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踏上三角形图形的一刹那,我只觉得身子一轻,有一种瞬间被分解了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和瞬间移动的时候类似!

    不过,一般情况下的转移都是瞬间完成的,这次的事件却十分的长!

    黑暗!只有这个词可以形容我所看到的景象!那就是无尽的黑暗,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我的眼前突然变得明亮了起来!

    亏了我的身体比别人强,不然还不被这突如其来的光线弄伤眼睛啊!从非常黑暗到非常明亮的环境下,很容易会损害视力,相信有过类似经验的人都知道。

    “这个人是从哪儿来的?”

    我没看到人,就先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我揉了揉眼睛,张开来一看,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居然是一个穿着草裙的女人,手中拿着一只长矛,但这些都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她的上身居然是**着的!

    我此刻正躺在地上,女人是俯视着我的,一对坚挺的**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靠,这是什么地方?莫非是我穿越到了某个特殊的俱乐部了?望着那近在咫尺的大咪咪,我真想咬上一口,不过我还真怕这不是什么俱乐部,而是某个土著的部落,我如果那样做的话,天知道她会不会拿长矛过来戳我!

    “你是谁?”女人说的话我居然能听懂!

    不要挑毛拣刺地去讨论土著人说话我为什么能听懂。要问去问那个叫鱼人二代的家伙去,因为他规定了,必须能听懂!必须的!

    “你又是谁?”我仔细端详着眼前地女人。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似乎根本就是什么情趣俱乐部!虽然我知道有些俱乐部为了吸引客人,就把小姐妆扮成土著人之类的,可眼前的这个女人我可以十分确定她并不是做这一行的!

    健硕挺拔的身材,傲人坚挺的胸脯,没有一丝赘肉地小腹和大腿,都在向我证明着。这是她平时经常运动的结果!还有胸部上的那两点,小而殷红,似乎并没有被人经常拨弄过后的那种黑大感。这一切显而易见,那就是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狗屁的俱乐部!

    这个女人是实实在在的土著人!可是华夏还有这样荒蛮的地带么?貌似再落后的民族也没有让女孩子光着**到处乱跑的啊!况且眼前地女人明显还是个少女,正是如花似玉含苞待放地年纪,稍微文明点儿的地方都不会让她这么干!

    而且,根据我御女n多的经验来判断,无论从体型还是身体的气味来判断,她绝对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

    看女先看身材。相信成熟的男人都会和我一样地!最后。我地目光才落在她地相貌上。虽然未经粉饰,但我可以确定,眼前的是一位美人。虽然她地脸上很不和谐的贴了两块不知道是什么垃圾玩意儿的彩条,估计是类似于饰物的东西吧?看过成龙的《我是谁》的人就可以参照一下,就是那个感觉!

    大大的眼睛,精致的鼻子。匀称的脸蛋。上面带着写略带稚嫩的表情。虽然身材发育的已经很魔鬼了。但是可以断定,少女的年纪绝对不大!

    “小妹妹。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现在非常有必要弄清楚我的所在方位!因为我不能确定,我是不是穿越回到某个原始社会去了!

    “这里?这里是阿卡塔部族的领地,你是谁?”女孩子显然对我的话可以听懂!我就纳闷了,智商似乎没有问题啊,怎么生活习惯还这么落后呢?

    “阿卡塔部族?”我一愣,记忆力好象没有这个地方啊?华夏的部族我虽然没有到十分了解的境界,但最起码大概我也知道阿!“我的意思是指,这是什么国家,什么洲,或者说什么地区?”

    “国家?洲?地区?”少女被我问的十分莫名,奇怪的看着我:“这些都是什么意思?我们这里没有啊!”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么漂亮的丫头居然被埋没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山村里,居然连世界的局势都不知道阿!

    “英国?美国?伊拉克?南斯拉夫?都没听说过?好吧,那你附近都有什么……呃……那个部族?”我无奈的问道。

    “离我们最近的是哈库库部族,他们是我们阿卡塔部族的朋友,还有稍微远一点儿的习习比部族,他们是我们的敌人!”少女解释道。

    三国?唉,世界大事天天有变,他们这些人居然还在蛮荒中搞什么小部族争端!

    “好吧,小妹妹,那你叫什么名字?”我点了点头问道。

    “我叫水灵儿!”少女说道:“你呢?看你的穿戴,不是附近部族的人吧?你是逃跑出来的奴隶吧?”

    水灵儿?长得是够水灵的了!我心中暗道。可是水灵儿接下来的话让我的额头冒出了许多条黑线!

    “奴隶?”我愕然!你看我像奴隶么?我身上穿的可是几十万一套的皇室专供的衣服啊!有这么有钱的奴隶么!

    “呵呵,你别害怕,我们部族没有奴隶的,大家都一起劳动!就算你以前是奴隶,来到这里了没有人会把你当作奴隶的!”水灵儿显然误解了我的意思,好心的给我解释着她们部族的规矩。

    “呃,其实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什么奴隶!我是一个旅行者,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无意中经过了这里而已!”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国家、大洲她都听不懂,我说了也白说。

    “旅行者?那是什么?哦,我明白了。你说你是行脚商吧?”水灵儿擅自把我规划到了小商贩一堆里

    算了,行脚商就行脚商吧,总比奴隶强吧?

