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医院,我的心情十分复杂,自责中带着后悔,扬玫的病虽然说不能完全因为我,但我或许要负大部分的原因,

    陆洪涛打来了电话,和我说了一下他找到了那个买房子的人,但是也无法联系到扬玫一家,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知道了扬玫大概去向,所以就让陆洪涛去休息了。

    我给刘悦和孟青青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们了扬玫的事情,

    “什么,你说扬玫有先天性心脏病。”刘悦又惊讶又担忧的说道。;

    “没错,而且很严重,”我叹了口气,

    “不能治疗么?如果需要钱,我们公司可以负责的”刘悦听后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以为我会吝啬这点儿钱么,别说是扬玫了,就算是个普通的朋友有困难,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我苦笑道:“关键的问题是,现在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而是这个手术的成功率非常的低,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现在才1999年,医学是水平还不是十分发达。,

    “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离开我们吧,”刘悦和些焦急的问道,“你快想想办法啊。”

    “呵呵,你别着急。”我笑了笑:“你先听我慢慢说。”

    “你笑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

    ”刘悦没好气的说道。

    :“我不是说了么,你挺我慢慢说,虽然扬玫的病,从医学角度讲是几乎不可治疗的,但是我却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治好她”我笑着说道:“所以我准备去找扬玫。”

    “真的么,”刘悦知道我的能力,我如果说有把握,那就是真的有把握,所以听我这么说,也露了了会心的笑容,“那就太好了,我你,你快去找扬玫吧,家里有我和青青,你应该放心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和你打一声招呼,我准备一会儿就出发去威尼斯。”我说道。

    “用我帮你订机票么?”刘悦问道。

    “好的,我一会儿去公司,”我点了点头,至于护照问题,根本不用担心,我走上前台之后,刘悦已经帮我申请各个国家的签证,由于曙光集团国际地位的超然和特殊性,所以签证十分的容易通过。

    收好这一切之后,我踏上了前往威尼斯的旅程,

    威尼斯位于意大利的东北部,是亚得里亚还威尼斯湾西北岸的重要港口,很奇怪的是,威尼斯是由一群小岛组成的城市,居然有118个之多。。

    而且,威尼斯这座城市温泉都建造在水上,主要是交通工具就是小艇,而让我觉得有趣的是,就这么一座水上城市,居然还有专用的机场,。

    威尼斯机场,全名为威尼斯8566,马可波罗机场(cenicemancopoeoainpont),因伟大的旅行家马可波罗而得名的威尼斯机场,距离威尼斯市中心13公里处,在主要运营意大利国内航班,但即使是有机场,在99年的时候,仍没有开同从华夏直飞威尼斯的航班,必须在意大利的其它城市进行需要转机,前世的时候什么时候开通的这条航线,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是07年左右,毕竟这不是我所关心的。,

    两天之后,我出现在了威尼斯的马可波罗机场,这里我并没有熟悉的人,而曙光设在意大利的总部位于米兰,这里虽然也有办事处,但我并不想麻烦他们。

    我准备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毕竟杨玫这个事情是急不来的,即使是在外国城市中寻找一个华人相对要简单一些,但也不是手到擒6来,

    我上了一辆这里十分特色的水上出租车,其实就是一艘水上的小快艇,只有在威尼斯水域可以看到,华夏却没有这种东西。

    意大利语我前世就会,所以与人交流起来也没有什么困难,

    “伙计,你是来旅游来是公干?”一上了小艇,司机见我会说意大利语,于是就和我攀谈了起来。

    “我是,,,,,算是旅游吧,其实是处理点儿私事。”我因为到了威尼斯,,离见到杨梅也不远了,所以心情也不错,就和他聊了起来。

    “呵呵,来这里的华人不太多,会说意大利语的人更少。”司机笑道:“你是次俩这样吧?”

    “是啊,不过之前在电视上了解过一些,”我上辈子因为工作的原因来过一次,不过是在2010年的时候,匆匆忙忙印象也不是很深刻。

    “威尼斯不错,是个很适合旅游的城市,特色很多,怎么样,需要包车么?我可以随时为您服务。!”司机开始推销起生意来。

    我考虑了一下,反正我寻找杨玫,也需要车,于是就点了点头道:“好啊,不过在陆上怎么办呢?”

    “这个没问题,我弟弟就是在陆地开计程车的,你走陆地就用他的车,做水路就找我,而且你需要支付一份费用不好了。”司机说道。

    “好啊,那我就把你的车包下了,你怎么称呼?”我倒不是在乎费用多少,关键是看到他这么热情,我也确实需要一个向导。

    “您不问价格么?我叫马克,我弟弟叫做路奇,”司机问道。

    “我想你也不会骗我,如果收多了,我第二天可以去包别人的车不是么?”我笑道。

    “当然,包车的价格是每天八百欧元,当然,如果需要夜晚出行,那就得增加到一千欧元了。”马克说道。

    “八百欧元?”我大概算了一下,就是八千华夏币,说来也够贵的了。

    “你别觉得贵,这已经是最低价了,,,”马克见我疑问的口气,以为我是嫌贵

    “好吧,就八百欧元,从明天可是,你带着在城里转转。”我点了点头,这些钱对我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好的,那您现在去那里?”马克高兴的说道。

    :“帮我就近找一家旅馆吧,你明天再来接我,我好好的休息一下。”我说道。

    :“没问题,这附近就有一家,四星的可以么?”马克询问道。

    “无所谓,,差不多就行了,”我对这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只要环境舒适就好了,毕竟我不是来享受的,我是有任务在身,没必要非得找五星级的宾馆,。

    来到了这家距离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不远的奇奥吉奥酒店,看着面前这座典型的欧式古典建筑,我不禁为之侧目。

    “怎么样,还不错吧。”马克见到我很满意的样子,也很得意:“它是附近最好的保留了威尼斯古老建筑特点的酒店,宽敞的大厅和迷人的内部庭院,这是威尼斯酒店中独有的。”

    “真的不错,”我由衷的点了点头,我不知道这里的酒店星级评定的规则,但这绝对够得上某些地方的五星级酒店的水准了。

    当我走进酒店的大堂时,我更为这次的选择感到值得,大量罕见的真迹收藏和一些大师作品展示于酒店的大厅内,并且还有专门的“学院美术馆”,在里面保存了著名的‘暴风雨’和三位哲学家的原画。

    我用护照办好了入住手续,然后与马克交换了联系方式,并且预付给了他一部分的定金,相约好明天一早再来接我。

    我要了一间相对古典的房间,虽然我不是来享受的,但是这样会使人心情舒畅,

    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我躺在床上开始闭目养神起来,思考着如何才能找到杨玫的行踪,这里毕竟不是华夏,也不是我的暗势力所在的范围,我不可能发动官方的力量去寻找一个人或许我可以通过曙光或者东亚动力的影响力向当地政府施压,但是这么做起来难保他们会不会真正的用心去寻找,如果是敷衍我,让杨玫知道了我要寻找她的消息,提前离开这里,那就得不尝失了。

    所以我需要时间和实践观察,然后找出一套最合理的方案来,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反正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也不急在这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