了么?刚才我正在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电话就不响了。我给你回过去之后。发现你那边占线。于是又拨了几次,总算打通了!”吴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可爱。似乎并没有生气地样子。

    我不禁哑然,看来是我想的太多了,吴的电话占线,是因为她正在给我回拨!但是造成地结果却是,我们谁都无法打通对方的电话。

    “,怎么样了,身体好些了么?”我见吴没有生气,这才松了一口气。

    “身体?我也没病啊……你是说……”吴旋即就明白我指的是什么了,羞道:“你这人怎么那么讨厌呢,疼死了,一走路,一上厕所就疼!到底怎么回事儿,不能一直这么疼下去吧?再这样,我爸该看出问题来了!”

    吴还真是纯洁啊,这种问题都不明白,我连忙说道:“当然不会,估计明天就会好了!对了,,你怎么走了呢,晚上在我家里睡多好啊!”

    “我怕爸爸会问我,所以就回来了!再说,我主要想回家帮你找找我以前临摹的那张地图,不是很重要么?”吴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这个时候还为我地事情着想!”我十分感动的说道:“不忙的,明天我去你家,再找也不迟啊!”

    “你知道我对你好就行了!我已经找到了,具体的你明天过来再说吧!”吴说道。

    “好的,那你也早点儿休息吧!”说完我挂断了电话。回头一看,发现叶潇潇已经上来了,正在我的身后整理着需要换洗地衣物。

    “没生气吧?”叶潇潇见我挂上了电话,才开口问道:“我说地是她,吴。”

    “没有,她地声音听起来似乎很正常啊!”我说道。

    “这就是你不懂了吧!”叶潇潇瞥了我一眼说道:“有这么多老婆了还不了解女人!其实,你看她表面上没有生气,心里还是有一些芥蒂的,如果你今天没有给她打这个电话,她明天很可能就会生气了!但是你打过电话了,她地心里就会释然了!我也是女人,自然很清楚女人的想法!我年纪比较大,不在乎这些,但是你那些小媳妇们可就不行了!你的大男子主义要时不常的放一放,其实女人不在乎你能给她多少钱,多少物质的享受,只要你平时的关心和呵护就足够了!”

    我听了叶潇潇的话,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很不了解我的老婆们!

    “遵命,叶老师,那你需不需要呵护呢?”我笑着问道。

    “我?哼哼,你能照顾的过来么?”叶潇潇反问道。似乎有些吃味的样子。

    “至少现在能阿!”说着,我就一把抱住了叶潇潇,将她放在了床上……

    第二天,我一早就驱车赶到了吴家里的军区大院。虽然我的车牌很牛x,但依然被栏在了门口。军管的地方可不理你是什么人,没有上级的命令或者通行证,你想进来那是没门,别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

    我给吴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我被拦在了门口的事情。过了不一会儿,大门口的守卫显然是接到了上级的电话,走到我的车前,给我敬了一个礼,告诉我可以进去了!

    很久之前我来过这里一次,虽然印象不是很深刻,但我凭着超强的记忆力还是找到了吴家所在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