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在水灵儿的身旁,和她一起向村落的方向走去。而那位哥斯拉同学则是一直在我的身后瞪着我,举着个破木棍做的长矛。

    我心说,你就举着吧,看你的样子摆明了就是不相信水灵儿,就你这样的还想得到美人的芳心?做梦去吧。

    “你叫什么名字?”水灵儿边走,边问道。

    “刘磊。”我没必要编个假名字去蒙骗他们,我也相信他们不可能会知道我的身份。

    “刘磊?”水灵儿听后有些奇怪:“好像不是这里的名字啊!”

    “是啊,我都说过了,我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我说道。

    “原来是这样!”水灵儿点了点头。

    哥斯拉见我和他的心上人在低声窃语,看我更是不顺眼,只等着回去之后族长一下令就把我戳死。我当然不会理会他了,依然和水灵儿谈笑风生。

    阿卡塔村落离我出现的地点不远,我们几个步行大概十分钟就到了。这是一个很简陋的村长,房屋大都是用泥土和干草堆成的,三五成群的坐落在一处地势比较高的丘陵上。

    水灵儿领我去了一间相对比较豪华的草房,我知道这个一定是族长的住地了。

    “爸爸,我带回来一个客人!”水灵儿进屋后,对里面的一位中年壮汉说道。

    我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环境,十分地简陋。甚至连必要的家具都没有,所有的人都是坐在草垫上的。

    在中年壮汉地身边,坐着一个白胡子的老头,显然可能是长老一类的人物了。

    “什么客人。我看他是习习比部族的奸细!”哥斯拉抢险说道。

    哥斯拉说完,族长立刻皱了皱眉头。我心中暗骂,真是个傻鸟,人家当然听自己女儿的了,你算个毛阿,不知道领导讲话最讨厌你这样的傻x插嘴了么!

    “爸爸,他不是习习比部族的奸细,他是一个从远方来的行脚商人,被黑暗部族洗劫了货物后迷了路了!”水灵儿也不满的瞪了一眼哥斯拉。

    哥斯拉这个不爽啊,不过面前一个是族长。一个是族长的女儿也就是自己地心上人,他也不敢说什么,只得把气出在了我的身上:“你见到族长怎么不下跪!赶紧跪下!”

    我心中冷笑,你算个鸟啊,替族长发号施令,族长都没说呢,你装什么大瓣蒜啊!

    果然,族长淡淡的挥了挥手道:“他不是本族人,见到我无须下跪!”

    然后看了一眼身边的老者问道:“胡长老,你怎么认为的?”

    “族长。我觉得他不可能是习习比部族派来的奸细!”胡长老缓缓地说道:“习习比部族很了解我们部族的习惯,知道我们部族内部的人都很熟悉,外人不可能混进来!而且。就算他们想派人混进我们的内部,也不可能派一个服装如此怪异,让人一眼就能区分开来的人!”

    “嗯,不错!”族长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地!”

    我听了他们的分析,暗叹,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反间计么?不知道什么叫反其道而行之么?

    “好了。哥斯来。给客人看坐!”族长命令道。

    哥斯拉极其不情愿的应了一声。然后取来一个最破地草垫子扔在了我的身下。

    哥斯拉的举动让族长和胡长老都觉得很没面子,对这个没有头脑的勇士印象又减了好几分。

    我倒是无所谓。坐什么都是坐。

    待我坐定以后,胡长老看着我问道:“你从什么部族来的?”

    “华夏!”我答道。

    “华夏?”胡长老听后摇了摇头:“我没有听说过,一定很远了吧!”

