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样的,那枚戒指在你手上么?”我问道。

    “戒指?哦,你是说那枚爱情之心是吧?自从上次出事儿以后,我就把它放在家里了,再没有戴过,怎么,有什么问题么?”孟青青立刻明白了我的所指。

    “我发现了一些和那枚戒指有关的东西,我把戒指要回来研究一下,没问题吧?”毕竟戒指是我送给孟青青的订婚信物,我要用的话当然要征求她的意见。

    “当然没有问题!我的就是你的啊!”孟青青笑道:“不用问我的,就在楼上卧室我的柜子里。最上面有个首饰盒,就在那里,你取来就是了!”

    “好的,那你忙吧,晚上见!”我说道。

    “晚上见?你不是有事儿要离开么?怎么不走了?”孟青青奇怪的问道。

    “呵呵,想你们了,住一宿再走!”我笑道。

    孟青青嫣然一笑,没有说什么,她心里很清楚我在想什么,身边都是公司的人,也不方便说什么。

    挂断电话,我迫不及待的上楼,找到了孟青青的那枚戒指,让我激动之余,又有些疑惑。

    戒指的基础环状部分,的确如我所料想的一样,居然和我手上的铁环一模一样!但是上面的那颗红宝石,却有被多出来的一块金属所包围着!而多出来的那部分金属与下面的环部就像浑然天成一样。没有丝毫地接痕迹!

    难道说这只是巧合,还是焊接工艺达到了如此高的水平?要知道在二十世纪初期,根本就不可能有如此精湛的焊接技术的!

    无缝焊接,也是到近些年,才在一些专业的设备和无尘实验室下得以实现!

    不过,这些就不是我所考虑的了。既然那扇石门都能存在那么高智能化地技术,和它有关的戒指钥匙,有什么不可能的呢!我准备把这个拿给孙四孔他们看一下,估计以他们的技术完全可以判定出来!

    想到这些,我把戒指收好以后,放在了口袋里,然后下楼和老婆们甜蜜去了……

    在女人的抱怨和呻吟声中度过了一夜。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前世在网络小说上看到的一句话!女人太多最后的结果就是导致男人累死!

    我想,如果不是我异能加身。早就继续重生去了!

    安慰好老婆们,我在天没亮时,就赶到了孙四孔的科研基地。

    说来,孙四孔这家伙也挺变态地,为了搞研究,居然夜以继日的都呆在实验室里面!这家伙为了一天当两天用,特意搞出了一种快速恢复体能模拟睡眠的药物,每吃一粒后,就相当于恢复了十二个小时的充足睡眠,并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所以当我大半夜的见到了孙四孔。这老头还是容光焕发精神抖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天天都睡过头了!徐庆伟也被他逼着服用了这种药物。此刻见到我之后,正跟我抱怨:“老大。我已经好久没享受到做梦的乐趣了!”

    我听后不禁大笑,幸灾乐祸的对他说道:“不做梦好阿,省得你在梦中yy我的颜妍!”

    “切!”徐庆伟对我伸出了中指,鄙视了一下道:“从上次之后,我就已经把颜妍当成了我大嫂了!老大你这么说不是瞧不起我么!”

    “开个玩笑而已!等你结婚的时候,我和颜妍去给你们当伴郎伴娘!”我笑道。

    “得!你故意地是不是?”徐庆伟连忙摇头:“你俩去了。我们都成陪衬了。你不能喧宾夺主啊!”

    “行了吧。我就是看在你是我老下属的面子上,没有把所有的老婆都带去。不然你更没面子!”我吓唬他道。

    “我服了你了!老大!”徐庆伟摇了摇头翻了翻白眼:“老大,你和前世地沉闷性格简直判若两人啊!怪不得能抱得美人归呢!”

    “是啊,上辈子的遗憾这辈子当然要实现了!”我点了点头。

    “可是苦了我了阿,上辈子给你卖命,这辈子还要给你卖命!”徐庆伟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俩同时相视一笑,都为这段珍贵的感情觉得自豪!

