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刚才我没有看到杨玫眼中那瞬间的喜色,我真的会以为杨玫是对我死心,对我伤心了,但是我的身体拥有异能以后,视力也比以前好的多,所以杨玫的神色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好了,杨玫,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是不想连累我。但是你并不会连累我。”

    “好什么?你别自作多情了,我根本就没想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你别莫名其妙了,”杨玫说道:“我还有事情,你回去吧。

    ”

    威廉虽然不认识我。但只要我不把杨梅带走,他也不会出面去干涉。

    这时候,欧文斯这个白胖子才呼哧带喘的赶了过来,威廉见到他,连忙打招呼道:“老板,人在这里。”

    杨玫此刻也奇怪的看着欧文斯,自己从来都没见过他啊。他找自己一家要干什么。:“先生,我们认识么?你要找我们有什么事情么?

    ”

    “不,不,小姐,你误会了,不是我要找你,是这位华夏来的刘先生要找你,看来似乎你们已经见面了,而且彼此都认识,。”欧文斯摇着他那胖胖的圆脑袋说道:“那就没我什么事儿,我可以走了。”

    “啊?”杨玫一楞,看着我道:“是你要找我?”

    “是啊,不是我还有谁呢?”我苦笑道。

    “那你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啊,吓死我们了,还以为当地黑帮想要绑架我们呢。”杨玫抱怨道:“既然没事儿,那我就走了。”

    “杨玫,你别生气。”我瞪了威廉有眼,肯定是这家伙闯的祸,我已经交代了让他暗中跟踪。谁知道他怎么搞的,。不过现在也不是骂他的时候,得先安慰好杨玫:“我这么做不也是为了能尽快找到你么,在威尼斯我人生的不熟,想找个人是多么的困难可想而知,我不得已才借助了黑帮的力量。”

    我说的十分诚恳书城,杨玫虽然生气,不过细细一想我说的确实很有:“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见杨玫不赶我走了,知道她是已经不再怪我了,于是说道“这里人多,我们先回酒店再说吧,。

    ”

    “好吧,”杨玫知道我既然来了,肯定不会轻易走的,刚才她硬着心肠拒绝了我两句,自己都觉得很不舒服,索性顺其自然了。

    李小红以前就知道我和黑道组织有瓜葛,所以这次也没有表现出怎么惊讶,她反倒是最镇定自若的人了。

    “这里的房间就退掉吧,我住在奇奥吉奥酒店,那里的环境不错,地理位置也好,很适合游玩,不如你们也搬过去吧,反正行李也都拿出来了。”我看着杨雄身后的大包小裹的笑道;

    没等杨玫说话,立小红就先应承下:“好啊,那我们就搬过去住吧,你说呢,老杨?”

    杨雄倒是没什么意见,杨玫和我之间的事情他多多少少的也了解一些,如果我能陪着杨玫走问她生命总最后一段时光,杨雄还是很开心的。

    “好吧,我们既然出来了,那就换个地方吧。”杨雄点头道。

    父母都同意了,杨玫还能说什么呢?其实杨玫的心理还是比较倾向于和我在一起的。

    我走过去要帮杨雄提行李,欧文斯却拦住了我,只见他踢了威廉的屁股一脚骂道:“没长严禁个啊,赶紧过去提包啊,差点把事情搞砸了还么和你们算帐呢。”

    威廉被踢了,还得陪着笑脸,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帮助杨雄提行李。而威廉的两个手下也赶紧过来帮忙,因为是出来旅行的,所以杨家的行李本来就不多,只有两大包,被威廉提了一包,这剩下一包,差点儿没打起按理,后来没办法,李小红把随身拿的太阳伞和手他包交给了其中一个手下才罢休。

