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威廉听不懂华语,气喘吁吁的看着杨雄问道。

    杨玫会说意大利语,见威廉追过来后,并没有动粗,于是试探性的问道:“你们追我们做什么?”

    威廉见可以沟通,立刻大喜!刚才他追过来,只是一时的头脑发热,现在已经完全的清醒了,老板欧文斯让他暗中跟踪,并没有让他们露面,现在既然露面了,而且显然惊动了眼前的三人,他正发愁怎么办呢,是将他们强行控制起来还是放他们走,威廉有些犹豫不定,见到语言又不通,威廉更加的沮丧了,没想到有人会说意大利语!

    于是威廉赶紧答道:“你们跑什么啊,我没有恶意的!”

    杨玫心想,你没有恶意?鬼才相信呢!没有恶意你们鬼鬼樂樂的在干什么?恐怕现在到了街上,你们看人多不好下手才这么说吧!

    “既然没有恶意,那我们跑怎么了?”杨玫反问道。

    “不是的,其实我们的确是没有恶意,只是我们老板想要见三位!”威廉解释道。

    “你们老板?你们老板是谁?我们不认识!”杨玫说道:“我们只是来旅游的,你是不是搞错了?”

    “没错,没错,就是你们三位!”威廉说道:“我还知道你们叫做杨玟、杨雄、李小红,你看,没错吧?”

    杨玫听后眉头微微一紧!看来这件事情并不是想象中地那么简单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居然把自己这边的底细调查地一清二楚!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地?

    “你们老板找我们?我和你们不忍不识,更不知道你们老板是谁。你是看街上不好动手,故意想把我们骗到你们地地盘再动手吧?”杨玫冷笑道。

    “小姐,你误会了。我真地不是这么想的!”威廉苦笑道:“不怕告诉你。我们就是威尼斯的黑帮白马党地成员。我们要是想抓人,白天在街上一样可以动手!虽然影响不好,但是我敢保证不会有人会来管闲事的!”

    威廉见到杨玫不是很相信。于是对自己的手下做了一个手势,两个手下立刻会意,演起了真人秀。一个手下忽然拿出一把手枪指着另一个手下,另一个手下立刻开口大叫:“救命啊!黑帮分子寻仇了!”

    喊了两声。果然没有人敢上来管闲事。都纷纷避开到了一边上。

    “好了!”威廉挥了挥手示意两个手下到此为止。然后对杨玫说道:“怎么样,你现在相信了么?虽然人们都有正义感,但是在黑帮面前。他们还是会选择避让,因为黑帮不同于那些没有组织的犯罪分子个人。如果干涉黑帮办事,很可能会遭到整个黑帮地报复!你现在明白了么。我们对你们是没有恶意地。只是我们老板想要见你们!”

    “那……那也不行!”杨玫有了几分相信了威廉的话。但是还是有些疑惑,毕竟这是自己一家平生次来意大利。在这边不可能有认识的人,这几个黑衣人地老板究竟是谁呢?“你们老板叫什么?”

    “欧文斯。”威廉说道:“那怎么样才行啊?你们要是走了,我们可要被老板杀了的阿!”

    “欧文斯?”杨玫摇了摇头,从来就没听说过这么个名字!“要不。我们就等在这里。等你地老板过来!”杨玟心想,虽然这里也不保险,不过也总比跟着他们一起走好啊!

    “小姐。我也并没有要求你跟我们走啊。我们老板马上就到了!”威廉苦笑道:“我们一起到酒店门口等着吧!”

    杨玫思索了一下,点头答应了!看起来似乎他们真的没有什么恶意。不然也不能这么客气了!于是杨玫把自己地想法和杨雄李小红说了一遍,杨雄也赞成杨玫地说法。他们如果想绑人。在这里一样可以绑,倒不如相信他们一次。免得他们狗急跳墙。

    威廉果然十分客气,把杨玫一家十分恭敬地请回了酒店的门口。杨玟怕酒店地人和他们是一伙的。坚持要等在门外。威廉倒是无所谓。只要杨玫他们不想着逃走就好了。

    我能听懂意大利语,所以欧文斯挂断电话的同时。我也立刻知道了,有杨玫的消息了!我不禁暗叹,黑社会办事地确有效率,我怎么早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在了解了地点之后,我和马克上了欧文斯地车,一起向黄昏假日酒店驶去。

    途中,马克终于忍不住问道:“刘先生,你是做什么的啊?”