    我重生之前,也曾看到过一本网络小说,说的也是一对上司和下属同时重生了,而那个下属因为不甘心两辈子都屈居人下,叛变出去单干,而且还给那个上司

    套想置他于死地。

    我无法想像如果徐庆伟也是这样,我还能不能留着他呢?当然,没有发生的事情,假设也没有用。反而是庸人自扰。

    我俩正说着话,孙四孔从实验室里出来了,我俩立刻停止了话题。毕竟重生这件事情还是不要给别人知道地好。

    “老孙,你帮我看看这枚戒指,有什么不妥么?”我把戒指递给了孙四孔。

    孙四孔没说什么,接过了戒指,戴上眼镜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说道:“刘先生,您指地不妥是关于哪方面地?”

    “比如,这枚宝石是后镶嵌上去的?”我说道。

    “老大,宝石都是之后镶嵌上去地,您问这话也太没水平了吧,难道还有天然长在上面的?”徐庆伟插嘴道。

    —

    “别打岔!我还没说完呢!”我瞪了徐庆伟这小子一眼:“我说的是,这个戒指有没有可能原来就是一枚圆环,而宝石那一块是后做上去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孙四孔将戒指放在一了一具类似于显微镜的仪器上面,然后启动了仪器,大屏幕上立刻就显示出了戒指的内部结构。

    屏幕上,戒指的内部结构被显现了出来,很明显,包着宝石的那部分金属和下面的圆环之间有着很明显的接缝!

    “刘先生,您推测的很对,这是两个部分组成的!”孙四孔指着大屏幕说道。

    “可是,为什么从外观上看不到一点痕迹呢?”我有些奇怪,这么明显的焊接,应该很容易从外表上看出来吧?

    孙四孔一笑,把戒指拿了下来,然后叫徐庆伟取来了一具不知名的设备,在戒指的表面上一扫,一层类似漆粉的东西刷刷的从戒指上落了下来。当那层东西剥落之后,暗紫色的圆环和包着宝石的金属之间有一道明显的接合痕迹!

    “往上面刷了一层油漆?”我疑惑的问道,看来这个有心人还不是一般的小心阿!居然能想出这么绝妙的掩饰方法!

    “不是油漆,也是一层金属!制造这个东西的人显然很细心,如果不是借助仪器,肉眼是无法判断的!”孙四孔说道。

    “老大,你不会是从js手里买来个戒指拿过来鉴定的吧?”徐庆伟打趣道。

    “你给我闭嘴!我有那么无聊么我!”我没好气地说道:“你能不能别那么想象力丰富?”

    “嘿嘿,我就是开个玩笑嘛!”徐庆伟笑道。

    “老孙,你帮我把圆环和上面对接的金属分离开来,记住,千万不要破坏圆环!”我吩咐道。

    “这个很简单!”孙四孔点了点头把戒指交给了徐庆伟,“你去把它放在金属分离器中!然后启动只能分离就可以了!”

    金属分离器?我自己的实验室居然有这么先进的东西!看来我以后要是有时间应该仔细了解一下实验室的东西。

    没过多久,圆环部分就被剥离了出来。简直是浑然天成,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剥离的痕迹!

    徐庆伟奇怪的看这这枚圆环,诧异的问道:“老大,这东西不是和你上次来让我造的那枚铁环一样的么?”

    我点了点头:“没错,这东西是一枚启动某个装置的钥匙!”

    “既然有真的,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做一个假的?”徐庆伟有些不明白:“那个仿制的能用么?”

    “不能!”我摇了摇头:“其实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个戒指的秘密的,但是之前我并不知道我有真的钥匙!”

    现在,戒指被搞成这样,我自然无法去向孟青青交差了!我知道就算我告诉她我把戒指给分解了,我想她也不会怪我!

    但是这毕竟是我们的定情之物,还是有很大的纪念意义的。就算孟青青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还是会有些惋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