    “没错。我就是一名行脚商人,东西都卖完了,想赶回去,后来迷路了!”我胡编乱造道。

    “可是你换回来的东西在哪里呢?”水灵儿疑惑地问道。

    “换来的东西?”莫非他们这里还没有出现货币?平时的商队都是以物易物?看来这回谎话难圆了!“那个东西……其实……”

    “嘿嘿,我知道了,一定是你遇到了黑暗部族地强盗。把你的东西都抢走了,你不好意思说出来,对不对!”水灵儿继续自以为是的向我展示着她的极品推理能力。相应的,一对极品咪咪也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真是能看不能摸啊!

    你说抢走就抢走吧,省得我费劲巴力地编故事了!于是我装作沮丧的样子道:“没错,我的东西被抢走了!”

    “你看,我就说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别说你只有一个人了。上次我们部族的三十多人的商队都被打劫了!”水灵儿说道:“黑暗部族是我们所有部族的敌人!”

    “你不是说习习比部族是你们的敌人么?”我就纳闷了,这么一小片儿土地,难道还没有统一么?到处都是敌人?

    “习习比部族和我们有争执,只是因为我们打猎的树林是一块,经常争夺猎物!”水灵儿解释道:“而黑暗部族却不一样,他们非常坏。无恶不作。掠夺杀人。我们所有地部族都对他们恨之入骨!”

    掠夺杀人?原来到了哪里,都有坏人阿!

    “原来是这样!你们族长和长老在么?我想见见他们。”我知道。很多部族地长老都是智者,他们或许知道一些外面世界的事情,我现在最主要的是向他打听一下,这里到底是哪里!

    “你要见组长和长老啊,那我可以见带你去见,因为族长就是我的父亲!”水灵儿得意地说道。

    “呵呵,原来是大小姐啊,失敬失敬!”我靠,这也够巧的了,我居然碰到了一个很有来头的土著人啊,居然是千金大小姐。不知道她所在地这个阿卡塔部族强不强大,不然当个靠山也是不错地。

    “大小姐?”水灵儿不是很明白:“什么意思?”

    “就是公主地意思!”我解释道。看来某些词汇还是不通用的。

    “公主?呵呵,我可不是,只有黑暗部族里才有公主地!她是黑暗王的女儿!”水灵儿显然对公主这个词不敢冒。

    黑暗王?越来越复杂了!天啊,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阿,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阿!

    “好吧,水灵儿,请你带我去见你的父亲吧!”我晃着发胀的脑袋,叹了口气。

    这时候,忽然又跑过来几个土著人,看到我和水灵儿站在一起,为首的一个男人挥起长矛对着我大吼道:“你是什么人!离水灵儿远一点儿!”

    “哥斯拉,他是一个行脚商,要见我的父亲,我正要带他去呢!”水灵儿对那个男人说道。

    哥斯拉?我靠,这什么名啊!不过细看这个男人,也的确够哥斯拉的了,身材魁梧胸肌鼓胀,硕大的块头足有一米九十多至少二百斤!这个男人和水灵儿一样,下身只围了一条草群。

    “水灵儿,你不要被他给骗了,他肯定是西西比部族派来的奸细!我要杀了他!”哥斯拉说完,挥起长矛就要向我刺过来!

    “你要干什么!”水灵儿飞快的挡在了我的身前,大声道:“我刚才已经确认过他的身份了!他连我们这里有多少部族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是奸细!”

    “水灵儿,你居然相信一个外族的男人!他是在骗你的!你别相信他!”哥斯拉大怒道。

    “我相信他怎么了,我相信谁,不用你告诉我吧?”水灵儿也是怒目相视。

    “好啊!水灵儿,你是我哥斯拉的女人,居然不相信你自己的男人!”哥斯拉的眉毛都立起来了。

    我听了哥斯拉的话,看了看水灵儿,她居然是那个恐龙的女人?这怎么可能呢?难道我的判断出错了?这个水灵儿已经是一位大嫂了?真是太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了恐龙粪上了!

    “我还没嫁给你呢,你没有权利这么说!”水灵儿听后冷哼了一声,显然,她对这个哥斯拉没有什么好感。

    “你父亲说了,要把你嫁给最强的勇士!而我,哥斯拉,就是阿卡塔部族里最强的勇士!”哥斯拉骄傲的说道。

    “没比过你就敢说大话,听说哈库库部族的勇士也会来的!”水灵儿不屑道。

    “就算黑暗部族的来了,我也一样会赢!哈库库算什么!”哥斯拉大言不惭地说道:“你闪开,让我先杀掉这个男人,把他的人头承给族长!”

    “你敢!就算他是奸细,按照族规也要带回去让父亲处置!”水灵儿冷冷的说道:“你想违反族规么?”

    “哼!那就听你的!”哥斯拉愤愤地说道。

    嘿嘿,有意思,感情原始人也会吃醋啊,这个大块头看到水灵儿和我关系不错,就想杀我灭口!不过你这家伙也太傻了,想杀我,也别当着水灵儿的面啊,暗地里干掉我不久得了?当然,前提是你打的过我!

    ……………………

    终极敌人刘科生同学就要出现了,结局也越来越近了,相信聪明的读者也都会想到了,这是个异世界,而我也会把老婆们都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