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您说的是李小红么?”我想了一下,大概可能就是扬玫的母亲。

    “李小红?对,她是姓李没错,具体叫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既然你认识她,怎么还来找我?小伙子,说谎可不是好习惯哦!”周治平看着我,说道,

    :治平的哈让我有些不知如何回答,像他这样的人,是吃软不吃硬,所以我考虑了一下,决定夸大一下我和扬玫的关系。

    “周主任,不瞒你说,其实扬玫是我的女朋友,前几天我出了一趟差,回来之后,扬没就消失了,她家里也没有人了,我在她办公室里,找到了这张挂号单的线索!”我让自己显得十分沮丧的样子。

    “你说这些,有什么证据么?”周治平其实也不是老顽固,他见我的样子也不像坏人,再说坏人要去扬玫的病例可以说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对了,这里有她通过别人转交给我的信,”我拿出了扬玫留给我的那封信,其实我也不是故意带在身上的,而是我当时心情不太好,随手揣在身上的

    我特意将信的未尾处放在了周治平的眼前。,

    周治平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自然也不好看人家小年轻的情书,只是匆匆一瞥,看到信的未尾处有扬玫两个字,也就信了我说的话。

    “好吧,我相信你的话就是了,把信收起来吧,”周治平站起了身子对我说道:“你跟我下楼去吧,病历在楼下。

    ”

    “麻烦你了,周主任,您可以先和我说说扬玫的病情么??”我跟着周主任出了医生值班室上了电梯。

    “你还一点儿都不知道么?”周主任看着我,有些沉默的说道手打奉献

    “周主任,我之前也只是猜测我的女朋友是不是的了什么病了才不告而别,我真的一点儿都不清楚。”我摇了摇头道。

    “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周治平叹了口气

    “周主任,你放心,我从刚才知道她看的是心脏科,就已经有准备了。”我点了点头;

    “情况是这样的,扬玫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这种病,如果在不受刺激的情况下,可以活得和正常人一样,拥有很长的寿命,理论上讲,病人是禁止激动和生气的,而且不建议谈恋爱,因为热恋中的某些小事儿都可能影响患者的情绪,导致病情恶化,”周主任说道:“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儿,是否吵架了,但是扬玫的病情是最近这一年才严重的。”

    先天性心脏病?扬玫怎么从来没有说过呢,不能恋爱,不能激动,难道说,扬玫是因为我才导致病情严重的?

    虽然我不愿意这么去想,但听周治平的话,我的原因应该很多,尤其是近一年我才认识扬玫她的!

    “她之前知道在自己有心脏病么?”我有些生气,李小红如果知道扬玫有病还让她和我在一起,那简直有点儿太坏了,有这么做母亲的么!

    “她之前并不知道,其实,这种病在不发病的时候,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分别,”周治平摇了摇头:“你就说正常人吧,有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到医院检查自己的心脏,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您说的也是!”我点了点头深切一为是,上辈子和这辈子,我都没有主动的去医院检查过自己的心脏。

    “是啊,所以扬玫发现自己的心脏有问题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

    “那这种病就不能治么?她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呢?”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难道扬玫就这么放弃了?

    “也不是完全不能,。。。。。只是,,。,,”说到这里,周治平犹豫了一下。

    “只是什么?要花很多钱么?多少钱都没有问题的”我连忙说道。

    “不是钱的问题。”周治平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你的样子,一定是个成功人士吧,呵呵,手术费到不不贵,只不过,这种手术的成功几率不到十完分之一!”

    “也就是说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了?”我惊讶的问道,原来这个病如此难治。

    “可以这么说吧,不做手术的话,病人还有几个月的寿命可以生活,。做手术了,可能就永远的下不来手术台了。”周治平叹气道:“所以,一般我们都会劝病人好好的享受几个月,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样也就死而无憾了。”

    “什么?就剩了几个月的生命了?!”我吓了一跳,不会吧,扬玫这个傻丫头,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告诉我。

    就算医学上无法治好,不是还有我呢么,就算我的异能也没有用处,不是还有外星科技呢么。

    “是的,扬玫大概还有三个多月可以活了,小伙子,想好了,要怎么做了么?”周治平有些无奈,但是作为医生,每天面对的都是生老病死,无奈又有什么用呢,(书城)

    “我准备去找她,”我十分坚定的说道。,这也是我内心深处的想法,我要治好扬玫的病,就算治不好,我也要陪她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

    “不错,小伙子,你没有让我失望,我看到了太多的恋人,因为一方得了病,另一方避之不及,”周治平说道:“如果你真想找到她,我可以给你指一个方向。”

    “什么方向?”我听了周治平的话,十分的激动,莫非他知道扬玫的行踪》?

    “这种病例,每个病人我都会与他们长谈一次,这不光是对病人的负责,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帮他们解开心结。”周治平说道:“扬玫和我长谈的时候,曾告诉我,她这辈子最去的地方就是威尼斯,我想她应该在那里!”

    “威尼斯?”我一楞,扬玫怎么会想去这种地方呢,我记得小学的时候学过一篇叫做威尼斯的小艇。

    “是的,她说她很想去看看,我也建议她如果有能力的话可以去,不过看你的经济状况,扬玫应该也不会在乎这些钱吧,所以我推算她在威尼斯!”周治平说道

    “原来是这样,谢谢您了,周主任,我如果找到扬玫了以后,一定带她一起来请你吃饭,这您总不会拒绝吧?”我十分感谢的说道,。

    “当然不会了,不过我希望你们两人都能平安的回来这里”周治平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知道扬玫的情况,他这么说是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你放心吧,周主任,我和扬玫一定会回来写您的。”我笑了笑,我当然不信扬玫就会这么离开我了,最后实在没招了,,我和我的阎王老哥多墨迹一会儿,让他把扬玫的寿命改一些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好,那我等着,。”周治平点了点头,这时候,我们两人已经来到了三楼心脏科室里面,周治平找来一个档案袋,递给了我:“这是扬玫的病例,片子在这里·”

    我接过了档案袋,立刻打了开,抽出了里面的片子,看了起,来。

    “这里,还有这里,,,,有阻塞的情况,还有这里,,,,”周治平拿着片子给我解释了起来。

    我虽然不是学医的,但也大概明白了一些,而且周治平用的都是白话文字,我听起来自然也没有什么障碍,我并不是想了解扬玫为什么会得病,而是想知道病的体现在什么地方,这样我就可以用异能尝试着对她进行哦了,毕竟之前已经有了许箬芸一个先例了,我有信心将扬玫的病治好。

    “如果说,把这些阻塞打通,病就可以治好了么?”我试着问道,

    “理论上来讲是这样,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就很麻烦,在心脏上切这么多的口,谁也不敢保证结果会怎样!”周治平说道。

    “太感谢您书城了周主任!”我知道我找到了治愈扬玫的希望,“这份片子我可以拿走么?:、”

    “这个不行,这个是医院的存档,但是患者的手上还有一份!”周治平说道。

    我听后点了点头,也没有强求,也没有强求,有了这个片子参照,我医治扬玫的几率就高了很多,但如果扬玫手中还有,那就无所谓了,只要找到了扬玫,那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