    看的欧文斯心理直骂,真是没头脑的家伙。

    欧文斯带来的是辆大房车,所有人都可以坐下,很快,我们一行人就来到了奇奥吉奥酒店的门口。

    “刘先生,我就不上去了,有事情的话电话联系。”欧文斯知道这是已经不用他了,识趣的说道

    “好的,你的事情我会考虑的。”我暗示性的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欧文斯点头哈腰眉开眼笑的说道/

    而马克,我则让他先回去了,告诉他我可能还会逗留几天,让他等着我的电话,继续为我服务,马克自然是欢天喜地的答应了下俩。

    进了酒店,自然就有服务生走过俩帮忙把行李放进了手推车,然后我来到服务台帮杨玫的一家办了入住手续。

    “再开几间房?”服务小姐问道。

    “再开一间双人房就好了。”我倒是不为了省钱,我是想让杨玫和我住在一间房里,当然我更不是为了有什么不纯洁的想法,我是为了能尽快的帮杨玫治疗。

    “啊?”杨雄和李小红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但是杨玫却听得很明白书城奉献,此刻不禁俏脸一红,显然是误会了我的意思:“那我住在那里、?”

    “和我住一间吧,我住的是套房/”我说道

    /

    杨玫还想开口反驳,却又不想,同时又在心理安慰自己,是套间,没关系,不住在一起的。

    李小红听了我的话,她那管什么套间不套间的,立刻露出了一种暧昧的笑容,而杨雄也不管这些了,毕竟女儿高兴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就拿到了房间的钥匙,虽然不是相邻的房间,但却在一个楼层,也算是很方便了,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我们先来到了杨雄的房间,在把他们安顿好后,我站起身来,对杨玫招了招手。

    “干什么。”杨玫有些不好意思,明知道我的意思,却依然矜持的问道。

    “回房间我笑道。

    “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儿自己过去,”杨玫显然还有些抹不开。

    “呵呵,你都不知道在那里,怎么自己过去?咱们可以先过去安顿一下,再过来嘛。”我笑着说道/。

    玫站起了身,跟在了我的后面。

    我打开房间,正要出门,忽然听到了李小红的声音。

    “小刘啊,大夫说杨玫不能剧烈的运动,你要轻柔一点儿啊/”李小红大喊道。

    我大汗,这也太猛了吧,亏了这是意大利,问口的服务员听不懂话语,不然就丢人了。

    “妈---你说什么呢/”杨玫显然也不傻,听懂了母亲口中所指。

    “呵呵,那就当我没说,你们随意,随意,快乐就好。”李小红哈哈一下说道。

    我和杨玫对视了一眼,头上冒出了几条黑线,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喂,不用这么着急吧?”李小红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再次传了过来。

    我和杨玫有约而同的再次加快了脚步。

    来到了我的房间,我打开了门,杨玫探头看了一眼,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那里叫套间啊,外面的房间根本就没有床,只有一个沙发,我们晚上怎么睡啊?”

    “当然都睡床上了。”我开了一句玩笑。

    “刘垒,你怎么了?”

    杨玫忽然抬起头来:“你怎么变了?原来的你没有这么轻浮啊,难道说,,,你是在施舍我,可怜我?想要在我生命结束之前,爱我一次?如果是这样,我不需要。”

    “杨玫,你误会了,”我连忙换了一种语气,十分正色的说道:“我让你和我睡在一起,并不是因为你说的这些原因,而是,我可以经常看到你,以便于我想一个可以医治你的方法。”

    “医治的方法?你是说我的心脏??”杨玫一楞,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现在的医学都没有办法,你怎么可能能够医治呢?”

    “我有很多事情,是你不知道的,今天晚上我会一一告诉你,而且我有九成九的把握可以治好你的病。”我点了点头道:

    “这并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

    “好吧。我相信你,只要你是不施舍我就好了,就算治不好也无所谓。”杨玫笑了笑。

    “当然不是施舍,从我看到你那封信的时候,我可以肯定,我的心理是有你的。/”我也笑了:“如果不是非常在乎你,我能这么不远万里的来找你么!”