    “的确是很远,所以才会迷路地!”我点了点头。

    对于平时很少接触外人地部族来说,我地到来让他们觉得十分的新鲜,所以族长决定设宴要招待我。

    现在时近中午,部族里地人也基本都回来了,所以族长的命令一下,所有的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不一会儿,一个露天的宴会即将开始。

    让我欣慰的是,他们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石器时代的原始人,食物也都是经过火烤后再食用,而且也会在上面刷上相应的调味料。

    宴会开始了,没有什么啰嗦的领导讲话,也没有什么仪式,大家都按照部族里威望的大小坐了下来

    族长招呼了部族的一些有威望的人坐在了他的身边,我也作为宾客坐在了主席上。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里的女人们,居然有的是围着胸部的,而有的则是裸露在外的!

    既然有围上的,就说明她们还是有羞耻心理的,但是为什么只是一部人围上了呢?而且,水灵儿作为族长的女儿,居然还没有把胸部遮盖上,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看着哥斯拉那注视着水灵儿的目光,我心里就不爽。靠,又不是你的东西,你看什么看啊!

    —

    虽然我不认为水灵儿这种漂亮的少女就一定必须是我的,但起码被别人看着让我很别扭!

    我看了看四周的色狼们,摇了摇头,然后脱下了我的外套批在了水灵儿的肩头。虽然水灵儿的某些部位十分挺拔,但是我的身板当然比她宽广多了,所以大衣紧紧的把她给裹了起来。

    水灵儿见我把衣服给她披在了身上,脸上居然一红,两片嘴唇死死的咬在了一起。那种激动挣扎的表情看得我实在是莫名其妙。

    有这么感动么?不就是给你把衣服披上了?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绅士应该做的啊!不过水灵儿的表情虽然很激动,但还是让我帮她把衣服的扣子系上了。

    当然,我间接的碰到了她的咪咪,但我保证绝对不是故意的。

    弄完这一切,我正准备享用面前的一大块烤肉时,忽然发现全场异常的寂静!我抬起头一看,好家伙,所有的人都盯着我和水灵儿这里,眼睛一眨不眨的!

    尤其是哥斯拉这个鸟人,眼睛中都要喷出火来了!

    搞什么,不就是给她披上一件衣服么?就算做了好人好事儿也不用这么关注我吧?难道这个部族不时兴互相帮助?

    还是我偷偷摸水灵儿咪咪的动作叫人发现了?我看到哥斯拉的表情,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再看看水灵儿那害羞的表情,我心道,坏了,一定是这丫头也感觉到了我的猥琐举动,然后她的表情让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对她耍流氓了!

    我刚想开口说点儿什么圆场的话,不知道是谁,居然带头鼓起掌来!一个人带头,在场的大部分人也都跟着应和起来。

    这时候族长伸出了双手,做了一个向下压了压的动作,在场的人立刻又安静了下来!

    “水灵儿,你决定了么?”族长看着自己的女儿,慈爱的问道。

    “嗯……”水灵儿红着脸,微微的点了点头。不敢看自己的父亲,差一点儿就要把头埋进我的大衣里面去了!

    “好吧,既然水灵儿决定了,那就可以去祭天择吉日办喜事了!”族长点了点头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哥斯拉忽然一下子跳了出来,站在场中,大叫道:“我不服!水灵儿不能嫁给他,水灵儿嫁的人要是最强大的男人,是阿卡塔未来的族长!”

    唉,自作孽不可活啊!未来的族长?你当着族长的面说这些话,摆明就是想篡位么!等等,水灵儿要嫁给谁?我怎么不知道呢?难道我刚才愣神了,没听到族长把女儿许配给谁了?

    可惜了,这么美丽的少女要嫁给一个蛮荒人,说实话我对她还挺觊的。

    果然,族长的脸色阴了下来,冷冷的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你就是未来的族长是不是?我必须把女儿嫁给你是不是?”

    “是的!”哥斯拉挺胸抬头的说道。

    真是没智商阿!你听不出来族长说的是反话么?

    “好,好,好,很好!”族长气得连说了四个好字。

    “既然您同意了,那么我请求和他决斗!”哥斯拉一挑眉毛,用长矛指着我大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