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发话了,下面的人自然要遵从。先别去管那些钱到最后怎么分,反正能喝点儿稀的也是好的。就算不给钱,领导的话也不能不听!

    有钱好办事儿,很快,结果就出来了。这张单子挂的是心脏科!

    “可以查到这是心脏科哪位大夫接待的么?”我拿着底单看了一下,上面就标了一个“心01”的代码。

    “哦,我看看!”财务科长接过了那张底单:“这是周主任看的,心脏科的一把手!”

    “这样啊,那太谢谢您了!”我知道是因为桌上的钱才让他变得这么热心的,但是我也没觉得这钱花得有什么不值。毕竟我问到了我想知道的事情!

    “呵呵,你也用不着谢我,咱们之间是互惠互利,所以我也不得不多提醒你一句,周主任是全国知名的专家级主任医师,你要是给他……”说着,科长指了指桌上的钱道:“恐怕就不行了!”

    我点了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周主任是个有名的大夫,如果也送这个数目的礼金人家恐怕看不上眼!不过我也是见机行事,就像现在,我就不能把财务科长和那个挂号员一般对待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对财务科长道了声谢,然后离开了这里,直接到银行取了五万块的现金用纸包好后回到了医院。

    我走了之后,财务科长从那一叠钱里拿出了几百块钱扔给了刚才找票据的那个小职员。小职员也不敢嫌少,能给点儿就不错了,连忙谢过了科长。

    找到了心脏病专科。我不禁被门口排队的人吓了一跳!不会吧?每天的挂号单不是限定数量地么?怎么还这么多人?

    不过人多我也得上阿,我扒开人群挤到了心脏科的门口。

    “喂。你怎么不排队呢!”我身后地人抱怨着拍了我一下

    “不好意思啊。我不看病,是来找人地!”我说道。

    那人可能见我动作敏捷。也不像是心脏有毛病的样子。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进了科室,我看到了两个坐在办公桌前正在给病人看病地医生。在他们地胸卡上可以看出,其中一个叫做戴天明,是个医师,另一个叫钱中堂,是个副主任医师。都不是我要找的人。

    “请问一下周主任在么?”戴天明刚好看完一个病人,我赶紧在这当口询问道。

    “周主任啊,你是哪位?”带天明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要说我不认识周主任,这个人未必会告诉我。所以我说了个谎:“我是周主任的病人,来找他有些事情!”

    “哦。你是周老师的病人啊,他今天不坐班,在十三楼的病房,你去那里找他吧!”戴天明听我这么说。不疑有他。因为在医院里,一般病人和医生之间都是一对一负责的。所以我来找周主任也是正常的。

    “谢谢您啊!”我对戴天明道谢道。

    “不客气,你直接从电梯上去就行了!”戴天明点头道。

    听他的口气,估计这个戴天明是周主任的学生。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客气。

    还好今天周主任不坐班,不然看着门口地阵势,轮到我的时候得哪年哪月啊!

    我上了电梯,来到了位于十三楼地住院处。我直接在护士站问了一下:“你好,周主任在什么地方?”

    “周主任?你说的是心脏科的周治平主任吧?”一个护士看了我一眼问道。

    “对,是心脏科的周主任!”我点头道。

    “你顺着这条走廊往里走,医生值班室就是!”护士指着旁边地一条走廊说道。

    我按照护士所指的方向找到了医生办公室。里面,一个大概六十多岁地老人正在和几个年轻的医生研究着什么。

    “您好,请问周主任在么?”我敲了敲门,礼貌的问道。

    老者抬起了头,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道:“我就是周治平,请问你是?”

    他打量我地同时,我也在观察这个老者。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这治学严谨的人,并不像那些吃拿卡要的医生,不过人不可貌相。

    “你

    [你帮忙,能否借一步说话?”

    周治平看了看我,然后点了点头,对那些年轻人说道:“你们先散去吧,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

    “好的,周老师再见!”年轻人们纷纷点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和笔记。这些人大概都是来这里的实习生。

    等实习生走后,周治平关上了门,对我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我看着周治平关门地举动,心中冷笑了一下,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阿,这家伙关上门,是为了我给他送礼方便吧!

    “是这样的,周主任,我想了解一件事情,我想查一个患者的病历!”我既然认定了周治平是个贪财的人,也就不和他虚伪了,直接进入了正题。

    “患者的病历?你是哪里的?有介绍信么?”周治平下意识的把我当成了警察之类地人。

    “我不代表任何组织机构,我就是私人想了解一下。”我摇了摇头。

    “那就不可能了,病历都是保密地,我不能帮你什么了。”周治平摇了摇头。

    “这些可以么?”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地五万块钱堆在了桌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周治平看着桌上的钱,脸色有些差了起来:“赶紧收起来,这里不欢迎你!”

    “周主任,您嫌少么,没问题,您说个数字!我开支票给您!”我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夹。

    “小伙子,你找错人了!”周治平冷冷地说道:“我周治平的人品,认识我的都知道!一不吃病人的,二不拿病人的,更别收钱了!”

    “这……”我看着周治平愤怒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难道说我真的错怪他了?他并不是那种人?可是刚才的财务科长……忽然,我猛地明白了财务科长的意思,原来他的意思是说周治平不收钱,而我给误会成了是嫌钱少!

    “周主任,对不起,我误会您了!”我连忙将桌上的钱和支票本收了起来,考虑了一下说道:“周主任,我也是病急乱投医啊,我为了知道这张挂号单是您开出来的,已经上下找了好几个人,花了不少钱了,所以我自然而然的就将您也归到了不花钱不办事儿的行列了,看来是我弄错了!”

    周治平听我这么说,无奈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几许正常!他也知道医院上下某些人的作风,这些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我见周主任不再撵我走了,于是决定换一种战术来说服他:“周主任,我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和您明说吧,我是这个病人的亲属,但是她并没有告诉我检查的结果,我十分的担心,所以才来找您的,把结果告诉病人的家属也不算什么违反规定吧?”

    “原来是这样!”周治平听后松了一口气道:“那你就明说多好啊,搞得这么大的阵势,我还以为你要求我杀人呢!”

    “呵呵,我这不是着急么!再说了,了解个病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东西也涉及不到什么机密的东西!”我笑了笑。

    “就是阿,我是个心脏科的,也不是什么外科,有些枪伤病人涉及到病例的保密,我这一科也没什么可值得别人觊觎的!”周治平也点了点头。

    “周主任,那现在您能帮我这个忙么?”我连忙问道。

    “你先把患者的名字告诉我,我看看是哪个病人,如果病人自己有要求保密的话,就算是亲属我们也不能告诉!”周治平说道。

    患者的名字?我不知道杨玫是不是给自己看病,不过我还是说道:“她叫杨玫,和我差不多大!”实际上杨玫要比我大上几岁。

    “杨玫,哦,原来是她啊!”周治平看了我一眼道:“小伙子,你又在和我说谎么?你是杨玫的什么人?前一阵子已经有一个中年女人来和我了解过一次情况了,你也是她的亲属,难道那个女人没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