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个黑衣人一愣,其中一个看着我问道:“你是谁?有什么事情么?”

    “你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们。”我笑道:“但是我现在想与你们谈一笔生意!”

    “生意?什么生意?”黑衣人看了我一眼,冷冷的问道。

    “不知道你在你们帮中是什么地位?”我当然要确认一下来人的身分,如果只是个底层的人员,那我说了也是白说。

    “我是这个区的头目,你有什么事情赶紧说!”黑衣人不耐烦地说道。

    “好吧,请问你怎么称呼?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个地方谈谈?”我一点也不在乎他的态度。

    “你叫我柯里就行了,你和我来吧,但是如果我要发现你是耍我的,那你就会换来一顿胖揍!”柯里看了我一眼冷哼道。

    “带路吧。”我淡淡的说道。谁揍谁还不一定呢,你正经的和我做生意,我会付给你钱,但是你要宗这么叽叽歪歪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跟在柯里的身后,拐进了一个小巷的酒吧当中,马克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摇了摇头跟在了我的身旁。也正因为他此刻的举动,让他在今后的日子里,成了威尼斯很有威望的一个人。

    酒吧上写了一个莫名的意大利文,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看情形,应该是他们帮会的据点。随着柯里进入了一个单独房间之后。柯里指着沙发道:“坐吧,你可以说了。”

    我对柯里这种冷淡地待客之道不怎么看好,难怪只是个小帮派,真是不懂得多元化发展,送上门的生意都不懂得去接!

    “我想请你们帮我找一个人!”我说出了我的目的。

    “找人?哈哈!”柯里听后突然大笑道:“你把我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是私家侦探所还是警察局?找人?真是太可笑了!”

    “你觉得很可笑么?”我看了柯里一眼。这种笨人也能当头目?

    “当然,你叫黑帮去帮你找人?说出来别人不笑掉大牙!”柯里肆无忌惮的嘲笑我道。

    “我让你们找人,只是看中了你们在酒店行业中地威望,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你们就可以得到一大笔钱,何乐而不为呢?”我说道。

    “你能出多少钱?”柯里停止了笑声。看着我。

    “你说。”我对钱的多少,说实话真是无所谓,只要能找到杨玫,多少钱都可以。

    “五十万!你出的起么?”柯里报出了一个数字。

    “五十万?好的。只要你能找到我所说的人!”我点了点头。

    柯里没想到我居然会答应他地要求,惊讶之余,心中有了定计:“你要我怎么做?”

    “你只要发动你的势力,到威尼斯的所有酒店中去排查一下,有没有入住的三个华人,一男两女,男地叫作杨雄,女的一个叫李小红,一个叫杨玫。”我说道:“你只要找到了他们入住的酒店,我就会兑现你所说的数字。”

    “这么简单?好吧。没问题,我想先要一部分订金。”柯里想了想说道。

    “你要多少?”我没有反对。要订金是正常的。

    “一半,二十五万。”柯里说道。

    “没问题!”我同意了柯里的要求。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本。准备开支票。

    “不用这个,我告诉你一个帐号。你直接转帐过去!”柯里摆了摆手说了一个帐号。

    我倒是无所谓,按照柯里所说的帐号,给他转了二十五万过去。

    柯里用电话查了一下,发现钱到账,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可以行动了么?”我开口问道。

    “行动?哈哈哈哈哈!”柯里突然狂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我有些不高兴。

    “笑什么?你不觉得可笑么?让黑帮去找人,亏你能想的出来!赶紧走吧!”柯里挥着手对我大声叫道。

    “你什么意思?”我的脸色沉了下来。

    “什么意思,当然是你被耍了!你以为给我钱了,我就会帮你找人了么?你被骗了!不

    就赶紧滚吧,白痴地东方佬!”柯里狂妄的说道。

    “哈哈哈哈!赶紧滚吧!”柯里地手下也大声地笑了起来。

    马克则是愁眉苦脸,见到我被骗了,想要说话,却又不敢说。只是拉了拉我的衣角,示意我不要冲动,对方可是黑帮啊!

    “你确定你拿了我地钱,不准备办事了?”我不理会马克,冷冷地盯着柯里问道。

    “是又怎么样?怎么?想吓唬我啊!我还怕你了?”柯里嘲弄的说道。

    “好,你敢说出你们帮派地名字么?”我本来不准备把事情搞大,所以一直也没有使用我的官方的身份,但是现在,我真的有些愤怒了。

    “告诉你又如何?我们是白马党的,怎么,你还想到警察局报案么?你去阿,随便!无所谓,你看看警察会不会信你!连证据都没有,你告一万年都没用!哈哈哈阿!”柯里猖狂的说道。

    “好,我只打一个电话,你也只需要在这里坐上三分钟!我保证你会改变主意的!”我强忍着要杀人的怒意说道。我现在虽然脾气好了很多,但不代表我不会发怒!要不是现在身份公开了,我怕影响不好,不然早就把柯里这些人给灭了!

    “哈?你在说什么?三分钟我就改变主意?”柯里压根就不相信我的话:“伙计们,大家听到了么?他说三分钟!哈哈!你以为你是谁?你是上帝么?”

    “不用说那么多没用的,你敢不敢和我赌一下?”我打断了柯里的话。

    “赌一下?好啊!那我就跟你赌!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现在走人,我还会放你一马,三分钟以后,我如果没有改变主意,那么等待你的将是一顿胖揍!”柯里看着我说道。

    “好啊,但是如果你改变了主意呢?”我反问道。

    “我?我不可能改变主意!”柯里不相信我这个来外地旅游的游客能让他改变主意。

    “我是说如果!”我并不打算放过柯里。

    “如果?好吧,如果我改变了主意,那么我不但帮你找人,而且还把刚才的二十五万退还给你!”柯里想了想说道。

    “好,一言为定!”我点了点头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杜小威的电话。然后把我现在的情形和他说了一遍,然后让他也给郭庆打个电话,两方面双管齐下,给那个什么白马党的老大施压。

    杜小威回忆了半天,终于想起了白马党这个名字,这个白马党只是意大利一个不入流的小黑帮,曾经和杜小威买过军火,但是杜小威基本上都不怎么鸟他。这次杜小威主动给他们的党魁欧文斯打电话,把欧文斯激动地够呛,如果能和杜小威搞好关系,那么白马党就可能不再是小帮派了!要知道,很多情况下,武器的精良和先进程度决定了黑帮的地位!

    可是欧文斯还没等高兴呢,就听到杜小威说他的老板被自己的小弟敲诈了,欧文斯立刻气的不轻!这不是给自己惹事儿呢么!如果杜小威仅仅是军火供应商,那么欧文斯可能不会这么害怕,但是杜小威的另一个身份是南非某雇佣军团的总教官,也就是雇佣兵团的最高负责人,黑帮和职业的雇佣兵如果发生了冲突,那结果可想而知。一个是正规的,一个是业余的。黑帮怎么可能打得过人家?

    杜小威的电话刚挂,郭庆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虽然欧文斯和郭庆没有什么交集,但是人家郭庆是亚洲最大黑帮组织的负责人,虽然和自己没有关系,但是人家和欧洲其他大德黑帮组织的关系可不一般,灭了自己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所以欧文斯不敢怠慢,连忙礼貌的询问了郭庆有什么事情,没想到居然和杜小威说的是一个事情!欧文斯立刻气得火冒三丈,发誓要把这个柯里揍成猪头!赔笑讨好的打发了郭庆,刚挂断电话,欧洲的几大黑帮负责人也给欧文斯打来了电话,目的仍然是一个。欧文斯的汗流了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