    “我啊?呵呵,我是个商人,做点儿小生意而已。”我笑道:“欧文斯老板是卖给我一个面子,他要是不帮这个忙,我也只能傻看着。”

    “刘先生真会说笑,如果你做的是小生意,那我们都成要饭的了!谁的面子不给,你的面子也不能不给啊!你就是让我亲自出去给您跑腿,也是我的荣幸啊!”欧文斯说道。

    马克听后一愣,刚才他就觉得我不简单了,现在听欧文斯如此说,更加肯定我的身份不一般了!

    我不想说太多给马克,只得转移一个话题道:“对了欧文斯,这位马克为人不错,是开计程车的,以后帮我照顾他一下!”

    “没问题!”欧文斯立刻答应道“我想办法让他当上计程车工会的会长!”

    马克又惊又喜,欧文斯是谁他当然知道,欧文斯说的话,有时候比很多官方的人都好使,既然欧文斯这么说了,那自己以后肯定会发达了!

    想到这里,马克连忙道谢道:“谢谢你,欧文斯老板!“

    “呵呵,谢我做什么,应该谢谢刘先生啊!我以后也要承蒙刘先生多多关照了!”欧文斯含蓄的说道。

    “谢谢你,刘先生!”马克说道。

    我摆了摆手示意不必了,我当然知道欧文斯是借机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点儿好处,我有些好笑,马克本来就是和我没什么关系的人,你即使让他当上出租公司的老总也和我没什么关系阿!

    不过我对欧文斯的照顾也仅限于让杜小伟给他的火器的多少和精良程度,所以对我来说依然是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所以也就点头答应了他:“没问题。”

    皆大欢喜导致的就是车中的气氛十分的协调欢快而轻松,很快就到达了黄昏假日酒店。离的很远,我就看见了杨玫那清丽的身影!一段时间不见,杨玫显然比以前瘦了不少,让我心中泛起阵阵酸楚!

    我不顾飞快行驶的车子,强行拉开了车门,向杨玫的方向跑了过去!

    马克和欧文斯吓了一跳,不过看到我稳稳当当健步如飞,也就放下了心。

    “杨玫!”我挥着手大声叫道。

    杨玫听到我的声音,抬头向我望来,目光中夹杂着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情,杨玫下意识的身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做梦,一定是想一个人想得太多了,就出现白日做梦的情形了!杨玫摇了摇头。

    “杨玫,是我啊!”我见杨玫又叹气又摇头的,就是没有什么回应,连忙又喊了一声!

    “玫玫,小刘来找你了!”李小红可不认为自己在做梦,连忙出言提醒了一下无动于衷的女儿。

    “什么?是真的?”杨玫连忙眨了眨眼睛,使劲地向我这边看来,确定了我并没有消失,不是幻觉的时候,杨玫的面上立刻露出了十分惊喜的神色。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接下来就被痛苦所取代!

    以杨玫的聪明,略一考虑就明白我已经知道了她的事情了,虽然她不知道是自己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让我找到了这里,但是她十分清楚自己的病情,她不想连累于我!于是,强忍着自己跑过去冲到我怀里的冲动,杨玫硬着心肠的作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玫玫,你这是干什么?还不赶紧过去!”李小红有点儿莫名其妙。

    “不了,我和他已经分开了。”杨玫淡淡的说道。

    此刻我已经跑到了杨玫的身边:“杨玫,我终于找到你了!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你了!”

    “刘先生,你在说什么啊,请你自重,我去哪里好像没有义务告诉你,更说不上什么放不放过我了!”杨玫抬起头看着我,一副十分冷淡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