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就是她!我记得她!”等照片显示出来以后,路奇忽然指着电脑上的杨玫大声地叫道。

    “你确定是她?”我有些不可置信的回过头去看着路奇,世界上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我记得,这个女孩子也会意大利语,所以我的印象十分的深刻!”路奇说道:“而且这个女孩子十分的开朗,和我聊了很多当地的风土人情!”

    会意大利语?开朗?要不是路奇这么的肯定,我十分怀疑他看到的到底是不是杨玫!我怎么也不能把他说的人和杨玫联系到一起!

    杨玫会意大利语?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杨玫很开朗么?原来是的,但是现在……她应该是十分的忧郁才对啊!

    “她和你说了她叫什么了么?”我想确定一下路奇所说的人究竟是不是杨玫。

    “这个她好像说了,但是我没记住,你也知道的,你们国家里人的名字都是怪怪的,没有任何规律可言,所以我根本就没什么印象!”路奇耸了耸肩,摊了滩手说道:“不好意思啊!十分的抱歉。”

    “这没有什么,呵呵,各地的习俗不同,名字的使用习惯也不同,就像你的全名如果告诉我,我也不可能立刻就记住!”我无所谓的笑道:“你如果确定是她的话,那起码也算是有了一些线索!至少证明我地女朋友还在威尼斯!”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登报让大家帮你一起寻找呢?”马克想了想,说道。

    “登报?”我苦笑了一下,我何尝没想过呢!但是我怕这样一来,搞得声势太大,让杨玫知道以后。提前离开威尼斯,那样就得不偿失了!“我怕她看到后,会离开这里!”

    “原来是这样!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只不过……”路奇犹豫了一下说道。

    “只不过什么?说来听听?”我连忙问道,现在不是一个人想办法的时候,集思广益才能更快的找到杨玫。

    “是这样的。同一个出租车公司的司机互相都有联系地,我们的公司也是一样!也有内部的工会,我可以将照片影印若干份,然后分发到工友的手中。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寻找!”路奇看我十分专注的在听,于是继续说道:“这样一来,如果他们之中有人载到了你地女朋友,可以在时间通知我们!”

    “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我点了点头道:“就按照你说的方法办吧!”

    “可是,有个事情,我得先说一下!”路奇看着我有些为难:“这里的人办事儿,都讲求报酬地!”

    我听后一笑,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众逐利这是很正常的现象:“说吧,你需要多少报酬?”

    “先生,你误会了。我和哥哥马克已经收了你的钱了,不会再要另外的报酬!”路奇连忙摇头道:“我说的是给工友们的报酬。我们找人,他们帮我们找人。如果找到了人。我们就应该给他们相应的酬金!”

    “你说的是这个啊!”我笑着点了点头道:“无所谓,你按照这里的行情安排就好了。酬金多少你来定!”

    “先生,你真是大方,这样我就好做了!不然如果遇到一个小气地雇主,不但事情办不好,很可能还会费力不讨好!”路奇高兴的说道。

    我交待路奇立刻就去负责这件事情了,虽然路奇说他不需要另外地报酬,但我还是给了他一笔数目不菲的钱财作为活动资金。路奇惊喜地同时,办事更加卖力起来。

    果然,当路奇地照片下发了之后,立刻就起到了一些效果,有两个司机回忆,好像载过杨玫。但这些都不重要了,毕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就看之后了。

    当路奇做这件事地同时,我也没闲着,我在考虑其他能够找到杨玫的途径。杨玟是来旅游的,所以她的行踪十分的难以掌握,就连猜测都是很困难的!这样一来,无形中就增加了寻找她的难度,因为她没有固定的居住地!

    固定的居住地?她应该和我一样,是住在宾馆里的,也就是说,她每天呆的时间最多的地方应该就是宾馆了!那么只要找到她住的宾馆,

    找到杨玫了!

    对了,宾馆入住的时候,都是有身份证明登记的!也就是说,我到每一家宾馆都查询一下,或许会有可能找到杨玫!

    想到这里,我连忙叫马克陪我一起到附近的宾馆转转。马克也不明白我的意图,但是还是带着我来到了这附近的一家宾馆。

    这家宾馆没有我入住的那家那么豪华,但也算是干净舒适。来到服务台,我对那里的一个白人小姐问道:“你好,我想问一下,这里入住的客人有没有一家三口的华夏人?”

    “你是什么人?”白人小姐问道。

    “我是他们的朋友。”我以为有戏,连忙问道。

    “对不起,你不是警察,没有权利调查这些。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白人小姐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真的有急事,通融一下可以么?”我将几张钞票放在了服务台上。

    “不好意思,出卖客人的**会使我丢掉这份工作的!请你离开吧!”白人小姐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时候,我身边的马克也明白了我的意思!马克见到现在这个结局,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桌上的钞票,对白人小姐道了声抱歉,就拉着我离开了宾馆。出了门,才对我道:“原来你是要做这个啊!不行的!”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我没想到刚才那个白人小妞那么的倔强。

    “当然有问题了,这里的人虽然爱钱,但也都是取之有道,像这种黑钱是不会有人去拿的,酒店都有规定,不允许透露客人的任何信息!一旦违反了,会受到十分严厉的处罚!甚至因此被停业!”马克摇着头解释道。

    “还有这么多说法!”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那个白人小妞会是这种态度了:“不过今天路奇怎么能在我住的酒店找到我呢?”

    “呵呵,他是报出了你的房间号码和你的名字,然后请求总台询问一下你的意见之后,才被允许上来的!”马克说道:“如果不知道对方的房间号码,就别想问出什么了!”

    我听后叹了口气,在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规矩还真不少!看来不能用这个方法了!

    正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几个黑衣人推开身旁酒店的门,走了进去。然后和服务台上刚才那个小妞说了几句话之后,那个小妞连忙拨了一个电话,并且笑脸相迎的把这几个人请到了休息区的沙发上。

    “他们是什么人?”我随口问道。

    “当地的黑帮成员,我们出租公司都要定期向他们交纳保护费的!”马克说道。

    “黑手党?”我就知道意大利有个著名的组织叫黑手党。

    “当然不是,黑手党才不会做这种事情,只有小的黑帮才会上门来收保护费的!”马克摇了摇头。

    “小帮派也能收保护费?你们也按时交纳?”我有些奇怪。

    “别看他们只是小帮派,但是他们的话没有人敢不听!这种人什么都干得出来,放火砸东西,就连警方也拿他们没办法!我们就当花钱买平安了!”马克苦笑道:“这都已经是习惯了!”

    正说着,就看到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中年人快步走了过去,和黑衣人寒暄了几句,就交给他们了一个鼓鼓的袋子。然后接过袋子的黑衣人打开看了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和其他几个人起身准备离开了。中年人连忙相送。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对马克说道:“走,过去看看!“

    “过去看看?他们可都是黑帮成员阿!“马克急忙想要阻止我。

    “没关系!”我拍了拍马克的肩膀笑了笑,然后径自走了过去。黑帮?我现在也算是黑帮头子了。

    马克无奈,只得跟在了我的身后也走了过去。

    “几位请留步!”我档在了那几个黑帮成员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