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马克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停在了距离酒店不远处的码头。此刻我正在房间里吃着早点,我快速的将手中的牛奶喝完,然后起身出了宾馆。

    老远就看到马克正站在码头边上向我挥手,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体型比较肥硕、年级和他查不多的白人男子。

    马克见走我过来,忙把身边的胖子和我介绍了一下:“这是我弟弟路奇,陆地上就拜托他就好了!”

    “你好,路奇先生,我姓刘。”我并没有说我的名字,因为我的名字实在是太出名了,但是如果我不说的话,也很少有人能够认出我来。我是商界的,除了那些媒体记者或者是相关行业的,普通老百姓也就是知道我刘磊这个名字,但却记不住我长什么样!就更别说他们这些外国人了,在他们眼中,东方人长得都差不多,就像我们看外国人一样!

    “刘先生,很高兴为您服务!”路奇微笑着说道。

    “呵呵,不用这么客气的,你们两个人都来陪我,我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路奇先生,你可以先去跑生意,有需要的时候我再叫你!”我和他寒暄着。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已经把我哥哥骂一顿了,他收你的钱已经是正常的两倍了,所以我们两个人给你服务一点儿叶不为过!”路奇说道。

    “是这样么?”我似笑非笑地看着马克。

    “呵呵。不好意思啊……”马克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没什么,做生意么,我作为买方既然同意了你的价钱,就代表已经认可了!”我摇了摇头道:“相反,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麻烦你们呢!”

    “愿意效劳!”马克说道。

    我上了马克的小艇。而路奇则把车停在了宾馆的门口准备随时待命。只要我有需要,他就会以最快地速度出现在目的地!

    “刘先生,我们现在去哪里?”马克发动了小艇,然后转过头对我问道。

    去哪儿?说实话我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目的地,我并不知道杨玫在什么地方。如果早知道如此,我当初就应该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个精神烙印。自从上次孟青青出事之后。我就在我的每个女人身上施加了一个精神地烙印,这样我可以随时知道她们所在的方位,在她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在时间赶到!

    我考虑了一下,孟青青最有可能去的就是一些名胜景点。于是和马克说道:“这样吧,这附近有什么著名地景区或者游乐场所么?你带我去转转吧!”

    “好的,这附近的圣马可广场,圣马可大教堂都是十分有名的,这里是威尼斯的最精华和繁华的地段了!”马克介绍道。

    我不知道杨玫的游玩习惯,所以只能漫无目的的去找,不过目前能想到的办法也只有这个了!

    “那我们就去那个圣马可广场看看吧!“我点了点头说道。

    “这样啊,那我们现在回到岸上吧,圣马可广场离这里不远,我让路奇开车过来载你过去!”马克说道。

    “算了。既然不远,我们就走着去吧。就当是散步了!”我无所谓地说道。

    “好的,那我陪着你过去!”马克点了点头。

    一来我是想在这附近逛逛。虽然遇到杨玫地几率很小。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我宁愿去碰碰运气!

    街道上的华人不是很多。所以不用刻意地去寻找,我就可以轻易地发现目标。不过遇到的华人倒是有几个,只不过没有杨玫!

    一直来到圣马可教堂前,我并没有发现那个熟悉地身影。教堂就坐落在圣马可广场的一面,它的四周全是一些商铺,对面是一座博物馆。我去过教堂之后,有匆匆的在精品店和博物馆里转了一圈后,就准备离开这里。

    在我身边的马克见到我的行为十分的奇怪:“我说伙计,你怎么这么匆忙阿,很多东西都没有细看,也不拍照留念,你们那里有句古话叫什么来的,对了,是走马观花,你怎么不像是出来游览观光的啊!”

    我知道马克早晚会

    ,而我要干的事儿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没有什么是说道:“其实我都已经说了,我来了是为了办一些私事,也没有必要瞒着你,我来这里,其实是来找我的女朋友的!”

    “找女朋友?”马克一愣,然后道:“哦,我明白了,你们闹别拗了,她自己跑到这里来了,然后你来找她,我说的对不对啊?”

    “差不多吧!”我笑了笑,并不想告诉他杨玫生病的事情。

    “这里华人不太多,这样吧,你有她的照片么?你给我看看,我可以帮你一起找的!”马克说道。

    “照片倒是有的,不过我没带在身上,一会儿回宾馆的时候可以叫我的家人通过网络传过来,然后去照相馆影印几份!”我听后十分的赞同,毕竟两个人一起找比一个人要强!

    “好啊,那让路奇也拿着一份,这样他等待的时候就可以开着车到处转转,没准儿会出现什么奇迹也说不定呢!”马克说道。

    想到这里,我和马克立刻动身回到了我住宿的宾馆,他打了一个电话把路奇也叫了过来。

    我一回到宾馆,就给刘悦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样,老公,有杨玫的消息了么?”刘悦一看到我的电话,就拨不急待的问道。

    “还没有,拜托,我刚来这里一天,哪有那么容易能够找到的!对了,你那里有杨玫的照片么?”我问道。

    “照片?有什么用么?”刘悦问道。

    “呵呵,是这样的,我在当地雇佣了一名司机,我准备把照片给他一份,让他一起帮我留意着!”我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这个主意不错,你等等,我马上给你找,然后发到你的信箱里去!”刘悦说道。

    99年,可能国内能上网的宾馆还不是很多,但我所在的通了互联网服务,只要插上笔记本就可以上网。

    我立刻查看了信箱,虽然有几封未读的信件,但并没有刘悦发来的。可能还没收到吧。

    这时候,房间的内线电话响了,我接了起来,原来是总台打过来的,说有一位先生找我,询问我是否可以叫他上去。我知道是路奇来了,连忙告诉总台放行。

    不一会儿,路奇就推门走了进来。“嘿,怎么回来了?不出去了么?”

    “不是的,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马克把我的事情和路奇说了一遍。

    “女朋友?你女朋友也是华夏人么?”路奇听后问道。

    “是的,当然。”我点了点头。

    “我前天载过几个客人,也是华夏人,不过好像是一家子出来旅行的,应该不是你的女朋友。”路奇自言自语地说道。

    “什么!”我听了路奇的话一惊:“一家子?是三个人么?”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路奇有些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如此的激动。

    “我女朋友应该是和她的父母一起来的!所以是三个人!”我连忙说道:“她们是在哪里上的车?在哪里下的车呢?”

    “她们是在雷雅托桥上的车,目的地就是圣马可教堂。”路奇想了一下说道。

    “雷雅托桥?是个地名么?那附近有宾馆么?”我就像抓住了一线希望一样。

    “雷雅托桥也是一个景点,就是一座桥,附近好像没有什么宾馆……”路奇摇了摇头。

    原来是这样啊!我失望的叹了口气,忽然想到我还有杨玫的照片,应该让路奇确认一下,如果杨玫真的在威尼斯,那我寻找起来就有更大的把握了!

    我刷新了一下“收件箱”,发现刘悦的信件已经发了过来!我打开了邮件,将图片的附件下载到了笔记本当中,然后打开了图片。

    这是一幅杨玫在公司办公时拍的生活照,上面的杨玫正坐在电脑桌前,整理着一份文件,脸上带着一种淡定的笑容。

    “没错!就是她!我记得她!”路奇忽然指着电脑上的照片大声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