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郭庆给欧文斯打电话之前,先给其他几个大黑帮的头目打了电话,从他们那里要来了欧文斯的电话。而几大黑帮头目觉得这件事儿很普通,所以都争着想在郭庆的面前送一个顺水人情,于是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郭庆领没领情不知道,但是欧文斯已经快要暴走了!这回放下了电话,见电话不再想起,他连忙趁着这个空档拨通了柯里的电话!

    “已经两分半钟了!我说,我还是没有改变主意呢!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柯里看着手表,一脸嘲讽的对我说道。

    “哈哈哈哈!”柯里的手下也附和着大笑起来。

    刚才我打电话的时候用的是华语,所以柯里他们还有马克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说实话,我的心中也在打鼓,刚才说的三分钟实在是有点儿勉强了,虽然我知道杜小威和郭庆一定可以把事情搞定,但是能不能在三分钟之内就不一定了,毕竟打电话还要一段的时间!

    “我们还是走吧……”马克看着我小声地说道:“他们可都是黑帮分子啊!”

    “没关系!”我回给了马克一个自信的微笑。我不能显现出焦急的神色,而且我也的确不是很焦急!就算郭庆三分钟之内没有搞定,我也可以用异能让柯里改变想法!不过那就体现不出我的牛x了。那就和地装逼宗旨不相符合了。

    还好,在马上要到三分钟的时候,柯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柯里莫名的看了我一眼,忽然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因为打来电话地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欧文斯!

    “柯里。你个混蛋!你去敲诈什么人不好,把当今世界上最有势力的人给敲诈了!你不想活了我还想活呢!”欧文斯的怒骂声把柯里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老板,您弄错了吧,我没敲诈什么人啊……”柯里怀着一丝侥幸的心理问道。

    “放屁!你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好吧,那你就等死吧!到时候我可保不了你了!”欧文斯大怒道。

    “老板,其实我就是从一个华夏的游客手里弄了二十五万。也没干什么别地阿!”柯里还是有些不相信欧文斯的愤怒是因为我。

    “你终于承认了?我说的就是那个华夏人!你知道他是谁么?他是亚洲最大的帮派组织三石帮地一号首脑,南非xx雇佣兵公司的幕后老板!”欧文斯咆哮道:“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想让我们白马党从地球上消失是不是?”

    “什么……”柯里听了欧文斯的话,差点傻掉了,怎么可能呢……

    “别什么了。我正在赶去你那里的路上!听着,赶紧把钱还给人家,对他要敬若上宾,要比你对我还要尊敬!其他事情等我来了再说!”欧文斯用一种毫不置疑的口气命令道。

    “是……”柯里颓废的说道。

    看着柯里的样子,我嘴角划过了一丝笑意。看来杜小威的率还挺快的嘛!当老板的感觉就是好,只要能够识人用人就好了,手下帮你搞定一切,你就成天去装xx人就可以了。

    “那个……刘先生……”柯里挂断电话,磕磕巴巴地对我说道。眼睛也不敢直视我了,就像一只乖顺的小绵羊一样。和刚才判若两人。

    “怎么,柯里先生。你可以告诉我你地决定了么?是胖揍我一顿,还是准备大发慈悲。放我们一马?”我微笑着看着柯里。平静的说道。

    马克自然不知道这其中地过节,看着我地态度。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个世界上还有主动找挨揍地人么?不过我是雇主,他也不能说什么,只得无可奈何的看着我们,看来一会儿别牵连到自己才好。

    “刘先生……我……其实刚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的意思是,我怎么能收您的钱呢,我立刻就把钱退给你!”柯里听了我的话,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陪着笑脸说道。

    “那怎么行呢,我给你的是订金,你还要给我找人呢!”我摇了摇头笑道。

    “对,找人,找人!我这就吩咐手下的人去办!”柯里听后连忙说道:“不

    点儿事儿哪能要钱呢!”

    “好了,你只要认真办事,讲好的五十万,我一分都不少你的!”我并不在乎钱,况且我现在担心杨玫的情况,也懒得和眼前的这个柯里再计较什么。

    马克一脸震惊的看着我和柯里!他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牛气冲天的柯里会突然向我低头,好像我是他的老大一样谄媚。马克终于明白我为什么有恃无恐了,原来我并不是普通人啊!不过他又对我的身份产生了好奇!

    “这怎么可以呢……”柯里正说着呢,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有些秃头的白人男子推门快步走了进来,看到我后,立刻伸出了右手:“刘磊先生你好,我是白马党的负责人欧文斯,手下的人不知道您的身份,多有得罪!”

    我也连忙起身和他握了握手,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地盘,人家既然敬你,你也不能太狂不是么。“你好,欧文斯先生,”说到这里,我看了柯里一眼,发现他正用乞求眼神看着我!

    三石帮也是从收保护费那种横行霸道的小帮派逐渐壮大的,而且也是在壮大之后才做起正当的行业。所以我对柯里的做法并不是很反感,只是有点儿不屑!

    现在看到他的样子,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虽然我可以拜托欧文斯让他帮我寻找杨玫,但我如果此刻放了柯里一马,我想柯里肯定会对我十分的感激,做起事情来也会格外的认真。

    于是我对欧文斯说道:“呵呵,欧文斯先生言重了,我只是和柯里先生在谈一笔生意,刚才只是意见不合罢了,现在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了!是么,柯里?”

    柯里听我这么说哪能不明白我是在给他台阶下,立刻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是的老板,我和刘先生相谈甚欢,可是做生意么,难免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

    欧文斯明知道情况并不是我说的这样,但是我既然不愿意追究了,他反而更加的高兴,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刘先生,看来是我误会了阿!呵呵,柯里,刘先生是远道来的朋友,钱就不要收了,能给刘先生办事儿,已经是我们的荣幸了!”

    柯里刚想答话,我连忙摆了摆手道:“这个欧文斯先生就不必操心了,一马归一马,我给柯里的报酬也是事先讲好的,只要他认真办事儿,把事情办好,我还是要兑现承诺的!”

    “这不太好吧……”欧文斯可不想这么赚钱,这钱可不好拿啊!

    “没关系的,欧文斯先生,你也不用担心什么,钱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应该也能了解到我在官方上的身份,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些么?”我笑了笑说道。

    “是啊,是我小气了!那行,既然刘先生豪爽,我也不能不给面子,只能叫柯里他们努力办事儿来回报了!”欧文斯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我愿意听的话。

    “那是一定的!既然刘先生给面子,我也不能太贪得无厌,只要订金就好了,其他的就算了!”柯里也立刻保证道。

    我也不再坚持,大家都高兴就好了。

    这时候马克还是听得云里雾里,到头来还是不知道我究竟是做什么的,自始至终只知道了我是一个有钱人!不过这之前,他就知道了。

    在欧文斯的督促下,白马党这个处在威尼斯最底层的黑社会帮派的暴力机器疯狂的运转了起来,所有的帮众都被派出到附近的酒店了解情况去了。

    有时候,这种底层的帮派办事儿反而更容易,因为他们最接近社会民众。

    一时间,威尼斯的所有酒店都能看到白马党帮众的身影,不明状况的酒店老板还以为这三个华人是不是得罪了白马党的重要人士了,被人家通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